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浙江广电总台《1818黄金眼》栏目近日报道,去年11月夏女士花了68800元在杭州世纪佳缘门店办了会员,现在她想退款。

  夏女士给记者看了她的服务合同,上面的择偶要求有:身高1米78或以上,本科以上学历,未婚,年龄在36岁到40岁之间。可她说,签完合同后,对方介绍的第一个会员就是离异的。

  “当时我是不同意的,后来对方一直说这位男士多么优秀,我才同意见面,见面之后就发现老师的描述和实际见到的男士有很大落差”,夏女士说,那位男士说自己跟前妻关系一直很好,结婚八年没有吵过架,离异的原因是聚少离多,现在和他的前期和丈母娘的关系依然

  特别好,“整个聊天过程中,我就觉得他不是来相亲的”。

  夏女士向记者介绍了后来见过的另一位男士。

  “上来就让我买基金保险,我当时不想买,还没聊半小时,对方说那没什么事你可以先走了,就把我赶出房间了”,夏女士说,今年1月之前,自己见了六七名男士,都不满意,也跟红娘反映过,后来就回湖北老家了;4月份回来后又见了几个,感觉其中有一位还不错。

  “但对方说,他不喜欢我这种城市气息太浓的女孩子,喜欢田园风的,说以后要在郊区或乡村那儿种种菜喝喝茶那种生活”,夏女士说,开始时我就跟老师说过,自己是喜欢在大城市生活的人,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大城市,“两人根本都结合不到一起,那为什么老师要安排我们两个来相亲?”

  夏女士认为,红娘没有按照自己的要求推荐男会员。她说,当时自己签的是婚保合同,一年服务期内,如果跟男会员相亲结婚成功,可以享受99999元起的百合婚礼服务。

  “我觉得这种婚保合同是存在一定的欺诈性的,没有做到真正量身定制,所有的男士感觉都是随机的,有点敷衍的形式”,夏女士说。

  记者找到杭州世纪佳缘办公处,工作人员记录了夏女士的情况。后来杭州区域市场部的王经理回复说,夏女士的服务合同中写了,门店要推荐14名会员,目前他们已经介绍了12名,每次见面后夏女士都有给出反馈,“每次她都有打分以及约见的对方是怎么样的,满分5分

  ,有打4分的,3.5分的”。

  对此,夏女士认为,“她觉得虽然不合适,但也不能去贬低或诋毁对方,这样对他也不公平,我跟老师也说过,但在具体沟通时说了很多不满意的地方,包括在微信也说了打分不能作为主要依据,因为我这个人还算比较善良的,我不愿意这样”。

  但是王经理认为,“按她这么说就说不清楚了,这个分数是她打的,具体她跟红娘老师怎么沟通的,我也没办法去证明”。

  王经理还表示,今年因为疫情,公司愿意给夏女士延长服务期,如果申请退费,可以退一半。“两个人真要走一起,肯定还是要运气,感情这个东西是很奇妙的”。

  夏女士没有接受王经理的解决方案,并把情况反映给了属地消保委。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请核实广告和内容真实性,谨慎使用,本站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所提供的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本站或通过本页面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