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视野

红河发布扫黑除恶工作通报 专项斗争后八类主要刑案大幅下降

红河发布扫黑除恶工作通报 专项斗争后八类主要刑案大幅下降

新闻发布会现场

    2月15日下午,红河州举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向媒体介绍了该州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取得的阶段性成果。红河州公安局、州人民检察院、州人民法院、州纪委监察委和州扫黑办分别通报了相关情况,并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红河发布扫黑除恶工作通报 专项斗争后八类主要刑案大幅下降

公安机关通报情况

公安:打掉涉黑涉恶团伙23个

    红河州公安局郭建副局长介绍:公安机关明确责任分工,对全州各县市公安机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分片包保,督促推进,通过走村入户、发动群众,深入易滋生黑恶势力的重点地区、行业和领域,深入开展线索摸排,共受理线索573条,其中涉黑线索已立案侦查8条,涉恶线索已立案侦查31条,普通刑事案件已立案侦查50条,治安案件已立案调查14条。共打掉涉黑涉恶团伙23个,其中以金平县刘顺荣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等团伙4个、以开远市廖顺鹏为首的恶势力犯罪等团伙19个,破获各类案件247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35人,查封、扣押、冻结资金341.2万元,扣押车辆92辆,缴获各类枪支19支。23个涉黑涉恶团伙已全部侦查终结。

    郭建介绍:自2018年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红河州公安机关刑事立案下降4.91%;“两抢一盗”案件下降16.55%,八类主要刑事案件立案下降22.3%。

红河发布扫黑除恶工作通报 专项斗争后八类主要刑案大幅下降

检察机关通报情况

检察院:审查逮捕108人提起公诉211人

    红河州检察院余淑瑾副检察长介绍:检察机关依法严厉打击黑恶势力犯罪,从严从快批捕起诉涉黑涉恶案件,对黑恶犯罪嫌疑人应捕尽捕、应诉尽诉。截止2019年2月12日,红河州检察机关共审查逮捕涉恶案件29件108人;以涉恶提起公诉18件158人;以涉黑提起公诉3件53人,有力地打击了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

    余淑瑾介绍,红河州实行检察长、副检察长直接办理涉黑涉恶案件制度。蒙自市检察院就审查起诉了红河首例“套路贷”涉恶犯罪案件。自2016年11月以来,被告人张某某等人共同出资以蒙自龙航起点汽车商贸有限名义、以无抵押贷款为诱饵进行宣传,非法公开从事小额贷款业务,由部分被告人负责与借款人商谈借款金额、借款利息及相关费用,放贷后以被告人名义签订格式化的《借款协议书》,到期未还便纠结社会闲散人员以暴力、软暴力方式追债。期间又假借民间借贷之名向社会高利放贷,签订虚高借款协议虚增债务,并雇佣人员多次以滋扰、威胁、跟随、看守、殴打、非法拘禁等手段强行索债,获取非法暴利,有组织地实施敲诈勒索犯罪16起,数额特别巨大,非法拘禁犯罪9起。

    蒙自市检察院在受理该案后,由分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的副检察长直接审查办理,在最短的时间内即完成了对全案证据材料的审阅和审查报告的制作工作,并召开检察官联席会议对涉恶犯罪集团的性质认定进行论证,高效完成了审查起诉工作。

红河发布扫黑除恶工作通报 专项斗争后八类主要刑案大幅下降

法院通报情况

法院:受理涉黑涉恶案件25件审结12件判处103人

    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王会仁副院长介绍:目前,红河州法院共受理涉黑涉恶案件25件,审结12件,生效5件,判处103人,判处有期徒刑5年以上重刑38人,刘顺荣、李文真等21人,张凯、郭云龙等31人,李华、李辉等17人黑恶势力犯罪分子受到严惩。

红河发布扫黑除恶工作通报 专项斗争后八类主要刑案大幅下降

纪委监委通报情况

纪委监委:明察暗访巡察“保护伞”

    红河州纪委常委、州监委副主任尚国庆介绍:纪检监察机关重点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党员干部和其他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腐败问题,党员干部和其他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问题,以及党政机关、政法机关、职能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工作不力问题,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提供了坚强纪律保障。通过建立健全内部协作机制和沟通协作机制,对2016年以来抓捕的涉黑涉恶人员进行清理排查,及时移交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线索,做到情况互通、信息共享。与州扫黑办联合组织开展专项督查,抽调6个纪检监察监督室主任担任副组长,采取暗访为主、明查为辅的方式,将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列入巡察重点。2018年,全州纪检监察机关查结因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给予党纪政务处分9人、移送司法机关处理6人,因失职失责等其他问题给予党纪政务处分21人。

红河发布扫黑除恶工作通报 专项斗争后八类主要刑案大幅下降

红河州扫黑办通报情况

云南确定扫黑除恶十二类重点是什么?

    红河州公安局副局长郭建介绍:

云南确定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打击的十二类重点,包括中央确定的十类打击重点:

    1、威胁政治安全特别是制度安全、政权安全以及向政治领域渗透的黑恶势力;

    2、把持基层政权、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垄断农村资源、侵吞集体资产的黑恶势力;

    3、利用家族、宗族势力横行乡里,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百姓的“村霸”等黑恶势力;

    4、在征地、租地、拆迁、工程项目建设等过程中煽动闹事的黑恶势力;

    5、在建筑工程、交通运输、矿产资源、渔业捕捞等行业、领域,强揽工程、恶意竞标、非法占地、滥开滥采的黑恶势力;

    6、在商贸集市、批发市场、车站码头、旅游景区等场所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收保护费的市霸、行霸等黑恶势力;

    7、操纵、经营“黄赌毒”等违法犯罪活动的黑恶势力;

    8、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的黑恶势力;

    9、插手民间纠纷,充当“地下执法队”的黑恶势力;

    10、组织或雇佣网络“水军”在网上威胁、恐吓、侮辱、诽谤、滋扰的黑恶势力。

云南省参照中央确定打击的十类重点,结合本省实际,又增加两类打击重点:

    1、境外黑社会入境发展渗透以及跨国跨境的黑恶势力;

    2、其他黑恶势力犯罪。

    记者 任锐刚 段杰 摄影报道

来源:新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