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日,山西临汾。襄汾县聚仙饭店坍塌事故已致29人遇难,其中含多名儿童。网传一段聚仙饭店聚会的视频经亲历者指认为事发当天所拍摄。亲历者称,唱到第三首时坍塌。

山西襄汾饭店垮塌前视频曝光 开了十多年的饭店为何突然

延伸阅读 开了十多年的饭店为何突然坍塌?专家指出一个关键问题→

近日,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陶寺乡陈庄村聚仙饭店突发坍塌。当时一位80岁老人在此办寿宴,事故造成29人遇难,7人重伤,21人轻伤。山西省人民政府8月30日已成立调查组,对事故展开调查。

伤者救治情况如何?饭店所有者将负怎样的法律责任?这起事故引发哪些思考?《新闻1+1》聚焦事件最新进展。

7名重伤员已脱离生命危险 救治组采取一对一治疗

聚仙饭店现场已是一片废墟,关于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最新情况显示,7名重伤人员已脱离生命危险。8月30日,已有2名轻伤者结束治疗出院,另外26名伤者还在医院接受救治。伤者年龄最大的80岁,最小的只有5岁4个月。伤者多数是骨折,还有一些创伤性损伤。

据悉,救治组目前由国家、省、市三级专家医疗人员组成,采取的一对一治疗方案:一个救治组对一个患者,一个患者有一套详细救治方案,一个患者有一个自己的档案。

心理疏导也是这次救治过程中非常重要的环节。有专门的医疗人员对伤者和伤者的家属进行专门的心理疏导。当地干部也在关注遇难者家属和受影响的群众。

饭店所有者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表示,如果饭店所有者雇佣了没有资质的施工单位,或向施工单位提出了不合规范的要求导致工程质量下降,涉及到工程安全事故问题,从而造成了严重后果,可能会涉及到刑事责任。否则,一般来说只会负民事责任。

我国农房基数庞大 如今已到问题集中爆发期

农村自建房目前不太有人管,不太有法管。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副教授罗德胤指出了这种现象的原因:我国农房的基数实在太大56万个行政村,300万个自然村,有数亿栋农房,需要有相当多数量的专业人员才能管得过来,目前管理上还存在空白。农村自建房看似问题不大,但隐蔽的小概率事件积累到一定程度一定会爆发。

罗德胤表示,农房经过10到20年的使用寿命,现在已到问题集中爆发期。如果村民自己仔细观察,可能会发现墙体、梁柱有裂缝,或者是变形、歪闪,这时就需要引起警惕。

但有的迹象只有专业人员才能看出来,因此要实行制度性检查。经营性的场所每半年或每一年就必须要进行全面检查,请专业人员来判断它是否到了风险期,是否需要采取加固补强措施,是否已到期限寿命了,需拆除重建。

如何填补农村自建房的管理漏洞?

罗德胤表示,如今是时候推动国家和政府出台相关方面政策,填补农村自建房无人管理的空白了。谈到如何补漏,罗德胤表示要从两点来入手:

首先排查十分必要。爆出的事故数量虽少,但隐藏的可能数量很大。现在趁机会赶紧排查,把可能潜在的危险对象找出来,以减少损失。

其次要建立长效机制。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基本农村建设管理制度,要有基本的管理要求,要有基本的审查流程,还要配备基本的管理队伍、基本的工匠队伍。有经过一定程度培训的工匠人能做一些基本把关,可以避免恶性事故频发。

9月1日,山西临汾。襄汾县聚仙饭店坍塌事故已致29人遇难,其中含多名儿童。网传一段聚仙饭店聚会的视频经亲历者指认为事发当天所拍摄。亲历者称,唱到第三首时坍塌。

山西襄汾饭店垮塌前视频曝光 开了十多年的饭店为何突然

延伸阅读 开了十多年的饭店为何突然坍塌?专家指出一个关键问题→

近日,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陶寺乡陈庄村聚仙饭店突发坍塌。当时一位80岁老人在此办寿宴,事故造成29人遇难,7人重伤,21人轻伤。山西省人民政府8月30日已成立调查组,对事故展开调查。

伤者救治情况如何?饭店所有者将负怎样的法律责任?这起事故引发哪些思考?《新闻1+1》聚焦事件最新进展。

7名重伤员已脱离生命危险 救治组采取一对一治疗

聚仙饭店现场已是一片废墟,关于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最新情况显示,7名重伤人员已脱离生命危险。8月30日,已有2名轻伤者结束治疗出院,另外26名伤者还在医院接受救治。伤者年龄最大的80岁,最小的只有5岁4个月。伤者多数是骨折,还有一些创伤性损伤。

据悉,救治组目前由国家、省、市三级专家医疗人员组成,采取的一对一治疗方案:一个救治组对一个患者,一个患者有一套详细救治方案,一个患者有一个自己的档案。

心理疏导也是这次救治过程中非常重要的环节。有专门的医疗人员对伤者和伤者的家属进行专门的心理疏导。当地干部也在关注遇难者家属和受影响的群众。

饭店所有者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表示,如果饭店所有者雇佣了没有资质的施工单位,或向施工单位提出了不合规范的要求导致工程质量下降,涉及到工程安全事故问题,从而造成了严重后果,可能会涉及到刑事责任。否则,一般来说只会负民事责任。

我国农房基数庞大 如今已到问题集中爆发期

农村自建房目前不太有人管,不太有法管。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副教授罗德胤指出了这种现象的原因:我国农房的基数实在太大56万个行政村,300万个自然村,有数亿栋农房,需要有相当多数量的专业人员才能管得过来,目前管理上还存在空白。农村自建房看似问题不大,但隐蔽的小概率事件积累到一定程度一定会爆发。

罗德胤表示,农房经过10到20年的使用寿命,现在已到问题集中爆发期。如果村民自己仔细观察,可能会发现墙体、梁柱有裂缝,或者是变形、歪闪,这时就需要引起警惕。

但有的迹象只有专业人员才能看出来,因此要实行制度性检查。经营性的场所每半年或每一年就必须要进行全面检查,请专业人员来判断它是否到了风险期,是否需要采取加固补强措施,是否已到期限寿命了,需拆除重建。

如何填补农村自建房的管理漏洞?

罗德胤表示,如今是时候推动国家和政府出台相关方面政策,填补农村自建房无人管理的空白了。谈到如何补漏,罗德胤表示要从两点来入手:

首先排查十分必要。爆出的事故数量虽少,但隐藏的可能数量很大。现在趁机会赶紧排查,把可能潜在的危险对象找出来,以减少损失。

其次要建立长效机制。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基本农村建设管理制度,要有基本的管理要求,要有基本的审查流程,还要配备基本的管理队伍、基本的工匠队伍。有经过一定程度培训的工匠人能做一些基本把关,可以避免恶性事故频发。

责任编辑: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