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屏新闻

石屏“六尺巷”故事翻版!两家为一小巷争了32年,直到法院强拆!

    在出了清朝唯一一届经济特科状元袁嘉谷的云南石屏县,发生了一起邻里争巷的故事,不过这个故事可不是佳话,两家争了32年巷子,法院苦口婆心反复劝说无果后,最终以25名干警强制拆除而告终。

六尺巷

保存至今的“六尺巷”有段佳话

    1米=3尺,1.3米约等于4尺。“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相信很多人都能背出这首诗还能说出它的出处。这是清朝安徽桐城的张英,在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时,接到家人来信,跟邻家争三尺宽走道,希望他帮助打赢这场官司时张英给家人的回信。

    在张家让出三尺后,后来邻家也主动让出三尺宅基地,最后成了一段佳话,于是有了保存至今的“六尺巷”。

巷道变成铺面

让了四尺反被堵 官司打了近3年

    石屏县宝秀镇知名度可不低,中截街是镇中主要街道,相邻的何家和龚家就在这条街道上。龚何两家都是坐北朝南朝向中截街,何家的房门紧靠中截街,龚家邻着何家的西北面9米多。

    紧贴何家房屋的北面和西面曾有一条防洪沟,防洪沟水流到街边的排水沟。两家为了进出早就起了争执,1985年,经镇政府对两家进行调解达成协议,何家让出1.3米宽的道路供龚家通行。之后,龚家对半绕何家的防洪沟两侧进行浇灌,并在防洪沟上盖起了盖板,与何家让出来的4尺道路一并作为进出通道,这样,通道宽度达到3米,就是九尺。

    本来这是一件好事情,沟上有了盖板,路也宽了,家家走路都方便。可龚家并不满足,又齐着街面紧靠何家西墙建了大门。

    更过分的是,2014年3月,龚家又在通道上紧靠何家西墙建成房屋,还重新安了大门。这样,龚家是占便宜了,原本的通道成了龚家的铺面房,而何家要到后面修缮房子都无法,两家的争执不断升级。

    2015年,何家一纸诉状将龚家告到石屏县人民法院,经审理,石屏法院做出龚家限期拆除通道上建筑物的判决,但驳回了何家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何龚两家都不服,双双上诉至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做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2016年,龚家又向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被驳回。

上面被浇灌起来

龚家放话要“拼命” 法院执行被中止

    龚家申请再审被驳回后,何家于2016年7月向石屏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接到案件后,石屏承办法官向龚家发出责令拆除涉案建筑物的执行通知书,并多次前往现场查看,组织双方进行调解。

    然而经过这么多年的官司,两家都已结怨,并且龚家态度极其强硬,甚至放话称“反正是抵死不拆,要命有一条,如果强制拆除,将与何家拼命”。

    有趣的是,龚家在对抗的拉锯之中,2017年7月又向红河州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红河州检察院经审理后,作出不支持龚家的监督申请决定。

    在此期间,石屏县人民法院组织多次执行及各种工作,但都以失败告终,不得已启动了中止执行程序。

强行破拆

法院判决不是“白条” 执行攻坚出重警

    这起争执了30多年、又反复无常的官司,已经让当地人尽皆知。法院的中止执行,让大家的眼睛都盯着这个案件。

    法院“执行攻坚”的战役打响了,“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也在考验着石屏法院。执行过程中,执行干警又对当事人反复法律释明和疏导均无效的情况下,决定对龚家的违法建造涉案建筑物予以强制拆除。

    4月22日上午7点30分,早就安排好的25名执行干警,乘着5辆警车驶出了石屏法院。因为早已预料到龚家会采取多种方式阻挠执行,法院还联系了强拆重型机械,邀请检察院、当地乡镇干部、人大代表、村民共计50余人参与现场监督执法,并请公安民警、卫生院120急救中心医生到场协助执行,该县的媒体记者也到场全程采访报道。

    8点10分,执行队伍抵达执行现场,干警们立即按事先安排分头行动,着手设置警戒线、将无关人员清场、将当事人带离现场、清理区域杂物等事宜,在执行干警对被执行人释明相关法律规定及权利义务后,强拆即将开始。

龚妻佯装心脏病发

装病撒泼不管用,强拆清出“九尺巷”

    重型机械的破拆头伸到了大门上方,强拆就要开始了。果然如预料的一样,各种镜头出现了。

    龚家儿子儿媳情绪激动,谩骂对抗,并强烈阻挠执行干警进入现场,劝解无效后,两人被采取强制隔离手段带往他处。

    龚妻在现场佯装心脏病发作四肢伸直倒在地上,试图拖延时间。执行干警立即和医护人员快速进入现场,对其进行检查后抬上救护车就要送往医院,可龚妻却马上跳下救护车,强烈表示自己没病,拒绝前往医院。

    龚家亲戚将龚家80多岁的老母亲带到现场,想给执行增加难度,执行干警将老人请到他处,释法明理、悉心陪护,老人自始至终对抗。

    龚家部分亲朋借机哄闹,意图引导围观群众阻挠执行,并带头冲闯执行现场,用极端语言攻击执行干警,执行人员采取强制措施将带头哄闹人员带离现场。

    前前后后,龚家共有5人因抗拒执行被强制隔离。

清理出一条“九尺巷”

    之后,机械启动,房屋破碎,焊机切割,钢筋断裂。收拾杂物,清除碎块,经过6个多小时的执行,宝秀镇中截街上多了一条“九尺巷”。只不过,正能量的“六尺巷”故事影响了世人,“六尺巷”也成为了桐城市“重点文物保护单元”,而石屏宝秀镇的这条“九尺巷”,却来得如此漫长、来得如此复杂。

首席记者 任锐刚 通讯员 李福宝 罗茂娇 摄影报道

来源:新广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