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来,我一直希望对编辑老师说几句感谢的话,并向编辑老师表达我的谢意。但我从未见过他们,更不用说认识他们了。我该如何感谢他们?所以我不得不写几句发自内心的话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那是在1987年,当时我试图给《红河报》投稿,但我没想到一篇文章《绿》已经出版了。后来,我提交的许多手稿被编辑老师仔细修改和润色。
因此,每当我出版一部作品,我都会心存感激,感激他们“勤为他人作嫁衣”,感激他们对作者心灵的热情支持,更感激他们对我的关心和鼓励与支持。尽管自己的作品不多,也登不上大雅之堂。但却也能聊以自慰:不成大器,可为片瓦。
我喜欢看红河报。从与《红河报》结缘已经有30多年了。我一直坚持阅读,从中我受到了启发,找到了一些灵感,然后写了一些东西。有了它的陪伴,我避开了噪音和琐事,避开了许多饮食和玩耍,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思考社会、体验生活和感受生活。
 

责任编辑: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