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视野

安睡南疆40年后终于来到你身边:儿啊,妈妈为你坟头添把家乡土

从金沙江边到金水河边,700公里走了40年

    从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舍块乡茂炉村委会田坝村,到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金水河镇的金水河口岸,往返距离约1400公里,从东川区到金平烈士陵园的来回距离则是1065公里。而这段路程的往返,李三三和大儿子朱家友、大儿媳李金秀却是走了40年。

参战老兵在金水河口岸前留影

    38岁的朱升荣是朱家友的大儿子,得知要去给只在照片上见过的叔叔扫墓,3月27日早上,朱升荣就骑着摩托车,走了两个多小时到了金沙江边的田坝村,在自家的老屋后面装了一包土、又在5年前政府接通的自来水管里接了一瓶水,又在老家那里打了一壶酒,又骑了两个多小时才回到了东川区,来回将近130公里。

我们来看你啦

    此前,被誉为铜都的东川区是云南省的单列城市东川市,1998年12月,地级市东川市被撤销成为了昆明市东川区。而东川区内的行政区划,也是在2005年后,多个乡镇撤销合并,其中舍块乡更是多次反复变动,如今是与禄劝县和寻甸县划出的其他乡镇,成为了昆明倘甸产业园区和昆明轿子山旅游开发区。

朱妈妈如今居住的小区

    去年底,已经发展到73户人家的田坝村,响应政府整村搬迁,朱家友和儿子朱升荣家都搬到了东川区的隆康园里,村中其他60家也搬了出来,被安置在隆康园周边两公里范围内的不同新区里。其中,朱家友和母亲李三三,以及一个尚未结婚的儿子朱升祥为一家,住进了隆康园里政府新建的100平方米的7楼电梯房里,房子是三室一厅一厨两卫,而到寻甸县入赘的三子朱升德,目前也和他们住在一起。已成家的朱升荣,则分到了一厨一卫两卧一厅52平方的新房。

朱妈妈在新搬迁的小区里

    对于政府建好后分给他们住的新房,朱家友很是满意,而李金秀也感叹,现在买菜买啥的比原来方便多了。对于仍留在老村中的11户,听说政府正在动员,以后也要搬出来。

    看到儿子只半天时间就从老家金沙江取回了水和土,今年64岁的朱家友说,在弟弟朱家富当兵的时候,那是做梦也不敢想的事。

    1977年底,20岁的朱家富体检政审合格后,于次年2月就要去部队,那个时候,田坝村只有40来户人家,前后两三年,村中有三人当兵。

朱家富生前照

    哥嫂送弟弟去当兵的时候,从田坝村到舍块乡只能沿着崎岖的山路步行,需要近五个小时。平时到乡上赶集,吃了午饭出发到街上时,太阳就要落山了。那天送到乡上后,弟弟说什么也不要他们再送了,因为从舍块乡走到可以坐车的地方,还要走七八个小时,如果再送,哥嫂当天就回不了家啦。这样,朱家友和李金秀,还有弟弟的未婚妻,流着眼泪看着武装部的人领着当年舍块乡的8个兵走了。一直到看不到身影了才反身回家。

母亲念儿摔断了腿又摔瞎了眼

    朱家友8岁、朱家富6岁的时候,父亲就因病去世了。三个多月后,妈妈又生了一个遗腹妹妹。兄妹三人就靠妈妈一个人艰难地抚养着。家庭的重担压在了朱家友身上,他放弃了读书,和母亲一道供着弟弟妹妹上学。初中毕业时,看到家中如此贫困,朱家富也不愿意再读书了。1977年底,得知征兵的消息后,朱家富主动要求报名参军,那个时候,初中毕业生是相对的高学历,朱家富顺利入伍。

嫂嫂李香秀和哥哥朱家友整理朱家富的喜报、立功证书等物

    临走时,一家人就反复交待,到部队后,每个月必须写一封信回家报平安。因为交通实在偏僻,一封信能在一个月到家都是非常快的啦。通过信件,朱家友知道了弟弟已经众金沙边到了西双版纳,并且成了一名机枪射手。这让一家人都感到高兴和自豪。

    1979年3月,已经一个多月没在收到弟弟的信了,这让朱家友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因为他们已经从收音机里知道,边界自卫战争打响了。又过了几天,朱家友就到公社(那个时候乡叫公社)上打听,才知道弟弟已经牺牲了。

儿啊,你在哪里?

    因为妈妈也知道了打仗的事,每天都念叨着小儿,朱家友从公社回到家后,面对妈妈的询问,他转身含着眼泪说,家富来信了,说在部队都好好的,叫不要挂念。可是没有几天,公社的人就到村中正式通知,朱家富牺牲了,这一下让母亲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一直念叨着要到儿子的坟上看看。可是那个时候,怎么会有条件呢:国家也穷,老百姓也穷。金沙江边,人均只有五分地,只能种点水稻和包谷,能解决吃饭问题就是最大的心愿,而国家发给妈妈的抚恤金,当时每个月只有7块钱,后来提高到了7块,11 块,要走上八、九个小时再坐车到千里之外,怎么可能呢。况且,朱家友13岁在干农活时就摔断了左肘,因为无条件医治只能请赤脚医生做简单包扎,至今都是轻度畸形,根本就使不得重力。

孙子抱奶奶上轮椅

    念儿心切的妈妈,1989年时摔断了腿导致右股骨头骨折,同样只能请赤脚医生简单包扎,从此后就无法再走路。1994年6月,在屋沿下的妈妈,念叨着儿子,一下子又摔到了院中。当时,朱家友正在金沙江中捞烧柴,在家中的李金秀把婆婆拖回家中,发现右眼已被院子中的石头刺瞎了,额头也被割开了一大个口子,同样因为无法送医,只能请赤脚医生到家中终了9针。之后,妈妈生活基本不能自理了。

    不幸的是,1997年,朱家友在干农活的时候又摔伤了右腿,同样因为交通条件,也只能在家中请草医包扎,至今右腿仍是错位,之后又得了一次肺结核。而在1999年,李三三摸着出门又摔了一跤,满脑袋全是血,李金秀跑回家找了剪子剪了头发,好在这次伤不重,只缝了三针。

    从此后,李三三基本不敢再出门了,害怕再出意外给儿子添麻烦,但嘴里却时常念叨着儿子。

参战老兵终于找到了他

    网名叫兰迅的田云山也是当年的参战老兵,由于当兵时是后勤工作,接触的面要开得多,最近几年常约着一些老兵去慰问烈士父母亲。去年春节前,他们去看望慰问东川的一名烈士母亲后,一名东川的老兵问他,东川的一名叫朱家富的烈士,不知道是安葬在哪里?也不知道他的家庭地址,能否想办法找到。随后,田云山立即着手落实这件事,他通过部队番号,推测可能会在金平烈士陵园,于是跟金平烈士陵园主任联系,请其查询。当天晚上就得到回复,得知朱家富就安葬在金平烈士陵园,同时还得到了朱家富的家庭地址。于是,田云山告诉了东川的老兵,并准备前去看望和慰问。

 

    在政府部门工作的老兵一听到这个地址就告诉他,到田坝村的道路非常难走,需要两天的时间,现在政府正推进着整村搬迁,就要搬到东川区了,干脆等到搬到新居的时候再去看望吧。

    不能立即去看望慰问,田云山就将获得的朱家富烈士的信息发在了老兵群里,热心的昆明老兵李昊看到后,从部队番号知道了就是当年自己所在部队,就跟昆明老兵毕勋福联系,请他确认一下朱家富的连队,本是在一营的毕勋福一听就知道,朱家富就是二营四连,于是毕勋福立即兴奋地告诉了同是四连的老兵付显云,这让付显云很是感叹,终于找到了。

找到了

    今年春节前,得知朱家友家已经搬迁到东川区,田云山约着几名老兵,终于找到了朱家友在东川区的新家,向李三三发了慰问品和慰问金。

    交谈中得知,一家人其实都非常希望能到烈士陵园看看,但限于家中的实际情况和身体情况,光靠家中自己的力量要从田坝村出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两年前,也有几位老兵找到朱家富的老家去看望,也劝朱家友一家到金平烈士陵园去看看,但看到朱妈妈和朱家友的身体情况,知道一时难以办到。如今,一大家人都搬到了东川区了,去慰问看望的田云山几位老兵知道一家人四十年的愿望就是去烈士陵园看一眼,扫扫墓,几位老兵大为感叹,于是决定在今年2月17日四十周年纪念日时,帮助朱妈妈和朱家友圆了这个梦。后来得知,深圳一家慈善机构也在做着为烈士家属圆梦的公益活动,东川区退役军人事务局知悉这个情况后,给朱妈妈送去了一把轮椅,三方商定,在清明的时候,三方一起为朱家圆了这个梦。

    3月31日一大早,东川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就将车开到了隆康园,接上朱妈妈有朱家友两子,还有朱升荣两口子,于当天上午9点半,和热心老兵及慈善机构人员在昆石高速阳宗海服务区汇合,一行人于当晚在开远住宿,4月1日下午,一行人到了金平县城住下。

命令是四个小时,四连饿着肚子两小时就拿下了高地

    记者查询家富烈士英雄事迹介绍如下:朱家富,35503部队50分队战士,云南省东川县人(现昆明市东川区人)。1978年4月入伍,1979年2月28日,在攻打敌802号高地的战斗中,朱家富英勇顽强和同志们一起消灭了敌人一个火力点,战斗正向纵深发展时,遭敌火力压制,部队攻击受阻,在这紧要关头,只见朱家富只身向敌高地的另一侧冲了上去。他的行动,吸引了敌人火力和注意力。全班借敌火力转移之机,迅速接近敌火力点,全歼了敌人。朱家富同志为了战斗的胜利身中数弹,光荣牺性,牺牲时年仅21岁。根据烈士生前愿望和在战斗中的表现,上级党委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给他追记三等功。

人在阵地在

    昆明市官渡区大板桥响水村的付显云就是当时和朱家富一起攻山头的,他们同在四连。

    付显云是1978年下半年入伍的,入伍后9天,就接到命令开赴到金平前线展开了训练。

    由于口音差不多,而且年龄相同,两人很快成了好朋友。比起18、9岁的新兵,年长两岁的他们如哥哥一般。在付显云眼中,朱家富勤快、聪明,干什么工作都不推诿而是抢着干,跟所有的战友都处得非常好。1979年春节那天,连队抽了七名战士抽血储备,由于是第一次抽血,抽血后,其他战士都是躺着,只有朱家富抽血后是活蹦乱跳的。

付显云(左)和毕勋福为当年的战友准备了鲜花

    付显云至今都对四连的战斗精神感到不可思议,因为大家都是在饿了一个星期后,在接到命令后却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拿下了山头的。

    四连是前锋步兵连,每个人只带着4公斤的干粮就进入了战斗,因前锋连一直打在最前面,后勤补给无法跟上,4公斤的干粮,他们坚持了22天。1979年2月28日早上,前进中的四连接到命令,要求在四个小时内拿下802高地,而这个时候,全连已经断粮7天了,大家就靠缴获的一点食品或者路上捡到的一点敌军遗弃的一点食品充饥,因为到处都埋有地雷,就只能严格按照规定的路线边排雷边前进。

    当天接到的命令是要找到敌人的主力进行战斗,找不到敌主力就要肃清残敌,并且要求在四个小时内拿下802高地。这个时候,战斗已经打响好几天了。

    到802高地山下时,就看到敌军已构筑了防御工事,高地下面有一条沟,沟的南面还有公路,公路上方也是敌军占据的另一高地,并且还有很多工事。

金水河镇,对面山峦就是当年的战场

    付显云说,进攻前,朱家富本来是在预备队的,出发时,两人双眼对视,还会心一笑。但在进攻时,看到主攻方向有点吃力,连长马上命令预备队转入主攻,并带着预备队迅速攻击。9点半左右,付显云他们从另一个方向向山头攻击,他们冒着敌军从河对岸射来的子弹,努力攻上高地时,发现连长他们已经在山头上了,比命令提前了两个多小时拿下了山头。在阵地上,敌军留下了18具尸体,其他的都逃到了河对面的另一座山头了。而四连在这场战斗中,牺牲了3人,负伤9人,而牺牲的3人中,朱家富就是其中之一。

    攻下802高地后,原本是要准备强渡小河再攻下另一个高地的,谁知下雨了,视线极差,敌军从山头上射击封锁着河边,而我方带的是小炮,发射了几发炮弹要炸毁公路和桥梁时,总是差着那么几米,大家都觉得极为遗憾,就转为坚守802高地。而这场雨,一直下了三天三夜,大家眼睁睁看着对方开着汽车逃跑了,一直跑了74辆车。

    后来,部队接到了撤退命令,于3月5日顺利撤回。

    后来,付显云找到了连长的通讯员,想打听一下朱家富牺牲时的情景,通讯员不想多说,只说当时短兵相接,攻击高地约半小时时,朱家富就中了一梭子,当场就倒下了。后来救援队马上上去将他放在了担架上,但朱家富已经牺牲了。

兄弟,给你带来了家乡的水!

    4月2日上午,金平县城的上空没有出太阳。朱妈妈一行到了金平烈士陵园后,老兵们举行了一个简单的仪示,付显云和几位老兵给长眠在这里的战友们敬了酒、点了烟。之后,几人抬着轮椅,一级一级地将朱妈妈抬到了朱家富的墓前。

抬上台阶

    朱妈妈话语不多,知道了墓中就是在这里躺了四十年的儿子,眼泪哗哗地淌了下来。朱家富哥哥嫂嫂侄儿、侄媳为他点起了蜡烛、献了祭品后,把从家乡带来的土一把一把的洒到了坟上,朱家友含着泪告诉他:兄弟,给你带来了家乡的水,你渴的时候就喝一口吧,为你盖把家乡的土,你就闻闻家乡的气息吧。嫂嫂则哽咽着告诉家富:兄弟,今天我们和妈妈来看你了,你就安心吧,现在我们已经从田坝村搬到了东川,住进了政府盖的新房里的。妈妈的抚恤金已经提高到了一个月2120块,还有280块的低保金,日子比以前好多了。我们搬家了,给你盖把土,你回来的时候就记得路了。

 

儿哪

喝口家乡水,闻闻家乡土

    朱妈妈因为实在站不起来,但也抓了一把土,含泪撒在了儿子的墓碑前。

    扫墓结束,朱妈妈被大家抬下陵园,碰到了正在此举行活动的金平中学的师生,得知英雄的母亲四十年才得以到此扫墓,师生们肃然起敬,纷纷向朱妈妈致敬。看到这么多穿着当年军装的参战老兵,师生们热情邀请老兵们作简要报告,并跟老兵们合影留念。

金平中学学生向朱妈妈致敬

参战老兵受邀与师生合影

    各位朋友,看了朱妈妈的故事后,你有什么感想呢?请在评论区留言。如果你想对朱妈妈说点什么,请你联系联系热心老兵李昊,电话:13619651159。

首席记者 任锐刚 摄影报道

来源:新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