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指导,云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云南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联合主办的2022年“四海情长久·五洲共春晖”跨国新春文艺晚会暨春节文化交流系列活动将于春节除夕(1月31日)正式启动。作为活动重头戏的“‘春暖花开’跨国新春文艺晚会”也将在除夕夜通过互联网面向全球观众播出,之后还将在南亚东南亚和中亚、西亚多国主流媒体的新媒体平台转播。

  近年来,云南省分别在泰谷曼谷、老挝万象、柬埔寨金边、尼泊尔加德满都、缅甸仰光成功举办多场新春文艺晚会,用一台台充满新春气息、佳节氛围、云南特色、异域风情、匠心独具的跨国文艺演出,充分展示云南与南亚东南亚国家友好交往、经济建设、人文交流成就。

  今年“‘春暖花开’跨国新春文艺晚会”延续往届的精彩纷呈,展示南亚东南亚“这片人文荟萃、生机勃勃的大地上”丰富多彩的文艺节目,同时展示云南与这一区域国家合作共赢美好图景,并以期在民众间搭建情相亲、心相通、梦相连的彩虹之桥,将火热中国年、浓浓人间情传递到千家万户,传递到每个人心中。

  晚会有何看点和亮点?记者采访晚会主创及部分参与艺术家,提前给大家一点剧透。

  

  图为南亚艺术家演出的舞蹈表演。 

  亮点一:互联网科技点亮“云上”晚会

  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云交流、云互动”已成为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跨国文化交流的主要形式和手段。今年“‘春暖花开’跨国新春文艺晚会”将传统的剧场艺术转换为视听的盛宴,运用互联网科技手段帮助呈现,通过互联网等传播媒介向全球观众呈现。

  “其实在疫情之前,人们接收舞台信息的方式已经改变,从传统封闭空间具有仪式感的双向交流场域,逐渐转向互联网新媒体传播的多元互动方式。”晚会主创说,“互联网晚会的特殊形式,让参演艺术家们有了更多实现其天马行空创意的可能。”

  据透露,晚会节目《米线》,就是艺术家以云南特色食材米线搭建出实景,再引入动画微焦距摄影手法,将食材转化为云南的山山水水,讲述米线起源和发展的故事。“这样的节目,在互联网上,借助新科技手段得以实现,将为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观感。”

  亮点二:多国艺术家合力打造异域风情

  此次晚会共有包括中国、斯里兰卡、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等国内外节目约20个,节目类型包含舞蹈、歌曲、串烧、民族风情、美食美景等。

  除中国艺术家呈现的舞蹈《丰收鼓舞》、视频《美食中的情谊》、舞蹈《太平有象》等展现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彩节目之外,更有来自南亚东南亚的艺术家们带来马来西亚舞蹈《脉动雨林》、斯里兰卡舞蹈《吉祥之光》、老挝歌曲《占巴花》、泰国舞蹈《长甲舞》、印度尼西亚歌曲《心中的星星索》等特色节目。

  因晚会面向全球观众播出,他们力求让晚会呈现出多元化的地域特色和文化内涵,使之成为一台极具特色、精彩纷呈、欢乐祥和的跨国“云”上新春文艺晚会。

  亮点三:云南少数民族元素精彩纷呈

  地处中国西南的云南,与缅甸、老挝、越南接壤,与南亚东南亚多国毗邻。地理相近、文化相似、人文相亲,让云南成为中国面向南亚东南亚人文交流的前沿和辐射中心。此次“‘春暖花开’跨国新春文艺晚会”,云南元素不可或缺。

  云南是中国民族种类最多的省份,世居有汉族、傣族、哈尼族、白族、壮族、苗族等26个民族。因此云南民族文化丰富多样,晚会充分展现了这一特点。哈尼族群舞《东方踢踏》、藏族女歌手独唱《阿爸》、彝族舞蹈《快乐新年味》、傣族舞蹈串烧《凤凰飞天》均是极具云南民族元素的节目。

  

  图为藏族女歌手独唱《阿爸》。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为让这次晚会更加多元,云南多位艺术家,走访云南德昂族、藏族等多个民族村寨,细致观察收集民族民众生活生产中的声音环境素材,再加以艺术加工创作了《声声入耳》声音作品。“我们去到云南的山野、田间地头,从民族民众的生活中取材声音元素,采集到诸如德昂族烤酸茶、藏族打酥油茶等生活声音元素,也从丽江等地的火塘文化、农耕文化里找到代表性声音元素。”创作者称。

  

  图为艺术家表演声音作品《声声入耳》。 

  亮点四:表达文明互鉴的美好愿景

  晚会将以大量表现中国春节文化、民族文化和南亚东南亚各国文化关联的影像视频为叙事主线,以云南省内及部分南亚东南亚国家优秀文艺演出作品为主要内容,以“春暖花开”的温情浪漫为主题和风格,用“春启”、“春耕”、“春宴”、“春欢”、“春华”、“春晖”六个篇章,突出体现亲、诚、惠、容理念,展现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兼容并蓄、文明互鉴的美好愿景。

  如何突出体现亲诚惠容理念?晚会节目茶马古道《打歌》串烧、视频《南方丝绸之路》、视频《新丝路》,从古代中国与南亚东南亚的交往交流讲起,延伸至今天“一带一路”倡议使这片人口约37亿的庞大区域再次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磅礴历程。

  如何讲好兼容并蓄、文明互鉴?晚会邀请来了来自云南的“濮曼乐队”,带来云南民族音乐与雷鬼音乐的融合的歌曲《山间马帮为谁来》。

  

  图为“濮曼乐队”表演歌曲《山间马帮为谁来》。 

  雷鬼音乐来自北美地区,融合了美国节奏蓝调的抒情曲风和拉丁音乐的元素。“濮曼乐队”主唱称,云南民族音乐风格与雷鬼音乐的拍调非常契合。“把云南民族音乐原生态和雷鬼音乐的空灵感结合,能够营造出一种让人仿佛置身于大山之间的空间错觉。”近年来,云南民族音乐逐渐开始与雷鬼音乐碰撞擦出火花。

  数千年来,多民族和谐共居在云南这片乐土上,人们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兼容并蓄,表现出了惊人的文明包容与融合性,云南民族音乐本身就遗传着这一特质,这让他们有底气去探索与世界不同音乐的融合路径。借助此次晚会的表演机会,他们希望云南民族音乐与雷鬼音乐的融合碰撞,能够给世界的文明互鉴带来启示。

责任编辑:xiaobian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