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要闻

科技只是让世界变得更好的手段,成都科融智汇要搞事情

在王平还供职于德国某顶尖工业企业的时候就开始将目光投向中国制造业的未来,“虽然中国制造企业自动化程度仍然很低,更不用说智能化,但你不能否认这是趋势。”

作为一名扎根工业达十余年的资深工程师,他先后做过开发,产品经理,同时还担任培训主管,负责与德国总部的对接。

“我亲自参与实施太多项目了,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清朝还有悬丝诊脉,我不是老中医,但是我见的企业太多了,各种各样都有,在诊断传统制造型企业方面,经验还是够的。现在中国制造业太粗放了,问题非常多,可这里面机会也多。”

王平认为工业大数据是未来,是工业互联网的真正落脚点。

工业数据的沉淀加上冗杂数据的清理,结合人工智能算法,再进一步指挥工厂,实现柔性生产与定制化生产,他认为这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可令人沮丧的是,长达一年的时间,出生于重庆的王平都没有在西南几个中心城市找到一家心仪的工业大数据公司。

毕竟中国工业起步晚,负担重,而要进入,门槛又高,需要经验的沉淀,虽然未来可能会比较美好,但目前大部分科技公司都望而却步。

直到一次巧合,他结识了成都科融智汇的联合创始人舒旭与何为乐。

哪怕到现在,褪去了开始的好奇,他仍然认为这是一家非常有格局的科技公司。

“你不好定义科融,如果要理解她,望文生义反而更好,就像她的名字,科融智汇,既是科技融合,又是智力汇聚。”王平笑嘻嘻地告诉记者。

省级事业单位出来的舒旭,海外名校留学归来的何为乐,多个国际学术刊物特约编辑,知名机器人专家,大学教授佃松宜,创立之初便拿到产值百亿的青岛海利尔投资集团的种子轮投资。

最近他们的天使轮也即将完成。

这里还没有介绍他们涉及机器人、物联网以及人工智能,同样华丽的实施落地团队。

科技只是让世界变得更好的手段,成都科融智汇要搞事情

(科融的机器人实验室)

你与其说他们有格局,还不如问问他们是不是想搞事情。

“我们在科技上达到了人类前所未有的高度,却仍然不能避免前人的老路,贫穷,疾病,战争,不平等,既然是这样,我们是否应该反思,科技的意义。我们理解的科技,只是协助人类完善自我以及生活得更加幸福的工具,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意义。”

科技只是让世界变得更好的手段,成都科融智汇要搞事情

(何为乐)

一开始,记者被何为乐这段格局甚高的话吓到了,毕竟他只是一个年轻人,甚至看起来明显小于他的实际年龄。可当记者了解了多一些关于他的信息,似乎又感觉合理了起来。

不满30岁便当选政协委员,高中就读于西南最好的高中—成都七中,大学来到美国的犹太名校—Tulane University,回国之后做到某航空央企核心供应商的总经理,随即辞职加入创业大军。

简历可以说是十分华丽了,发稿前,他还刚参加完省人才办组织的青年企业家浙大培训。

 “因为研究生就读于国内专业排名第一的国家级重点实验室,我一毕业就担任上市药企的总经理助理,可我觉得那不是我的理想,后面我自己创过业,也在省级平台呆过,里里外外都见太多了。但归根结底,人生就是折腾。现在我觉得这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我们肯定要折腾些事情出来,起码要让世界变得更好吧。” 

另外一个创始人舒旭,是不是也很有格局?

科技只是让世界变得更好的手段,成都科融智汇要搞事情

(舒旭与加拿大皇家科学院院长Jamal Deen)

至于他们的“工具”,包括机器视觉,特种机器人,物联网PaaS平台以及人工智能,再结合行业专家,就像资深工程师王平,定制化解决行业问题。

“机器视觉是我们的亮点,也是我去年跟投的一家世界排名第一的动态视觉传感器公司,BAT中的一家还是领投,我们现在合作开发工业相机,一方面完善我们的工业体系,另外一方面也让真正拥有核心技术,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工业高速相机扬眉吐气。”何为乐骄傲地说道。

科技只是让世界变得更好的手段,成都科融智汇要搞事情

至于合作开发的工业相机项目,天府新区政府已经在兴隆湖旁给了新项目一千平米的免费办公场地和诸多优惠政策。加上科融本身又是金牛区引进的重点项目,享受相关政策,这家公司可以说在成都是“重点保护动物”了。

工业现在是成都科融的核心板块,他们采取技术领域牛人搭配行业牛人,以及自身的市场资源优势,通过这样的模式来提供行业解决方案。而目前,他们主要划分为智慧工厂和智慧城市两个板块。而智慧工厂板块,就包含了王平孜孜以求的工业大数据。

科技只是让世界变得更好的手段,成都科融智汇要搞事情

(王平跟物联网专家沟通工业大数据)

毕业于西南交大工业设计,之前曾担任TCL的交互设计师小金,最近刚入职科融,她说,人生一定要翻起些波浪才行。

曾担任某国有股份制银行省级分行部门负责人,刚肩负起科融投融资总监的曹灵潇感叹道,有落地的能力,还有情怀,这,就是科融智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