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兰晓龙作品开挂,给他冠上国宝级编剧称号。

可他却游离主流, 挑导演、挑演员、挑观众 。

受不了剧本被导演乱改,就像 “被八个自相矛盾的脑袋拽去十六个方向”。

2009年的《生死线》,导演孔笙 (《山海情》《琅琊榜》导演) 说这是他的最爱。

可对于观众来说,这套顶级班底还真拍不出兰晓龙精髓。

你说兰晓龙写了各个“品种”的男人,直男、腐女难得在他的作品达成共识。

可所有跟他合作过的演员都抱怨被算计调侃。

张译被他硬生生给忽悠瘸了,王宝强说读剧本时想“杀”了编剧。

拍完《团长》,张国强牵头成立“刺龙基金”,“刺龙”就是刺杀兰晓龙。

基金会成立十多个年头,资金不是很雄厚,但一直坚挺着。

你说他虐心,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大笔一挥写就 《大概还会虐下去》 。

你说他专注金句一百年,他摆手拒绝三连,说吹彩虹屁都是埋汰他。

然后又口嫌体正直地在访谈节目中用蹩脚的弗兰口音云里雾里输出金句。

他谈阳刚之气:

勇气,智慧,自控,宽容,幽默,哪个都来得比所谓“阳刚”重要。中国男性国民最缺的,是心灵的健壮和强悍。

他谈主旋律:

我把主旋律理解为“这个民族想了想”。这种反思也好,反省也好,我把这个叫做主旋律。而且这才是一个健康的从业态度,主旋律不应该仅仅是歌颂。

图源:网络

兰晓龙,大概算是一个复杂而纯粹,荒诞圆润而逻辑自洽的家伙。

书卷气和痞气并存,编剧界难得的反派角色,一身不走寻常路的妖气。

正是这股俗气且暧昧的妖气,让他的剧本有人情味。

有了人情味,也就有了活生生的细节,也就能让观众相信。

编剧史航评价:

有的编剧是自己不相信,让别人相信。有些编剧是自己相信,但是没法让别人相信。

而兰晓龙是自己相信,很多人又通过他相信一些东西。

躲在作品后面的他如人间妖孽,妖 是智,孽是逆流激进 。

这是行业狂飙猛进的时代,兰晓龙作品却在17年《好家伙》后突然消失。

他说行业乌烟瘴气如义乌小商品市场。

“电视剧就像一个观众收到了两百多个礼物盒子,但打开一看全都是左脚的袜子。”

有一拨人逐利,有一拨人踏踏实实该干嘛干嘛,他想做后一拨。

难得露面,也是在节目中跟局座梗着脖子“犟嘴”。

图源:网络

传说他闭关闷头创作,不甘拾人牙慧,靠军装里塞上猪肉来冒充祖先们的苍凉和壮烈。

也有流言他江郎才尽,只好归隐带娃,宅家玩游戏找灵感。

直到前些天,时隔五年兰晓龙新剧终于有了进展。

新剧叫《冬与狮》,《长津湖》的电视剧版,剧情大致相同,讲的还是钢七连的故事。

区别在于,电影终归是导演的艺术,电视剧则更多体现编剧。

刘和平 (《大明王朝1566》编剧) 把关,康洪雷执导,顶流编剧梦幻联动,有生之年康兰“复婚”。

今年冬天下雪的日子开机,期待看到“段译邢张”合体。

何为冬与狮? 狮子是不属于冬天的,但冬天的狮子依然是狮子。

云里雾里的文案依然是该死的直男浪漫,给人想入非非。

图源:水印

这还不算完,夹在电影和新剧之间,兰晓龙也不再在微博上绷着个二皮脸装冷酷党。

先是宣布《冬与狮》小说即将出版,把 《团长》续集剧本废稿 放了出来。

而后又声称下一部“钢七连宇宙”已经写了18万字大纲, 继续画饼 。

《冬与狮》小说

兜兜转转十五年,出走半生,归来仍是七连 。

大胆妖孽,多年过去还在用“不抛弃,不放弃”收割我的情怀。

还能怎么办,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们知道兰晓龙能够把一个戏写好。

如果影视圈少了这个妖孽,也怪没劲的。

你说兰晓龙作品开挂,给他冠上国宝级编剧称号。

可他却游离主流, 挑导演、挑演员、挑观众 。

受不了剧本被导演乱改,就像 “被八个自相矛盾的脑袋拽去十六个方向”。

2009年的《生死线》,导演孔笙 (《山海情》《琅琊榜》导演) 说这是他的最爱。

可对于观众来说,这套顶级班底还真拍不出兰晓龙精髓。

你说兰晓龙写了各个“品种”的男人,直男、腐女难得在他的作品达成共识。

可所有跟他合作过的演员都抱怨被算计调侃。

张译被他硬生生给忽悠瘸了,王宝强说读剧本时想“杀”了编剧。

拍完《团长》,张国强牵头成立“刺龙基金”,“刺龙”就是刺杀兰晓龙。

基金会成立十多个年头,资金不是很雄厚,但一直坚挺着。

你说他虐心,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大笔一挥写就 《大概还会虐下去》 。

你说他专注金句一百年,他摆手拒绝三连,说吹彩虹屁都是埋汰他。

然后又口嫌体正直地在访谈节目中用蹩脚的弗兰口音云里雾里输出金句。

他谈阳刚之气:

勇气,智慧,自控,宽容,幽默,哪个都来得比所谓“阳刚”重要。中国男性国民最缺的,是心灵的健壮和强悍。

他谈主旋律:

我把主旋律理解为“这个民族想了想”。这种反思也好,反省也好,我把这个叫做主旋律。而且这才是一个健康的从业态度,主旋律不应该仅仅是歌颂。

图源:网络

兰晓龙,大概算是一个复杂而纯粹,荒诞圆润而逻辑自洽的家伙。

书卷气和痞气并存,编剧界难得的反派角色,一身不走寻常路的妖气。

正是这股俗气且暧昧的妖气,让他的剧本有人情味。

有了人情味,也就有了活生生的细节,也就能让观众相信。

编剧史航评价:

有的编剧是自己不相信,让别人相信。有些编剧是自己相信,但是没法让别人相信。

而兰晓龙是自己相信,很多人又通过他相信一些东西。

躲在作品后面的他如人间妖孽,妖 是智,孽是逆流激进 。

这是行业狂飙猛进的时代,兰晓龙作品却在17年《好家伙》后突然消失。

他说行业乌烟瘴气如义乌小商品市场。

“电视剧就像一个观众收到了两百多个礼物盒子,但打开一看全都是左脚的袜子。”

有一拨人逐利,有一拨人踏踏实实该干嘛干嘛,他想做后一拨。

难得露面,也是在节目中跟局座梗着脖子“犟嘴”。

图源:网络

传说他闭关闷头创作,不甘拾人牙慧,靠军装里塞上猪肉来冒充祖先们的苍凉和壮烈。

也有流言他江郎才尽,只好归隐带娃,宅家玩游戏找灵感。

直到前些天,时隔五年兰晓龙新剧终于有了进展。

新剧叫《冬与狮》,《长津湖》的电视剧版,剧情大致相同,讲的还是钢七连的故事。

区别在于,电影终归是导演的艺术,电视剧则更多体现编剧。

刘和平 (《大明王朝1566》编剧) 把关,康洪雷执导,顶流编剧梦幻联动,有生之年康兰“复婚”。

今年冬天下雪的日子开机,期待看到“段译邢张”合体。

何为冬与狮? 狮子是不属于冬天的,但冬天的狮子依然是狮子。

云里雾里的文案依然是该死的直男浪漫,给人想入非非。

图源:水印

这还不算完,夹在电影和新剧之间,兰晓龙也不再在微博上绷着个二皮脸装冷酷党。

先是宣布《冬与狮》小说即将出版,把 《团长》续集剧本废稿 放了出来。

而后又声称下一部“钢七连宇宙”已经写了18万字大纲, 继续画饼 。

《冬与狮》小说

兜兜转转十五年,出走半生,归来仍是七连 。

大胆妖孽,多年过去还在用“不抛弃,不放弃”收割我的情怀。

还能怎么办,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们知道兰晓龙能够把一个戏写好。

如果影视圈少了这个妖孽,也怪没劲的。

责任编辑: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