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唯一女市长称正在逃亡 仍有大批阿富汗民众聚集在喀布尔机场附近

大批阿富汗民众聚集在喀布尔机场附近道路上

美国从阿富汗撤离行动正在进行中,但速度很慢。美国国防部官员表示,已经撤离约5700人,其中包括约250名美国人。但仍有许多持有效美国签证滞留在喀布尔的人不知道如何才能登机,美国政府也已经承认,并不清楚需要撤离的准确人数。

没有一个协调一致的撤离系统,在缺乏信息的情况下,一些设法通过塔利班检查站到达机场的人已逗留数日。动荡的局势使喀布尔机场成为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

外媒报道称,塔利班士兵不仅向空中开火,还向人群开火。官方确认至少有15人在机场死亡,但现场有人表示,死亡人数要高得多。

“美国没人帮我们”

萨拉带着恐惧、疲惫,用颤抖的声音在电话中说道:“求你了,带我们离开,这里情况很糟糕,我们被困在地狱里。”

和数千名等待在喀布尔机场外的人一样,萨拉及家人拼命地试图登上一架美国的撤离航班。

萨拉说,在过去几天里,包括儿童在内的15人被枪杀。她甚至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叔叔被残忍地殴打。在机场大门外冰冷坚硬的街道上过夜,萨拉总是被汹涌的人群和引发恐慌的枪声惊醒。

在拥挤的人群中,萨拉被挤得太紧,呼吸都困难,还有人被踩死,身边垃圾的腐臭味一天比一天重。他们没有了食物和水,“我的精神状态完全崩溃了”,萨拉说。

阿富汗唯一女市长称正在逃亡 仍有大批阿富汗民众聚集在喀布尔机场附近

大量阿富汗人赶来机场想找机会登机逃离

萨拉和她的四个家庭成员已经全部获得了从阿富汗撤离的美国签证,并收到了美国领事馆的一封信,指示他们直接前往美军喀布尔机场基地。8月18日,他们被告知要准备好等待数小时并带上被褥。但当他们抵达时,发现数千人堵住了机场入口,所有大门都关闭了。

“任何人都不允许通过,即使有签证。”她说,“美国没人帮我们,没有人告诉我们该去哪个登机口,我们甚至不知道美国航班什么时候起飞。到处都有暴力事件,我们去的每一个大门都是关闭的,没有人给我们任何信息。”

根据萨拉的描述,周围有许多持有美国签证、护照或绿卡的家庭都在机场大门外扎营,没有一个人能够登上撤离航班,也没有得到任何关于他们命运的信息。他们的生命掌握在包围机场的塔利班士兵手中。“这里太可怕了,每个人的眼里都写满了恐惧。”

塔利班指责美国造成机场混乱

自塔利班15日接管首都喀布尔以来,数以千计的人,包括许多没有证件的人,不断涌向喀布尔机场试图逃离。有人紧紧抓住飞机的轮子,在飞机起飞后被摔死;有婴儿和蹒跚学步的孩子们被从关闭的机场大门送到另一边的美国士兵手中。

阿富汗唯一女市长称正在逃亡 仍有大批阿富汗民众聚集在喀布尔机场附近

阿富汗人翻越机场围墙

周五,美国总统拜登发誓将“为我们的阿富汗盟友、伙伴和可能因与美国有关联而成为目标的阿富汗人提供安全撤离”。然而,喀布尔机场的大规模混乱和美国对撤离行动的不当处理,令许多当地人对这一承诺产生了怀疑。

萨拉说,她的家人急需撤离。因为有报道称,塔利班正挨家挨户寻找那些与美国、北约和西方组织合作的人。她的家人担心,他们也会遭到追杀。因为他们一名亲属曾为喀布尔前政府工作,而萨拉自己是大学毕业生。

上周五,美国政府热线给萨拉一家人的建议是留在机场等待,“但这里不安全,暴力事件不断增加”。一夜之间,机场的暴力事件变得更加严重,她的亲戚被塔利班人员用步枪打成重伤,到周六早上,他们不得不逃回家。“我们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说。

另一个在机场外等待的阿富汗家庭表示,自2019年以来他们一直在美国居住,只是短暂返回喀布尔看望家人,尽管有签证,但他们甚至无法到达机场大门。周二,他们带着11岁的儿子和14岁的女儿试图进入机场大门,但儿子被弹片击中,他们只能撤离。

这个阿富汗家庭在美国的一个亲密朋友表示,“美国已经告诉他们,可以撤离,但前提是他们能够通过机场大门。”这个家庭每天都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去机场,但大门一直没有打开。

据海外网报道,一名塔利班官员22日指责美国造成了喀布尔国际机场的混乱情况。报道称,塔利班官员穆塔吉(Amir Khan Mutaqi)8月22日指责美方称,美国拥有所有的力量和设施,却未能使机场恢复秩序,“阿富汗整个国家都很平静,但只有喀布尔机场一片混乱。”

阿富汗逃亡女市长:“我们的处境非常困难”

尽管塔利班已经承诺对阿富汗政府全体工作人员和安全部队成员实施大赦,不会对任何人进行报复,但塔利班接管权力后,女性权益成为世界关注的重点。

塔利班曾承诺将保护女性权利,塔利班发言人瓦希杜拉·哈希米18日向媒体表示,“宗教学者”将决定给予阿富汗妇女何种权利。

阿富汗唯一女市长称正在逃亡 仍有大批阿富汗民众聚集在喀布尔机场附近

阿富汗唯一的女市长扎丽法·加法里

据外媒8月19日报道,记者近日联系到阿富汗唯一的女市长扎丽法·加法里,希望对她进行采访,但她回答说:“现在不行,我正在逃亡,希望能保全自己和家人的性命。我们的处境非常困难,有些朋友正在努力保护我们的周全,在此之前,恕难接受采访。我不怕死,但事关家人安全,谢谢。”

此外有消息称,阿富汗首位女省长萨利玛·马扎里已被塔利班逮捕,由于萨利玛在担任哈扎拉省省长期间曾直言不讳地批评塔利班,人们担心她会遭到处决。

同一天,阿富汗女歌手阿雅娜·萨伊德(AryanaSayeed)乘美军C-17运输机逃离喀布尔。阿雅娜·萨伊德是阿富汗最著名的女歌手,也是阿富汗版“好声音”的评委,她18日在社交媒体上发帖告诉130万粉丝:“我很好,还活着,经过几个难忘的夜晚,我已经到达卡塔尔的多哈,正在等待最终飞往伊斯坦布尔的航班。”

美国考虑启用民用飞机运输撤离人员

另据外媒报道,拜登政府正计划大幅增加从喀布尔撤离的空运飞机,包括考虑启用二战后创建的美国民用航空后备队(CRAF),要求美国主要航空公司帮助运送从阿富汗撤离的人员。届时或将有5家航空公司的近20架民用飞机,协助美军的阿富汗撤离行动。

拥有近70年历史的民后备空军计划是在“柏林空运”后创建的,目的是为人道主义、自然灾害和战争等“重大国防紧急情况”提供后备力量。

据报道,民用飞机不会直接前往喀布尔机场,而是有可能帮助运送数千名阿富汗人和其他被困在卡塔尔、巴林和德国基地的人。商业航空公司的参与将缓解这些基地的压力。随着美国加大力度将阿富汗撤离人员运出喀布尔机场,这些基地迅速挤满了从阿富汗撤离的人员。

美国官员称,隶属于军方的美国运输司令部周五晚已向航空公司发出预告通知,称它们可能会被告知启用后备队。

目前,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启动CRAF的第一阶段,涉及数量有限的飞机。官员们表示,如果实施第二阶段可能意味着多达100架飞机将参与人员撤离,并可能对航空业产生重大影响。

不过,白宫、美国国防部和商务部尚未最终决定是否启用民用飞机。

责任编辑: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