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屏新闻

【魅力异龙湖·多彩美湿地】寻访异龙湖指天罩地的传统渔具——无底罩

    故乡石屏有高原明珠异龙湖,当地人亲切把她誉为“母亲湖”,我生于上世纪70年代初期,长于异龙湖畔素有“七十二湾”美誉之一的过细湾,生于异龙湖畔,喝着湖里的水,吃着湖里的鱼虾长大,心中难免会对这方水土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结。

    异龙湖里的鱼类品种众多且味道鲜美,在儿时的记忆中,吃过湖里的鱼类品种为数不少,什么草鱼、乌鱼、鳝鱼、花鲢、白鲢、鲫鱼、江鳅、青鱼、斑鱼、鱤条……,见过湖里的传统捕鱼工具也是甚多,什么丝网、竹罩、斑笼、排钩、夹网、拉网、拉耙、吊笼……。在异龙湖历史变迁中,随着天灾和人为因素的干预,异龙湖历史上饱经过几多劫难,每一次重创,均使她伤痕累累。异龙湖每一次历经“病痛”的“折磨”和“医治”虽说均能“康复”,但留在自身心里的那种痛无法言表,伴随着每一次的创伤,异龙湖里的部分水生植物、鱼类和传统渔具均要灭绝消失,淡出人们视线,细细盘点在异龙湖水面上出现的各种传统捕鱼工具,后现代的人能认识多少?又有多少还能留在先人们的记忆之中呢?

    众所周知,有江河湖海分布的地方,均能盛产各种鱼类,各地捕鱼的工具也是不尽相同。从小生活在异龙湖畔,见过的各种捕鱼工具虽说为数不少,但有一种传统捕鱼工具——无底罩从未认识过,是在我的家乡渔翁们不使用无底罩捕鱼?还是在我出生后的那个年代无底罩就已经彻底消失了?这成为了萦绕在心底的一个疑团?2017年初严冬时节的某一天清晨,在异龙湖畔罗色湾拍片创作小憩之余,偶遇村子中古稀渔翁杨所文,家在湖畔,在异龙湖捕了几十年鱼的杨大爷和我聊起了捕鱼趣事,与他的聊天描述中,我断言,他可以算得上是位捕鱼高手,他对湖里的各种捕鱼工具如数家珍向我一一陈述,什么丝网、斑笼、排钩、夹网、吊笼他都能熟练操作捕鱼。记得杨老在和我闲聊时,提及过在石屏异龙湖传统捕鱼工具中,有一种传统的捕鱼工具——无底罩在滇南属异龙湖独有,属异龙湖渔民独创。随着社会的发展,异龙湖封湖禁渔的实施,渔民的急剧减少,无底罩这一传统的捕鱼工具很难再看得见了,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这是杨老在与我聊天中给我透漏出的信息。从小生于异龙湖畔,现又喜好摄影,能否运用手中的镜头来为无底罩留下本真?能否为生于我的这块故土做点什么事?我还能零距离再拍到无底罩?策划-寻访-采访-拍摄-渔翁-道具-场景再现-留真,这成为了2017年盛夏我的摄影创作主题。

    自进入摄影圈玩摄影近20年来,在故乡异龙湖水面上拍到渔翁利用各种渔具捕鱼的镜头不少,但象杨所文渔翁吹得神乎其神的无底罩捕鱼方式至今从未进入过我的视线,难道今生就要与它失之交臂留下遗憾?还是深入寻访找到踪迹为渔翁生活留真?无底罩是一种什么样的捕鱼工具?它干么会叫无底罩?无底也能捕鱼?它有什么特点?它如何操作?它能捕到什么鱼类?2017年盛夏,我在异龙湖畔冒合村开始了寻访无底罩之旅。冒合村位于异龙湖畔,人口众多,历史上冒合村村民都是以捕鱼为生,“田无丘来地无块,打只小船漂四海”,描述的就是异龙湖畔冒合村渔民的真实写照。冒合村现年61岁的花甲老翁孙荣裕介绍,冒合村村民在整个异龙湖畔捕鱼起步历史较早,发明独创的各种捕鱼工具较多,丝网、须笼、吊笼、无底罩等传统捕鱼工具,均属冒合渔民独创。

    在家中,孙荣裕说,自己8岁开始在异龙湖捕鱼,以前异龙湖鱼多好捕,各种捕鱼工具也盛行,打无底罩也较为常见,孙老说,异龙湖上的无底罩发源于冒合村,无详细史料记载,据世代口传得知,无底罩距今约有120余年历史,它的发明和广泛运用,是广大渔民聪明的体现,智慧的结晶。孙荣禄介绍,70年代在生产队干工分时,自己因擅长捕鱼,还被生产队分到湖上捕鱼换工分,他说,当初湖里鱼多,用无底罩什么鱼类都可以捕到,捕得最多的一罩可以到200余斤。无底罩究其是一种什么捕鱼工具?它的结构如何?它如何操作?据孙荣裕介绍,因无底罩无底,此渔具的名字就是由此而来,它由罩圈、罩杆、罩网、罩绳、销钉五大部件组成,罩圈和罩杆的材质选择必须是竹子,不能用其它材质代替,圆圆的罩底不是由一根完整的竹子组成,而是由三根粗细均匀、长短相等的竹子根部部分组成,竹子中间和顶部部分不可以选作罩圈,一根罩圈的直径一般在1.5至2米左右,选择竹子根部做罩圈主要是此部位坚硬度好,耐用,罩杆也是由三根粗细均匀、长短相等的竹子组成,罩网使用的线必须是日本进口的尼龙线,此线柔韧度好,结实耐用。

    孙荣裕说,无底罩看似简单,但选材讲究,异龙湖里的无底罩市场上无现货可卖,都是由渔民买回尼龙线、竹杆、销钉自己回家编织加工而成。无底罩的制作先是把罩网织好后,在三根罩圈接头处抠上巢,把罩杆牢牢绑在罩圈上,三根罩杆在罩圈上的距离要相等,把罩网底部圈在罩圈里,把罩杆包在罩网内,在每根罩杆之间的罩网上拴上三条线,三根罩杆共九条线汇集成一条,罩杆顶部汇集在一起用销钉固定,罩网上的总线结圈挂在销钉上。罩网的设置高度可根据捕鱼区域的水位深浅而定,水深可设置高一点,水浅可设置低一点。摇桨出湖携带无底罩捕鱼,经验老道的渔翁无论水位深浅,可根据水中冒出的水泡,可辨别出是何种鱼,数量多少,荡着渔舟,尾随着水中冒出的水泡,瞄准时机,双手拎起无底罩,一罩按进水里,把罩杆顶部的网绳迅速放下,鱼带着罩网,四处逃窜,罩网把越拖越紧,渔翁瞅准时机,把罩抬起放回船舱,鱼就自然被捕获成为了渔翁囊中之物了。

    听完孙老对无底罩捕鱼操作的口头描述,我急忙问他,现在冒合村还能看到无底罩?现在的渔翁还会有人使用无底罩?他说,找找看,应该还能找到。我心头暗生窃喜,连忙在冒合村打探起无底罩踪迹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村子中,我果然找到了现年62岁的渔翁孙智华,他说,他家中还留有无底罩,他完全支持配合我在异龙湖上完成无底罩拍摄工作。作了详尽策划交接后,一个星期后的清晨,天刚蒙亮,孙老披着蓑衣,戴着斗笠,摇桨荡舟,驮着无底罩,出现在了烟波浩渺的异龙湖水面上。身在异龙湖,举起相机,双眼凝视着渔翁,此情此景,大脑中浮现出异龙湖民歌《打渔汉子》,“一床蓑衣一竹竿,一顶草帽一酒坛,一只小船一张网,一口罗锅煮馒馒,湖当家来船当房,一条汉子打渔郎”。孙老摇桨荡舟,双眼盯着水面,在异龙湖水面上不停穿梭搜寻目标,待瞄准时机,他双手迅速拎起无底罩,把罩使劲按进了水里,开始了渔翁使用无底罩捕鱼的前景再现。水中是孙老拎着无底罩指天罩地来回穿梭捕鱼的身影,岸上,我平心静气,瞄准目标,不停按动快门“狂轰乱炸”。在宽阔的湖面上,一连打了几罩,孙老一无所获,他告诉我,现在,异龙湖通过治理,湖水关得满,湖里的水草少,很难发现鱼。我站在岸边,无心顾及孙老一无所获的心情,只管咔嚓咔嚓按动快门,我想到的是尽量透过镜头,还原历史,还原渔翁打罩精彩一瞬。

    烈日当空,艳阳高照,孙老荡着渔舟踏上了回家之路,我举起相机,透过取景框,目送他消失在了天际边。

通讯员 孔宾 摄影报道

来源:新广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