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日,哈尔滨市群力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对遭侵害女童囡囡(化名)的父母说:有什么需求第一时间提,咱们都是自家人。8月29日,哈尔滨5岁女童囡囡被同村拾荒男子刘某某侵害。

8月29日,囡囡失联 12个小时后,被同村拾荒男子刘某某送回。经哈尔滨市公安医院诊断,囡囡处女膜新近裂伤,身体多处挫伤。8月30日,因急性胃肠炎、血容量不足性休克,囡囡住进了哈尔滨市儿童医院的ICU病房。有好心人为囡囡捐款20余万元,但治疗费用仍远远不够。

囡囡的父亲周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据医生介绍,孩子的手术非常成功,情况比前两天好一点,但还没有脱离危险,将视具体情况做第二次手术。

周先生称,2日下午,道里区群力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告诉他,不要着急,剩下的治疗费用和心理辅导费用都由我们负责。此外,周先生对捐款人道谢的同时称,政府和医院都会帮助他们,孩子的救命钱已经有了,目前已经不需要捐款了。

9月3日,群力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再次来到哈尔滨市儿童医院,对周先生说,你用车、用钱,或者吃饭忙不开,有什么需求都可以提,咱们都是自家人。

9月3日,哈尔滨市群力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对遭侵害女童囡囡(化名)的父母说:有什么需求第一时间提,咱们都是自家人。8月29日,哈尔滨5岁女童囡囡被同村拾荒男子刘某某侵害。

8月29日,囡囡失联 12个小时后,被同村拾荒男子刘某某送回。经哈尔滨市公安医院诊断,囡囡处女膜新近裂伤,身体多处挫伤。8月30日,因急性胃肠炎、血容量不足性休克,囡囡住进了哈尔滨市儿童医院的ICU病房。有好心人为囡囡捐款20余万元,但治疗费用仍远远不够。

囡囡的父亲周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据医生介绍,孩子的手术非常成功,情况比前两天好一点,但还没有脱离危险,将视具体情况做第二次手术。

周先生称,2日下午,道里区群力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告诉他,不要着急,剩下的治疗费用和心理辅导费用都由我们负责。此外,周先生对捐款人道谢的同时称,政府和医院都会帮助他们,孩子的救命钱已经有了,目前已经不需要捐款了。

9月3日,群力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再次来到哈尔滨市儿童医院,对周先生说,你用车、用钱,或者吃饭忙不开,有什么需求都可以提,咱们都是自家人。

责任编辑: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