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屏新闻

到石屏来一场穿越百年时空的鸥湖之恋

    一塘湖水,把身居数万里之外的红嘴鸥引来,数百年来,每逢冬天,掐算着季节更替的时间表,它们都会如期而至准时与这个湖“约会”,从不“失约”,它们与这个湖似乎是一对“恋人”,谁也忘不了谁,冬天来了,红嘴鸥都会穿越时空,飞越山万座,水万条,千里迢迢亲临这个湖驻足“安家”,在这个理想的“家园”,红嘴鸥唱响了属于它们与这个湖的冬日恋歌。
    在红河州境内,大大小小的湖(海)分布密集众多,为什么红嘴鸥不“光临”其它湖(海),而偏偏情钟于这个湖?这是什么样的一个湖?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大的魅力?是红嘴鸥远在数万里之外用“导航系统”搜索到了这个湖,还是这个湖自身魅力吸引了这些远方“精灵”呢?
    数百年来,它们与这个湖的“约会”从未间断,每年冬天,它们都会准时吹响与这个湖“赴约”的冲锋号,只要进入入冬的节令,成千上万红嘴鸥“大军”浩浩荡荡南下迁徙到这个湖。它们的光临,使这个湖在当地湖(海)中名气大大提升,这个湖就是属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之一的石屏异龙湖。
    每年冬天的早晨,在石屏这座小城,提起最好玩的场所和令人心情最愉悦之事,相信很多市民都会异口同声地说,要讲最好玩的场所,没有比异龙湖国家湿地公园更好玩的地方了,要讲心情最愉悦之事,就要数赏鸥、逗鸥了。兴许外地人会说,偌大的石屏城,在冬日的早晨要论玩场数不胜数,难道除了湿地公园,非得逗鸥赏鸥才算是“重头戏”?要论石屏冬日清晨的最好玩场,市民给出的答案并非信口开河或空口无凭。冬日的某一个清晨,只要你零距离走进异龙湖国家湿地公园,你就会发现,沐浴着冬日暖暖的朝阳,木栈道上携妻带子,扶老携幼拎着鸥粮、馒头、面包去逗鸥赏鸥的人比比皆是,在2.3千米长的木栈道上,伴随着朝阳的升起,人们不约而同走出家门,或驱车、或步行、或骑车、或坐公交车涌向湿地公园,有人晨练,有人散步,有人逗鸥赏鸥,无论是出于何种目的,相信多数市民到湿地公园的企图是不径相同的,那就是观湖光山色,赏海鸥翻飞。
    在狭长的木栈道上,处处漫步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从人流和鸥鸣、人笑鸥叫声中,你就知道冬日的异龙湖国家湿地公园人气有多旺。在整个冬季的早晨,石屏人去得最多的是异龙湖湿地公园,最开心的事就是逗鸥赏鸥,微信朋友圈炫得最多的就是红嘴鸥的照片和小视频,在石屏的冬季,红嘴鸥与市民走得就是如此之亲之近,红嘴鸥就是石屏人冬季生活的一部分,异龙湖就是红嘴鸥冬季迁徙越冬的理想家园,石屏人就是红嘴鸥密不可分的亲密伙伴。有关红嘴鸥,异龙湖和石屏人三者之间的关系是紧密相连,数百年来,红嘴鸥对异龙湖不离不弃,世代相依,仍在续写着鸥湖之恋,人鸥和谐,共生共存的和谐篇章。
    在云南广袤的大地上,提起红嘴鸥,相信更多的人只会想到昆明翠湖或滇池,确实,近40年来,每逢冬季,红嘴鸥都会飞临昆明翠湖公园或滇池栖息越冬,红嘴鸥不仅成为了昆明冬季旅游的最大看点与卖点,而且成为了昆明城市旅游的一张“名片”。昆明市委、市政府抓住机遇,借鸥打造旅游文化品牌,举办形式多样的海鸥文化节,把红嘴鸥做成文化,把红嘴鸥做成昆明冬季旅游中最大的看点与卖点,从昆明人的举措中,让人从中就可看出,他们对红嘴鸥的重视程度,事实已确实如此,经过多年打造,红嘴鸥在昆明的影响力与知名度得到大大提升。红嘴鸥的“光临”,把众多操着南腔北调的外地游客吸引到昆明逗鸥赏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冬季到昆明旅游的众多游客都是冲着红嘴鸥而来。

    在石屏这座小城的市民都习惯于慢生活慢节奏的方式,人们习惯把生活过得慢条斯理,在舒缓的生活中独享那份温馨与幸福。不是吗?就拿红嘴鸥来说吧,兴许外人都会觉得昆明人40年来每年冬天有红嘴鸥陪伴很是幸福,其实,无论要讲红嘴鸥的迁徙史,还是要讲红嘴鸥带给人们的幸福指数,石屏远远要比昆明早得多幸福得多,兴许有人会觉得此言不可信持怀疑态度,那从下面石屏清代诗人胡瀛所描述这首诗中,足以征服得了你,“香稻花轻玉露稠,月明渔话满船头,小蛮打浆溟蒙里,海菜腔尖醒睡鸥”,这首诗是对石屏异龙湖渔民生活的真实写照,诗的后两句所表现的大致意思是:清晨,渔民划着小船,唱着海菜腔在湖面上捕鱼,悠扬悦耳的海菜腔把沉睡中的海鸥惊醒了。一首小诗,在字里行间,不仅记录下了异龙湖渔民的真实生活,更记录下了海鸥迁徙至异龙湖的痕迹。史料没有记录下异龙湖究其何年代出现红嘴鸥,但从石屏清代诗人胡瀛所写那首诗中提到的海鸥来推算,至今,红嘴鸥到异龙湖年代已经远远超过数百年了。要论逗鸥赏鸥,释放心情,石屏从来不逊色昆明,石屏人从来也不会羡慕春城昆明人,因为在景色宜人的大美异龙湖,要论逗鸥赏鸥,这种景观同样可以年年出现,故此,石屏人不需要风尘仆仆驱车数百里赶到昆明,像别人一样去满足好奇心,他们只需要在自家门口,就能赏海鸥翩跹,嬉戏啄食,共享鸥欢人乐和谐场景。
    近40年来,每年冬季,红嘴鸥能眷恋昆明,昆明能留住红嘴鸥,更多的原因是昆明属春城,气候温暖舒适,红嘴鸥虽然吃不到小鱼小虾,但昆明人钟爱红嘴鸥,对红嘴鸥关心备至,专门用鸥粮伺候红嘴鸥,有舒适温暖的气候,有人类无微不至的关怀,有充足可口的鸥粮作食饵,红嘴鸥没有不眷恋昆明的理由。和昆明的红嘴鸥相比,异龙湖里的红嘴鸥生活得就没那么幸运了,它们对食物似乎不是很挑剔,它们很勤快,它们自力更生,多数时间,它们都是到湖面自觅鱼虾充饥,幸好,有异龙湖里小鱼小虾充饥,它们生活很安逸知足。近10年来,生活在石屏这块热土上广大市民也纷纷仿效昆明人,担心红嘴鸥没食物,饿肚子,每年冬天在红嘴鸥迁徙至异龙湖的季节里,在赏鸥逗鸥途中,他们会毫不吝啬,都会主动掏钱购买鸥粮、面包、馒头,零距离走进异龙湖,投食喂鸥。冬日的异龙湖,阳光暖暖地洒落在湖面上,一大早,伴随着朝阳冉冉的升起,红嘴鸥这些可爱的小精灵并在湖面上开始忙碌寻觅小鱼小虾充饥了,在吱吱嘎嘎的鸥鸣声中,寂静的异龙湖醒来了,朝阳映着鸥影,鸥影衬托着朝阳,异龙湖就这样在交相辉映的乐章中拉开了新一天的序幕,顿然变得热闹沸腾起来。湖面空中,点点白雪,红嘴鸥划动着红如珊瑚的蹼,飞舞着雪白的翅,构成了冬日异龙湖上一道独特养眼的自然景观。在冬日异龙湖国家湿地公园木栈道上,每天清晨,都可以看见熟悉的市民身影,他们牵挂着红嘴鸥,他们把赏鸥逗鸥看成是每天生活中的一件愉悦之事,每天必做。伴随着晨曦,人们三五成群携带着鸥粮,来赏鸥逗鸥了。常年与红嘴鸥的亲密接触,人们貌似已经熟知了红嘴鸥的生活习性,对它们更熟知了,喂食该怎么发信号,人们了如指掌,故此在冬季清晨寂静的异龙湖木栈道上,偶对会从远方传来 “喔、喔、喔”的叫声,这是人们对红嘴鸥投食发出的的信号,红嘴鸥大脑神经收到信号后,一时间,它们都会成群结队蜂拥而至飞过来争抢食饵。一天之中,最开心愉悦的时段就是从此揭开序幕,携带鸥粮的市民迅速打开袋子,把鸥粮抛向空中,红嘴鸥围绕在身边,吱吱嘎嘎叫着争抢食饵。有市民还自导精彩场景,准备好手机,把鸥粮放在手中,胆大的红嘴鸥毫无不惧怕,直接用喙去叼啄手中食物,待鸥喙与手掌亲密接触的瞬间,及时按下手机拍像功能,精彩愉悦的瞬间就此留住。脚步声,鸥鸣声,欢笑声交汇在一起,回荡在异龙湖,在石屏这座小城的冬季,最愉悦最幸福的赏鸥逗鸥模式就此开启。
    在冬日狭长的木栈道上,喂鸥的人群天天都会如期而至,鸥影翩跹、嬉戏啄食、鸥欢人乐的场景天天都会上演。人来了,鸥欢了,鸥舞了,人乐了。漫步于冬日的异龙湖木栈道,人们尽情抛洒食饵,引来群群海鸥争抢食饵。对红嘴鸥而言,食少对手多,必须先下手为强,不能有怜悯之心,同情对手就要饿肚子,故此,面对人们抛出的食物,必须第一时间比眼力,比速度,比精准,哪怕落后对手半拍,食物都会成为对手囊中,一个俯冲,一个飞身,食物啄进嘴中,迅速下咽,再次归位抢食大军序列。在长长的木栈道上,欢笑声鸥鸣声响成一片,这种人鸥嬉戏同乐的场景一点也不比翠湖逊色。看成群翻飞的鸥影,听悦耳鸣叫的鸥声,赏鸥欢人乐的和谐画面,你难道说还有比这更开心愉悦之事?石屏人的日子在鸥鸣声中就是过得如此悠哉安逸,看湖光山色,赏海鸥翻飞,这是冬季到异龙湖旅游的一大看点和趣事。每年冬天,红嘴鸥都会不远万里,长途跋涉飞到异龙湖。在异龙湖生息数百年来,它们已经把异龙湖当作了栖息越冬的理想“家园”,石屏人民也把它们当作了朝夕相处的好“朋友”,和谐相处,互不侵犯。每年冬季,红嘴鸥似乎与异龙湖有个“约会”,准时“赴约”,从不“失约”,这其中只为了数百年来难于割舍的那一塘湖水,那一个属于自己温暖的“家”,那一个四季如春的温暖季节,那些朝夕相处的石屏人民。
    红嘴鸥的光临,使冬日寂静的异龙湖国家湿地公园增色不少,显现出了生机与活力,成为了湖面上一道亮丽的自然景观。在异龙湖旅游开发的号角声中,红嘴鸥的现身,成为了一张旅游“名片”,成为了冬季异龙湖旅游最大的看点与卖点,把操着不同方言的游客吸引来了,人们不为别的,就专门冲着红嘴鸥而来,亲临异龙湖,看到红嘴鸥,人们情不自禁用怀疑的眼神发出几许惊叹,想不到异龙湖也能看红嘴鸥。数百年来,红嘴鸥与异龙湖的“约会”从未中断,有关属于石屏人与红嘴鸥筑成的那段人鸥情未了故事仍在延续,红嘴鸥有恋湖情结,忠厚、淳朴、热情的石屏人更有爱鸥、护鸥、喜鸥情感,有红嘴鸥对湖的依恋,有石屏人对红嘴鸥关爱,红嘴鸥没有理由不恋上异龙湖。掐算着季节更替的时间表,在迁徙的冲锋号角声中,红嘴鸥来了,它们的到来,为冬日的异龙湖注入了生机,带来了灵气,看湖面上,鸥群翻飞,栈道游人如织,欢笑声鸥鸣声不时传来,寂静的异龙湖变得热闹,寒冷的异龙湖变得温暖起来,湖中,海鸥三五成群翩跹嬉戏,木栈道上,鸥之舞、人之欢,其乐融融交相辉映,形成了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画面。
通讯员 孔宾 摄影报道

来源:新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