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8月19日,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扎比胡拉·穆贾希德在社交网站发表声明,在阿富汗脱离英国统治、独立102周年纪念日之际,塔利班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自从占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以来,塔利班多次向外界承诺和平过渡,组建一个多方参与的政府。

当地时间8月17日,在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后的首场新闻发布会上,该组织的发言人穆贾希德说,“我们正在认真地组建政府,待组建完成后将向外界公布”。他表示,塔利班将“组建一个有各方参与的‘伊斯兰政府’”。

无论阿富汗将迎来一个什么样的政府,这个政府都必须面对该国严重的干旱、饥饿、疫情和贫困等问题。由于长期战乱,阿富汗国库空虚。自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后,外国政府和国际机构冻结了阿富汗的海外资金,国际援助机构也暂停了援助。

“从一个武装组织过渡成一个负责任且包容多种政治观点和生活方式的政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独立研究机构“阿富汗分析网”的研究人员比杰勒特撰文称。

挑战1

大部分国际储备资产遭冻结

据亚洲发展银行(ADB)官网的数据,截至2020年,阿富汗47.3%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2019年,34.3%的阿富汗就业人口日均收入低于1.9美元(购买力平价)。

世界银行官网发布的对阿富汗截至2020年的经济情况的总体评估称,阿富汗的经济十分脆弱且依赖于国际援助,阿富汗政府约75%的公共支出资金来源于国际援助。

近日一系列针对塔利班的经济制裁,可能令阿富汗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据《纽约时报》报道,阿富汗中央银行前代理行长艾哈迈迪18日表示,中央银行90亿美元的国际储备资产中,约70亿美元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RBNY),拜登政府已经冻结了这部分资金。其余部分的国际储备资产在一些欧洲银行的账户中,也可能受到美国政府所谓“长臂管辖”的限制。

艾哈迈迪通过社交媒体表示,“塔利班可以获得的资金可能只占阿富汗国际储备总额的0.1%-0.2%”。

据新华社消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8日宣布,暂时冻结原定于23日向阿富汗发放的现值大约4.4亿美元特别提款权(SDR)。该组织发言人在一份邮件声明中说,目前国际社会在承认阿富汗政府方面缺乏明确性,“因此该国无法获得特别提款权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其他资源”。

美国《西雅图时报》称,去年11月,全球60多个国家曾与阿富汗政府达成协议,在之后四年时间内向阿富汗提供12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近日,德国和欧盟都表示,可能不会向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提供这笔资金。

此前,塔利班的主要收入来源还包括毒品交易等非法活动。据“德国之声”报道,毒品贸易占到其收入的60%左右。

但在17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承诺,阿富汗将不会生产任何毒品,未来将是一个无毒国家。这意味着如果塔利班信守承诺,其资金来源将受到考验。

挑战2

粮食短缺 1400万人面临严重饥饿

摆在新的阿富汗政府面前的,除了复杂的财政问题,还有紧迫的干旱、饥饿问题。

“阿富汗有1400万人面临严重饥饿,这是一场人道主义危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在阿富汗的负责人玛丽·艾伦·麦克格罗蒂说。

据“联合国网络电视”18日中午的直播,麦克格罗蒂表示,目前阿富汗严重的干旱,加上新冠疫情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多种因素使得阿富汗本已严峻的粮食短缺问题可能演变成一场灾难。

麦克格罗蒂说,干旱造成阿富汗超过40%的农作物歉收,畜牧业同样受到影响,战争又让成千上万的阿富汗人流离失所,“当地急需食物”。

国际组织救助儿童会(Save the Children)18日发表声明称,“非常担心”阿富汗的儿童可能会面临严重的饥荒,在塔利班接管后,该国际组织已经暂停了援助工作。

“即便在塔利班发动攻势之前,阿富汗面临饥饿的人数也排在世界第二”,该组织在声明中表示,“预计今年阿富汗5岁以下儿童中,有一半将严重营养不良,需要专门治疗才能存活。”

挑战3

卫生系统遭沉重打击 防疫状况堪忧

17日,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表示,对目前阿富汗的新冠疫情传播感到担忧。

英国《独立报》报道,8月15日塔利班接管喀布尔后,世界卫生组织表示,许多阿富汗人都在几天前逃亡到这座城市,目前这里报告的新增确诊病例正在增加,弱势群体正处于疫情暴发风险之下。

世界卫生组织东地中海区域办事处主任艾哈迈德·曼达里(Ahmed Al-Mandhari)发表声明称,此前曾计划派遣一支医疗服务小组前往阿富汗,但由于当地安全局势突变,这一计划被搁置。“目前迫切需要确保全国(阿富汗)卫生服务的连续性,服务的延误或中断会增加疫情暴发的风险,导致脆弱的群体无法获得关键的救助。”

曼达里呼吁塔利班和阿富汗各方保护卫生工作者和卫生基础设施,“数月的暴力事件对阿富汗脆弱的卫生系统造成了沉重打击,此前该国已经在新冠疫情中面临基本医疗用品短缺的问题。”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最新疫情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9日,阿富汗累计确诊病例达152363例,死亡病例达7043例。目前,阿富汗完成全程疫苗接种的人口只有0.58%。根据联合国的说法,由于检测率低和缺乏全国死亡登记,“阿富汗的新冠确诊病例和死亡总数可能被低估”。

挑战4

多地爆发反对示威活动 形势未明朗

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阿富汗有大量军阀势力、地方势力,塔利班本身的结构也比较松散,组织派系较多,这导致阿富汗仍有可能出现一些不可控的局面。

17日,阿富汗前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宣布自己是“合法的临时总统”。他表示正在联合其他军事领导人反对塔利班。“加入抵抗运动”,萨利赫通过社交媒体表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向塔利班低头”。

《印度教徒报》称,萨利赫似乎正在集结民兵组织和游击队对抗塔利班,已经联合了艾哈迈德·马苏德领导的抵抗军。

艾哈迈德·马苏德是阿富汗历史上知名的反塔利班军事领导人的儿子。马苏德通过《华盛顿邮报》撰文称:“我们中有一部分前阿富汗正规军的士兵,他们对指挥官的投降感到厌恶。一些前阿富汗特种部队的成员也加入了我们。”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8月17日,萨利赫的军队和塔利班正在潘杰希尔峡谷附近激战。

此外,阿富汗多地爆发了反对塔利班的示威活动。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喀布尔以东的贾拉拉巴德市,18日有几十人举着黑、红、绿三色阿富汗国旗游行。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东南部的霍斯特省也有抗议者手持阿富汗国旗游行。

此前逃离阿富汗的前总统加尼,8月18日通过社交媒体发表视频讲话。据新华社报道,加尼表示他支持塔利班与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等阿前政府官员举行谈判,希望谈判取得成功。目前正在与有关各方协商,以返回阿富汗继续为阿富汗人民服务。

此外,国际社会是否承认新的阿富汗政府,同样有待观察。

责任编辑: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