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观察

华南城老总被讨“风流债” 老总风流致女秘书精神分裂(图)

现任华南城常务总经理刘某被人举报“与曾任女秘书发生婚外情”,导致该女秘书因感情问题心情抑郁,已患精神疾病,生活无法自理。该女秘书的父母以此索要巨额补偿,并出示康宁医院病历与诊断证明。对此,刘某予以否认,称两人是同事关系,由于女秘书家属不断骚扰,他曾经报警。但是,女秘书的家属提供录音证实,双方曾经多次协商补偿问题。

  华南城老总被女秘书家属举报

  女秘书的父母提供材料称,刘某2008年任职华南城副总经理兼营销部经理,女儿邹琴(化名)入职该部门成为其秘书。工作期间,两人多次发生性关系,即使女儿离职之后,双方仍有往来。女儿因为感情问题抑郁,2011年9月病情加重,出现精神问题。

  邹琴的病历显示:2010年9月13日,南山医院诊断怀疑邹琴患有精神分裂症。病历上称,邹琴在两个月前(即7月开始)出现自言自语症状,怀疑被人陷害,无端认为自己患有“艾滋病、鼠疫”等疾病。2012年2月,康宁医院诊断其为精神分裂症。邹琴还被查出患有包括二度宫颈糜烂等妇科疾病。

  邹琴的父亲邹先生告诉南都记者,女儿出生于1985年,2008年毕业于河北一所大学财政专业,通过应聘进入华南城营销部工作。当时,刘某任职该部门经理。2009年,女儿工作调动,任刘某的秘书,直到2010年7月主动离职。

  女秘书离职后抑郁称遭利诱

  邹先生一直在盐田居住上班,对于女儿工作生活情况并不十分了解。

  他说,女儿离职只是说工作不满意,想换单位,此后换了多份工作,并且独自住到南山蛇口。2011月9月7日,因为“左侧甲状腺滤泡性腺瘤”住院开刀。此后,他们发现女儿经常情绪抑郁,一天夜里情绪突然失控,大声哭泣,自言自语,所说内容让他们很震惊:女儿不断向他们表示歉意,称与曾经的上司刘某多次发生性关系,并且遭遇利诱、强迫,刚开始以为女儿说胡话,但言语中多次详细提及与刘某发生性关系的时间、地点、过程。随后,邹先生前往华南城求证,刘某当面承认与女儿的感情以及多次发生性关系。

  家属称华南城老总应该补偿

  目前,邹琴住在南山区一间出租屋内,由父母24小时陪护照顾。面积狭小的房间内生活设施齐全,还有一架钢琴。邹先生说,后来得知女儿从华南城离职后,与刘某还保持交往,出租屋里的设施是刘某出资购买。女儿自小爱音乐,学习钢琴,钢琴也是刘某送的定情信物。

  由于邹琴病发时的言语,真实性无从考证,尚在治疗阶段与人沟通困难。但邹家人认为,既然刘某承认与邹琴有男女交往、发生性关系,而邹琴在神志不清状况下,言语中几乎全是两人感情纠纷,据此认为刘某对邹琴病情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应支付巨额补偿。

  对于邹琴今后治疗、生活问题,邹家人已经与刘某协商达10次。

  涉事老总如何说?

  录音显示:谁开头,谁讲得清楚现在回应:有证据,可上法院告

  邹家提供的录音显示,刘某多次表示与邹琴感情很深。刘某在录音中说:“之前她找过我,我跟她谈得 很 清 楚 ,第 一 次 我 给 了 她5万元”,“不是我存心要她给我干嘛,都是她自己要和我有这种关系的。我还是受害者。我有家有室搞一个这样的事情,谁是开头呢,谁讲得清楚。你女儿早就知道我是结了婚的。有困难,我会尽最大努力去帮助她。叫我赔偿是不行的。如果我是亿万富翁,我愿意,出1000万都行”。对此,华南城常务总经理刘某17日下午向南都记者回应称,他与邹琴是同事关系,没有发生任何关系。刘某再三强调“如果有证据,可以上法院去告”,由于邹家人多次骚扰,他曾经报警。

  而邹家人表示,除了向纪检部门致信投诉检举外,不排除通过诉讼解决问题。

来源: 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