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200年,影响人类教育最大的新技术是什么?

再次见到王枫博士,已是转眼一年,他将这样的问题抛出,我们的对话也由此开始。

答案是粉笔和黑板。这两个简单工具的的普及,折射出的是最新的技术对教育的影响,其实并没有人们印象中的强烈,教育仍然是一个信息化程度较低的传统行业。“但我认为改变已经发生,人工智能+教育让全球的教育事业都在发生巨大的变革”他笃定的说道。

王枫在2015年回国创立了论答,创业虽仅仅四年有余,但他已经是教育科技行业摸爬滚打二十余年的老兵,基于对教育的深入理解,论答已经建立起了全套的 AI课程和学习系统,目前覆盖全国上万名老师,几十万名学生。

一年的发展不可谓不迅速,去年论答刚刚开始向中小学教育机构输出人工智能学习系统,团队规模不到百人,如今,这家横跨中美的AI教育公司的团队已经有了相当的规模,在产品体系方面已经全方位打通,“我们做好了大规模应用的准备”。

看到人生不可错失的机会

王枫2006年毕业于美国佐治亚大学教育技术学博士,2006到2008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弗吉尼亚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随后在美国高校从事在线教育管理的相关工作。

故事的关键在2008年,他面临着当教授还是从事在线教育管理工作的抉择,不过,最终选择进入了纽约圣玛丽学院全面负责远程教育工作,从这个时候开始,他一直在观察在线教育的逐步兴起。

明显的增长势头在2012年,美国在线教育的热度有增无减,转头看,教育机构发展非常成熟的中国,2013年在线教育也开始起势。

“我看到不论是人才还是风险投资,都在扎堆进入这个行业,中国在线教育的发展时机来了,这是我人生不可错失的机会”,王枫在2014年底毅然回国。

贯穿对谈始终的关键词“使命驱动”

无论是搭建团队还是研发产品,这在王枫看来都是使命驱动的,这也是一件事之所以可以坚持下去的内在原因。

他认为做教育其实就是半公益性的事业,要让每个孩子都能享受优质的教育,这是感动常在的工作,所以,论答的切入点就选在了K12,即学前教育至高中教育阶段,着手解决目前教育的最大痛点——优秀老师的供给问题。

王枫对此感受颇深,他长在农村,后来可以拿到全额奖学金去美国读博士,这是教育事业最普世的价值,同时,他也深知教育资源在如此广袤大地上的不均衡。

使命驱动的理念同样在搭建团队和产品设计方面,“我们有大量顶尖的专家,在美国我们和谷歌和脸书这样的巨头争夺人才,加入我们更多是一种认同感”。

论答的产品不仅仅是普通的网课层面,他想要解决的是从学习检测到教学,再到反馈的整套流程,比如一位老师如果使用论答系统,可以针对性的选择教学内容,就像做PPT那样,系统已经内置了全套的备课教案、讲义、视频和习题,可以让一位新手教师的教学质量和名师看齐。

对话论答创始人王枫:“TAD”战法布局AI教育 让每个孩子都能享受优质教育

而在产品界面的设计上,论答力求“傻瓜式”操作,让老师和学生没有任何的操作学习成本,上手即用,这也为大规模的应用打好了基础。

但做到这些谈何容易,这也是王枫在创业之初不敢想象的。“我们作为科技公司需要最顶尖的数据科学家和工程师,但我们也需要顶尖名师、内容专家和设计师、客户成功经理,大家只有使命驱动,向着共同的目标,我们才能干成这件事”。

打造“TAD”独特战法 规模正在增长

TAD是论答提出的战略打法,即Teacher+AI+data,这也是人工智能教育的精髓。

“TAD”教学模式,系统首先用最短的时间测试出学生的薄弱点,然后匹配相应的学习内容,最大程度的帮助老师和学生提高效率,并且显著提升教学质量。“论答系统已经有2000多个评测专题”王枫谈及最新进展。

在推进应用的过程中,其实仍有阻力,很多老师认为是替代他们的,不欢迎新事物,但了解便懂得,人工智能系统其实是给老师一个强大的工具。

王枫反复说道,“我们一直在强调老师的不可替代性,老师始终对课程是有完整掌控权的,人工智能系统是很好的补充,让老师‘鸟枪换炮’了。

比如一个兼职大学生老师或者零到三年工作经验的老师,如果配上了这套系统就可以达到一个五到八年工作经验的优秀老师的教学水平,而优秀老师配上论答TAD系统则会更加优秀,这就是我们解决的问题。”

随着理念普及的深入,人工智能系统教学的推广一直在扩大战场。论答立足上海,已经从江浙沪一带逐渐拓展到河南、山东、广东等省份,并且反馈良好,他们建立了庞大的“客户成功经理”团队来确保产品效果和执行力。

未来的商业目标就是在更多的城市推广论答TAD教学系统,真正实现“从根本上解决优秀老师的供给问题”的愿景。

但无疑,已经开了个好头。

【免责声明】本文为企业宣传商业资讯,仅供用户参考,如用户将之作为消费行为参考,新广网敬告用户需审慎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