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新闻

奋斗者的成功逆袭

奋斗者的成功逆袭

“家乡宝”们的农村(左)和外省打工的地方

    云南建水人的生活慢节奏,悠闲而自在。可对生活品质的追求又让一些人放弃了悠闲自在,选择奋斗。建水县南庄镇临安镇陈官的“家乡宝”们就选择了离开四季如春的山区,来到陌生的城市打工,他们有的为父母减轻负担还清贷款的学费,有的为了老人和小孩的生活,有的是生意失败后女友的抛弃,还有的是家中负债累累为了还债。“家乡宝”们外出打工的目的各自不同,唯一相同的目标就是奋斗,请看他们成功逆袭的故事。

奋斗者的成功逆袭郭艳和她打工的工厂

    26岁的大学生郭艳家来自云南省建水县南庄镇,她上学的学费都是贷款而来,为了还清这笔贷款,在大四实习期的时候她选择了外出打工,借此机会还清贷款,然后存一笔钱回家过年。

    2018年5月从学校出去后,郭艳跑遍了建水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后来,她的一个朋友潘锐给她推荐了一个外省的工作,她像之前一样并没抱有太大的信心,心中还是有所犹豫,但还是选择了外出打工,也想在挣钱的同时看看外面的世界。她很快就来到江苏联涛电子厂做质检,对生产出的做耳机的质量进行检查,因为身上背负着债务,她在工作中比其他的工友更加卖力,而她优异的表现也让她一个月拿到了4500元的工资,如今,郭艳已经还清了贷款,还存上了一笔小资金。

    眼看春运高峰就要到来,这天,她正在用手机订回乡的车票。“要是没有走出红河州,我现在可能还在为怎么还上贷款发愁。”郭艳说。

奋斗者的成功逆袭

张伟和他工作的地方

    70岁的母亲、读大学的大女儿和读初中的小女儿这是已经49岁的张伟的全部家庭成员,而在这个家里张伟这一个男人无疑成了整个家庭的顶梁柱,但是他在建水县1500元到2500元的工资让他看着日益减少的存款而发愁,“再这样下去家底都要透支光了。”张伟说。

    2018年6月20日,张伟来到了浙江安吉电子厂,身上无形的压力推着他不断的进步,对待自己的工作,每一项他都特别的用心,才半年时间就被提拔到了后勤部里的一个组长职位。虽然知道这份工作会远离自己的家乡,去到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城市,但是他没有丝毫的犹豫。

    因为在这个小城里继续呆下去只会让他的压力越来越大。升职加薪让他紧凑的资金有了很大程度的缓解,身上的压力也逐渐的减弱。“这么久以来是我第一次感到这么的轻松”张伟说,“走出了家乡,才能有今天的我,这里面很多人帮助过我。”

奋斗者的成功逆袭

谭俊江和他打工工厂

    家住云南省建水县陈官镇陈官村的谭俊江找父母帮忙贷款开了一家烧烤店,本想做大做强,但惨淡的生意和房租、转让费和食材开销等等一大堆的开支将他打入了现实的深谷,就这样坚持了没有多久,烧烤店就关了门。

    2018年初,刚进入低谷期的他因为女朋友的离开让他更加的痛心,父母的生活也因为他开烧烤店的失败过得越来越紧张。怎么重新开始?怎么还清银行贷款?谭俊江每天都在思考这些问题,突然有一天在网上看见了红河信合人力的招聘信息,他决定去试一试,在哪儿他找到了工作人员,请求帮他找一份工作,在工作人员的介绍下他去到了浙江上班。上班才一个半月,广州的工资比安吉高的消息让他动了心,随机就离职去了广州。

    到了广州才发现这里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工资待遇、生活环境等都不如安吉电子厂,就这样他又辗转去了徐州、昆山等地换了三家厂都不满意,这一圈折腾下来身上剩下的钱也不多了,找到当时给他介绍安吉电子厂的公司。

    他再次进了裕同包装厂,那里的各个方面的条件都让他挺满意的,工资也拿到了5000多一个月,这个月他就还清贷款了。不仅如此,他还找到了新的女朋友,本来漂浮的心,也随之稳定了下来。“今年过年我可以带女朋友回家了。”谭俊江说,“过完了年,我还要继续去这个厂里上班。”

奋斗者的成功逆袭

图左为闫兴昌打工工厂,图右为闫兴昌讲述经历。

    55岁的闫兴昌,还差5年就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家住临安镇周家庄村,身体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他因为家中负债累累,如今也不得不踏上外出打工的道路。

    闫兴昌为了减轻大儿子和小儿子未来的负担,在乡下给他们盖了一套新房,但是经济本来就不宽裕的他仅仅盖了一层楼就欠下了3万元。虽然大儿子已经踏入社会工作,但每个月的工资刚好只能保障他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小儿子则刚刚进入叛逆期,不爱学习,就爱玩。闫兴昌在负担小儿子学费的同时还要兼顾房贷,但建水县的工资水平根本填补不了这一大笔的开销,被迫之下他选择了外出打工还债。

    一开始,村子里的人就在劝他,让他别出去了,外面的社会太险恶,搞不好就进传销组织了。但是想到房贷和孩子的吃、穿、用,他还是不顾一切的走出了建水。后来他自己找了一家做圣诞树的工厂,在那里白干了19天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刚刚走出建水就被骗了一次,我都开始有些犹豫了。”闫兴昌说,“但是一想到家里还有那么大的开支,又不得不继续向前走。”

    离开了第一个工厂,在朋友的介绍下闫兴昌去了广东的一家衣服厂做烫铂。一开始笨手笨脚的他速度是全厂最慢的一个,但是当他慢慢的熟练起来,速度也越来越快。工作效率提高了,但是工资到手还是只有不到4000的工资,后来他才知道,每个月班长都在私底下克扣他的工钱。

    不得已闫兴昌只能离开第二个工厂,离开后他认识了一个昆明人,说能在昆明给他找一个工资比他之前高很多的工作,闫兴昌一听,毫不犹豫的去了昆明,当他到了昆明后却再也没联系上那个要给他介绍工作的人。行到此地,闫兴昌已经开始绝望了,他选择了回到家乡。

    直到2018年5月份,闫兴昌找到了在红河信合人力工作的吴茜,因为他的年龄和家里的特殊情况,吴茜给他推荐到了南通市联缘染业有限公司,做一份剥纱的工作,他这一去就是半年,“虽然是苦了点累了点,但是我拿到的工钱也能有5000多。”闫兴昌说,“而且厂里的工友对我都很好,我干着也很舒心。”

    前段时间,为了提高厂里的产量,老板还给他们涨了工资,这一下闫兴昌干得更卖力了,每天开工他一个人剥的量是两个人才能完成的量,没多久3万块钱的房贷他就还了一半,只剩下1万3了,这一下他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可以回家好好的过个年了。“本来房子是打算盖两层的,但是没想到一层就花了那么多钱。”闫兴昌说,“等明年我再继续去打工,争取把第二层也给盖上。”

    闫兴昌经历了无数的曲折才找到了一份好工作的事没多久就在村里传开了,本来质疑他的一些人也想明年跟着他一起出去打工。55岁还能拿到5000多的工资在建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闫兴昌做到了,打消了那些“家乡宝”的质疑。“现在我媳妇在家打理着4亩地补贴家用,我在外面挣钱还贷款,这减轻了家里很多的压力,以后上街孩子想买什么我们也能让孩子放开了买了。”

    通讯员 卢莎

来源:新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