陈习娘(右一)在梯田间与村民一起表演哈尼族多声部民歌。

  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元阳县阿者科村梯田。

  “不跳乐作谷子不饱满,不跳乐作寨子不热闹……”在云南省东南部的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云海翻腾,吞吐着层层梯田;红河县阿扎河乡普春村委会洛么村里,哈尼古歌《栽秧山歌》的欢快曲调余音袅袅。

  这个由十几户人家聚成的小村落,就是国家级非遗哈尼族多声部民歌代表性传承人陈习娘的家乡。他有两个愿望:一是哈尼古歌能在梯田上代代传唱;二是梯田上的“交响乐”能走出小村落,走向全世界。

  哈尼古歌与梯田相伴相生

  蓝天为景,梯田为台,山雾为幕,悠长的历史岁月里,哈尼族人民在梯田劳作中逐渐形成了哈尼古歌这种独特的民族文化,延绵至今已有千年。“哈尼古歌与梯田是相伴相生的,对我们来说,种田时唱歌就像口渴时喝水一样自然。”陈习娘说。

  然而,哈尼古歌没有文字记载,口口相传,要想学习并不容易。“一半学得懂,一半学不懂,要靠自己体会,硬着头皮摸索。”说起学艺的经历,陈习娘打开了话匣子。

  陈习娘是家中长子,年少时的他跟着长辈在梯田里插秧,晨起上山、暮时而归,在劳作中开始学唱哈尼古歌。“哈尼古歌里包含人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内容,想起啥就唱啥,源于自然、源于生活。”田埂上,总能看见一个少年一边干农活,一边哼着调子。

  17岁那年,陈习娘选择到元阳县倮里自然村拜师,正式学习哈尼族多声部民歌,8年学成出师。如今的他熟练掌握哈尼族多声部民歌吹、拉、弹、唱的各种技艺,已是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透过歌声,听众能看到一方水土上延绵的历史文化,也能看到人们生活劳作的点点滴滴。“我想当非遗文化的传承者,把哈尼古歌一直唱下去是我的责任。”现在,陈习娘的老宅成了村里的文化传习馆。平时,他经常在这里和学生们交流唱法,用自己制作的二胡演奏哈尼古歌。

  10个人能唱出8个声部

  “云海在梯田里升腾,上下飘忽,犹如悠扬婉转的歌声,让人为之陶醉。春夏秋冬,每个季节都有不一样的美丽,梯田给了我们创作歌曲的无限灵感,‘迤萨’——”讲到动情时,陈习娘又唱了起来。

  丰富的内容,多样的曲调,哈尼古歌与梯田劳作息息相关。“每年插秧节的时候,如果人少,秧苗也少,我们会用高亢的调子来唱;要是人多,我们就把悠扬婉转的各种曲调和内容糅合在一起,变成多声部。”陈习娘介绍。

  上世纪80年代,哈尼古歌逐渐被更多人了解,陈习娘也迎来了第一次演出的机会,“我们团队4个人受邀到昆明演出,每人得到了18元钱的酬劳。”“10个人能唱出8个声部,居然有这么好听的歌!”观众的赞美让陈习娘信心倍增。

  “以前我们上了舞台,手脚发抖直冒汗,现在表演的时候更自如了。”在陈习娘等传承人的努力下,从村子到城镇、从云南到海南、从国内到海外,哈尼古歌越唱越远,梯田上的“交响乐”有了更大的舞台。

  2005年,陈习娘一行10人到荷兰参加演出,哈尼族多声部民歌展现在了世界舞台上。陈习娘说:“哈尼古歌是一代代人传承下来的瑰宝,现在能把它传播到海外,让世界听到我们的歌声,这个机会非常难得。”

  随着哈尼古歌越传越远,洛么村也迎来了许多前来参观学习的游客和学者。“有时候我们干农活时唱歌,外地来的友人也会参与进来,跟我们学唱哈尼古歌。”陈习娘说。

  在歌声中感受生活

  春节临近,陈习娘的孩子陈夏玲、陈尚发姐弟俩,正和伙伴们一起排练哈尼古歌。

  “现在本地的年轻人,很多选择去外地读书或者打工,愿意学习哈尼古歌的越来越少。如果没有人来传承,这项民族文化遗产就要失传了。”陈习娘不无担忧。

  哈尼族多声部民歌由8个声部组合,至少8个人才能演唱。在陈习娘的影响下,他的孩子们也加入了传承的队伍,都在红河县文化馆从事非遗传承的工作。每当姐弟俩回到家中,陈习娘就会拿出二胡和三弦,和儿女一起围在火塘边弹唱哈尼古歌。

  如今,还有不少年轻人来找陈习娘学艺,他的两个徒弟车克山、陈俄多已经成为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还培养了4名州级传承人,哈尼古歌有了更多人来传承。陈习娘说:“只要有人感兴趣,我就真心实意地教,希望这项传统技艺代代传承。”

  “我们会一起唱、跳、拉二胡、弹三弦,还去山上进行即兴对唱,你一句我一句。”陈习娘的教学与其说是传授知识,不如说是切磋技艺,在歌声中感受生活、讲述生活。

  “我还想去学校里教唱,让学生们亲身体验并了解这一非遗文化,这样才能做到更好地传承。”陈习娘意识到,更好传承需要注入新鲜血液,“我希望的最好状态是,学生和当地村民都能成为传承者,这样哈尼古歌才能传承好、发展好。”

责任编辑:xiaobian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