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自新闻

买酒店未付钱改租赁又未经营老玩“躲猫猫”,蒙自东蒙酒店被法院执行还给老东家

执行开始

    4月16日上午,4辆警车1辆公务执勤车载着11名法警及9名法官及法官助理的一行人马,来到云南蒙自市东蒙酒店的阵势,再次勾起了许多人的回忆和感叹:楼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那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买了酒店未付款又玩“产权式”酒店

    位于蒙自市银河路与文汇路交汇处的东蒙酒店,这个层高15层、建筑面积近3万平方米的楼盘也算是处在一个黄金位置。其东家是云南豪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称为豪峰公司)。

蒙自东蒙酒店

    豪峰公司是在房地产业最风生水起的那些年入驻蒙自的,在楼盘快封顶的2011年11月2日,云南锦伦假日酒店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为锦伦公司)跟豪峰公司签订了《投资收购股权协议》,以7800万元全额收购豪峰公司股权及资产,协议写明在10个月内将款项支付个豪峰公司。但是后来,锦伦公司仅支付了800万元,因股权转让款未能全额支付就未完成股权转让。

酒店大堂

    后来,在昆明和红河州都出现了一股“产权式”酒店的宣传,红河州的好多人都从锦伦公司处购买了东蒙酒店的“产权式”酒店,但锦伦公司却一直未能交房和办证,为此,当年还曾引发了大批人的上访和投诉反映,当年也曾做过采访报道。

酒店变租赁,一直未经营

    2012年,东蒙酒店封顶建成,但到2013年,锦伦公司还一直未能对酒店投入运营,而“产权式”酒店的购买业主已经四处上访投诉。

    鉴于锦伦无法支付股权收购款项,并且又引起了新的纠纷,为从实际出发解决问题,2013年2月1日,豪峰公司和锦伦公司又签订补充协议,同意锦伦公司提出的租赁10年,每年租金600万元。锦伦原支付的800万元改为租金,其中200万元退给锦伦。乙方锦伦对酒店现状进行确认后,装修、物品购置等自行解决。租金每两年递增6%。在10年的租赁期内,豪峰公司不得以任何理由和借口提前终止协议。租期届满后,锦伦将酒店全部移交给豪峰公司。

    由于锦伦公司的资金现状困难,锦伦还向豪峰公司出具了一份承诺书,承诺在2015年1月26日前把酒店装修完毕正常营业。

二楼、三楼都还未装修

    鉴于锦伦的“产权式”酒店已给豪峰公司造成了负面影响,之后豪峰公司监督着锦伦公司把“产权式”酒店的购买款项全部退还了业主,解除了一批纠纷隐患。为此,东蒙酒店的关系变成了豪峰和锦伦的关系。

酒店闲置东家起诉要收回

    眼看过了锦伦公司承诺的装修营业时间,东蒙酒店还一直未能营业,并且也一直未付租金,在多次督促协商无果后,为避免更大损失,2016年10月,豪峰公司向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解除与锦伦的租赁协议,追回所欠租金及其它费用,并索回酒店资产。但法院开庭时,锦伦的签约董事长一直未露面,只委托律师出庭。

 酒店装修大部分都完成

一些设施还未完善

    出庭律师在庭上辩称:因并没有实际使用酒店故不应该支付租金,是因原告违约故不同意收回资产,也不应该承担违约金。原告豪峰公司违约的是未按国家标准验收合格后才交付给锦伦使用,主体工程一直没有验收。对此,锦伦公司代理律师表示要另案起诉。

    最后,法院于2016年12月22日判决:解除豪峰公司与锦伦公司的租赁补充协议;锦伦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将东蒙酒店返还给豪峰公司;并支付自2015年8月1日至2016年底的租金848万元。锦伦公司支付豪峰公司拖欠租金及利息77万余元以及豪峰公司垫付的各种费用约30万元。

锦伦公司一直“躲猫猫” 法院强移酒店还东家

    但是判决书发生出,锦伦公司一直玩着“躲猫猫”。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李才学副院长介绍:法院一直联系不上锦伦公司的老板,在豪峰公司提出执行申请后,法院通过公告送达执行通知,还对对方发出了责令申报财产的通知,但对方却一直未予理睬。为显示法律的严肃性,法院组织执行人员到东蒙酒店进行强制执行。

执行警戒

执行警戒

4月16日上午,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及执行法警等一行人,在检察院的监督下前往东蒙酒店,对酒店的178间房间进行执行。

开锁

 清点房间物品

    记者在现场看到,酒店的7至13层已经基本装修完毕,走廊上都铺上了地毯。由于没有找到房卡,法官叫来了开锁公司的多位开锁员,逐一打开房间后对178间房内的物品进行了清点、登记,并将其移交给豪峰公司人员保管。记者获知,从上午开始执行到下午执行结束,锦伦公司一直没有人员到场。豪峰公司总经再则称:酒店执行回来后,考虑将其改造成医院或者养老酒店。

首席记者 任锐刚摄影报道

来源:新广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