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视野

老年人“免费”乘公交车原来暗含很多不公平,代表委员建议改发老年人“交通补贴”

如今都是刷卡乘坐公交车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很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出了很多建议性的建议和提案,而在地方“两会”上,同样也有很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积极建言献策、参政议政,在不久前结束的红河“两会”上,一些地方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出的建议,已经突破了地方的视角,提出了一些有深度的建议,其中,红河州人大代表、开远市公交公司副经理龙美玉结合自身多年工作经历及思考,对老年人“免费”乘坐公交车进行改革,改为发放老年人交通补贴的建议,经过她的详细解释和说明,就获得了众多代表的认同。

四分之一的人享受了绝大部分财政补贴

    龙美玉是开远市公交公司副经理,从事公交工作已经21年,在公司里分管安全、生产及汽车修理业务。她还是红河州十一届、十二届人大代表。

 蒙自公交车

    在今年的人大会议中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到要让人民群众享受到社会发展的获得感、幸福感,以及追求社会更加的公平时,她发言称,建议政府研究改革现今的城市老年人免费乘坐公交车政策,改为给老年人发放现金交通补贴。龙美玉的发言刚开始还被一些代表误认为是想推卸公交公司的社会责任,但她称:绝不是仅仅站在公交公司的角度发言的,是从社会的公正角度说话。

蒙自有的公交线路,80%是老年卡

开远公交车

    龙美玉称,开远市是红河州内推出老年爱心卡最早的市,由市级财政补贴公交公司,公交公司向社会推出老年乘车卡已经十年了,但十年运行下来产生了很多弊端。目前,公交公司共发放了39366张老年爱心卡,也是红河州最多的市,但统计发现,活跃度就是其中的三分之一,而开远市包括农村老年人在内总数超过6万人。目前,开远市每年给予公交公司的财政补贴是260万元,但是这些公共财政补贴的实际受益者仅是办卡人中的三分之一,约为全部老年人的四分之一,2018年开远公交公司老年爱心卡实际刷卡次数折合为872万,已经远远超过了公交公司的承受能力。在城市老年人中,一万多人就享受到了公共财政补贴的绝大部分。

农村老年人到公交公司要求领“补贴”

    开远市老年人免费乘坐公交车开展的最早,影响很大,并且办卡人并不限于开远户籍,时有开远市内的农村老年人到公交公司,要求领取现金补贴。来领补贴的农村老年人认为,政府已经把补贴给了公交公司,自己又没有乘坐公交车,公交公司应该折算成现金发给不乘车的人。

    龙美玉称,碰到这样的人,公司都会派人反复耐心解释,虽然对方听懂后离开了,但还是对这样的方式表示不满,认为不能因为居住在农村就享受不到政府的公交补贴。

蒙自公交曾经停过老年卡,后在各方压力下恢复

恢复后办卡的市民

    事实上,不仅有农村老年人会到公交公司要求领补贴,很少乘坐公交车的老年人,也会有人到公交公司要求领“补贴”。

    龙美玉介绍:因为是“免费”乘车,最先开始时,很多持卡人是毫无节制的乘坐公交车,后来公司报政府批准后,定出了每卡每年限乘800次的规定。这又让很多人认为政府给了每人每年800次乘坐的补贴,于是乘车很少的人就到公交公司,要求将未乘坐的次数折算成现金“退”出来。因为跨年后年检时上年剩余次数要清零,又有老年人在乘车时跟驾驶员吵架,称是公交公司“贪污”了政府给的补贴,让驾驶员很是委屈。

    事实上,就是同为公共交通行业的出租车公司,也有人认为公交公司是靠政府的财政补贴养着的。龙美玉介绍,刚开始推出老年人免费乘车后,出租车公司都误认为是老年人乘坐了多少次,政府就给予多少的补贴。后来知道了实情后,出租汽车公司在表示理解的同时,也有人认为目前的这种补贴方式存在弊端。

有公交公司一直抵制老年人“免费”乘车

    记者了解到,2008年4月21日,红河州人民政府办公室以红政办发(2008)73号《红河州老年人免费乘坐城市公交车实施细则》的通知,下发各县市人民政府及州直各委办局,要求认真遵照执行。加大了公交企业的压力。由于文件要求补贴由各县市承担,按照老年人专用IC卡实际使用次数,由县市财政按票价的70%给予公交公司补贴,余下30%由公交企业负担。但是在实际执行中,很多县市又打了折扣,而且财政补贴并不到位。比如:个旧市的补贴政策就规定为:老年爱心卡累计刷卡次数乘0.8元乘70%。实际上就是仅仅补贴了56%给公交公司,而公交公司承担了44%的巨大压力。蒙自市此前因为财政补贴不能落实,甚至出现过公交公司要自行取消老年人免费乘车卡的通知。后来在各方面的压力及财政补贴到位后恢复。而红河州内的一些县,由于县级财政极为紧张,不能如期足额补贴到公交公司,致使有公交公司一直抵制着老年人“免费”乘车的推出。

免费乘车弊端多

    记者了解到,老年人免费乘坐公交车在社会上一直存大着争议,不了解上述内情的人,表面的感受就是加大了高峰期的乘车拥挤。在蒙自,多位市民曾向记者反映,包括5路车在内的多路公交车,每天的第一趟车主要是给上学的学生乘坐,但很多老年上,在头两个站点后挤满了车,他们仅仅是为了尽早到一些超市排队领取一些活动赠品,特别在冬天的早上,致使很多中小学生在寒风中无法上车。而因为难以挤上公交车,又会倒逼家长开车接送学生,又导致了学校门口的交通拥堵。

如今的公交车大部分改成了新能源车

    而另一方面,年轻人给老年人让座本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是老年人免费乘坐公交车后,由于高峰期老年人太多导致资源被占用,很多年轻人已经不给老年人让座了。他们的理由是:年轻人是出钱的,老年人是免费的。出钱的为什么要给免费乘车的人让座?这也加大了社会群体间的隔阂。由于是免费乘车,又让很多老年人把公交车当成了免费观光车,晚饭后会领着幼儿的孙男孙女,把乘坐公交车当成了一种哄娃娃的方式。

    还有一种现象,因为如今虽然是实名制办理老年公交卡,但是,很多办卡人却会将老年卡转让给不符合条件的人使用。开远公交公司曾经组织过稽查,在总共8天下午的稽查中,就发现280多张老年卡是借用他人的,而这还不是对所有线路的稽查,仅仅是几条线路的随机抽查。一个小城市里出现这么多的转借是很让人无语的。有的老年人办卡后给子女用,因为刷卡时会有语音提示“老年卡”,看到如此年轻的人竟然拿着老年卡,会让很多年轻乘客转而对公交公司不满,他们认为公交公司随意办理老年人是一种新的腐败。

交通补贴现金发放可以乘坐任何交通工具

    龙美玉详细介绍了老年人“免费”乘坐公交车引起的上述弊端后认为,政府的公共财政应该是在同等条件下,该区域内的人群中人人都应享受的,但目前的政策施行下来,却是进一步拉大了城乡差距,人群差距。为此,她提出建议:将“城市公交车补贴”改为“老年人公共交通补贴”,各地方政府在现有补贴总额不降或者适当提高的情况下,改革成以现金方式,平均发放给符合条件的所有老年人,而不用在乎老年人是用于乘坐公交车、出租车还是地铁,农村老年人有了这个补贴后,攒几年能乘上一次高铁或者飞机,也是他们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开远公交车

    龙美玉在会上的发言让本代表团代表深表赞同。之后,她将此写了建议提交给了议案组,其他三位代表也和她一同联名。

    记者得知,不仅人大代表提出了建议,也有政协委员在“两会”上提出了跟此相同的提案。也有民主党派称:将组织政协委员,对此问题进行深入调研后,拿出详细的数字用事实说话,之后再提交一份有说服力的议案,以推动老年人“公共交通补贴”的尽可能公平。

链接】上海经验:

    2016年5月1日,上海市政府推出了人按年龄分为五档享受包括交通等方面的津贴,从75元到600元不等,钱直接打入具有银行卡功能的“上海市敬老卡”中6月26日起,上海市停止实行70岁以上老人持“敬老卡”免费乘坐公交车及地铁。记者实地观察发现,公交车站及地铁上的老年乘客明显减少。据巴士公交二、三公司的48路、49路车队反映,当天老年乘客比以往下降了八成以上。取消免费票,可以调节客流从实用性的角度说,取消免费交通制度,而改行老年综合津贴制度,的确更灵活,也更符合老人的实际需要。

    上海市交委曾进行的调查统计显示,当月有近60%的老年人没有使用敬老卡,21%的持卡人出行次数每月少于16次。

首席记者 任锐刚 摄影报道

来源:新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