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经过积极筹备,红河州医学会临床药学专业委员会第一届临床药学委员会选举大会在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红河州肿瘤医院)顺利召开,选举产生第一届临床药学委员会,并举行了成立大会暨临床合理用药规范化培训班。

   红河州医学会临床药学专业委员会第一届临床药学委员会经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承办,选举产生主任委员武丽锳(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药学部主任);名誉主任委员张国文(个旧市人民医院、昆明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副院长);副主任委员松万芳(红河州第二人民医院药学部主任)、杨金有(红河州第一人民医院药学部副主任)、温翔(个旧市人民医院药学部副主任)、王川坤(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药学部临床药学科组长)等5名;常务委员罗一冲(弥勒第一医院药剂科主任)、李孟君(开远市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何宇航(蒙自市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等4名;秘书刘晓华(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药学部临床药学科),另有州内各医院选出的委员27名。

   当天,红河州医学会临床药学专业委员会第一届临床药学委员会成立大会暨临床合理用药规范化培训班在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红河州肿瘤医院)隆重举行,省内外不同专业临床及临床药学专家及红河州内100余名医药护技人员齐聚一堂,进行交流研讨,旨在提高红河州各级医院临床药学水平,促进临床合理用药情况的改善,保障患者用药权益,提高各级医疗机构药物治疗水平,为药师提供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促进临床药学事业的健康发展。这次学术活动,邀请了天津市肿瘤医院药学部副主任宋晓坤,苏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肾内专业临床药师钱卿,重庆西南医院肿瘤科主治医生张晓丽,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产科专业临床药师黄桦,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消化专业临床药师普燕芳,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心内专业临床药师黄帮华,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肿瘤专业临床药师屠文莲,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ICU专业临床药师郑鹏程等进行交流培训。

   培训班内容有:宋晓坤的《药师参与临床新型抗肿瘤药物治疗体会》、张晓丽的《阿帕替尼的肿瘤治疗进展和呋喹替尼有效的临床个案》、普燕芳的《PPI合理使用及案例分析》、黄帮华的《医院静脉血栓栓塞症(VTE)防控与药物治疗》、钱卿的《肾替代治疗抗菌药物的合理使用和优化》、黄桦的《妊娠期妇女用药安全性评价与指导》、屠文莲的《癌痛药物规范化治疗管理》、郑鹏程的《抗深部真菌药合理使用》、张国文的《基于数据中心的前置审方及个性化用药监管》,以及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武丽锳、王川坤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持续改进》及《一例晚期癌症患者使用阿帕替尼致高血压不良反应分析》。   

据悉,临床药学起源二十世纪50-6O年代,当时由于药物的不良反应及药源性的损害给许多患者、家庭和社会带来了痛苦和沉重的负担,这种社会和患者的需要促成了临床药学的诞生和发展。美国首先建立了临床药学这一新兴学科,把过去传统的药学教育重点由“药”转向“人”。一般说,多数医生只熟悉本科用药。然而,从世界上已上市的原料药来看,仅抗微生物感染的药物就有512种;心血管药有80余种之多,事实上,一种疾病往往需要多种药物联合使用才能奏效,而患者又常常同时患有几种疾病,一个医生只熟悉本科药物是不能适应临床治疗需要的。并且医师难以全面掌握药学技术知识,用药合理性差,在药学知识“糊里糊涂”的局面下,某些医生以不变应万变,固守传统老药,殊不知许多老药又发现了新用途。

为此,早在1991年,国家卫生部在医院分级管理文件中就首次规定了三级医院必须开展临床药学工作,并作为医院考核指标之一;2002年1月,国家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颁布了《医疗机构药事管理暂行规定》,明确“临床药学工作应面向患者,在临床诊疗活动中实行医药结合。临床药学专业技术人员应参与临床药物治疗方案设计,建立重点患者药历,实施治疗药物监测,逐步建立临床药师制……”开展临床药学的实际意义,就是确保病人用药安全有效、提高医疗水平,使医院药学与临床密切结合,达到合理用药,减少医疗纠纷的目的。为提高临床合理用药水平,红河州医学会临床药学专业委员会经过积极筹备和选举成立,很荣幸地迎来了一大批全国知名的临床及临床药学专家,带来无穷的激励和鼓舞,这不仅是一次学术交流的盛宴,也标志着红河州临床药学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记者 伟华 通讯员 钱璐 王逸焘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李伟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