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远新闻

【面孔】老乘警杨维良的最后一个春运

    1977年9月,杨维良穿上崭新的制服,在云南宜良火车站派出所虚心地跟从着老师傅们学习办案、勘验、技术等诸多琐碎的工作,老同志们看着这个勤奋好学的小伙儿都一个劲的鼓励道:“嘿,小子,好好干,我们都很看好你的”。

    近二十年的摸爬沉淀,那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儿俨然已经是同事们眼中的业务“标兵”。1997年南宁至昆明全线建成通车,于是他先后被调至罗平、王家营西车站派出所。无论是熙熙攘攘的候车大厅,还是拥挤的月台;无论是平淡寥寂的沿线小站,亦或是泥泞朴实的乡村院户,那一抹藏青蓝日渐成熟,也愈加担当。

    转眼又是十余载,物换星移、时代变迁,2011年5月,开远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再次组建,为响应组织的号召,他再一次来到的新单位,从一名驻站民警化身列车乘警。青丝增白发,笑颜烙沧桑,曾经的芳华小伙儿现在都已经是爷爷辈儿的人了。乘警杨维良,现年59岁,一位矜矜业业、谦虚务实,再过不到半年就要退休的老民警,2018年的春运也将是老杨师的最后一个春运,而每次看到他忙碌的身影,你宁肯相信这是一个老男孩,也不会告诉自己他已经年近六旬。

    列车上,他是认真履职的岗位标兵。作为乘警支队的老一辈,他从来没有因为年龄的因素放松对自己要求。勤巡视、勤宣传、勤查问一直是杨维良口中常道的“三勤”工作法,而事实上他也是这样做的。“老杨,这两天你不都一直感冒么,没啥事就多休息休息,老这么在车厢里走动也不利于身体恢复呀”看到因为感冒久久未愈的杨维良,同组的列车长关切的说道。“这可不行,不多在车厢转转看看,睡不踏实呀。刚才还遇见一个插着双手就睡着的学生,电脑开着,手机丢一边,你说要是不去提醒下这些大意的年轻人,指不定醒来东西就丢了……”老杨不放心的告诉列车长。

    这些天,受到冰冻雨雪恶劣天气的影响,广州至昆明的K365次列车时常出现晚点,男人的焦虑、老妇的谩骂指责、孩提的大哭吵闹、学生的愤怒,所有因晚点而导致的怨念顷刻间纷纷铺面而来,而手机的日程安排事项里赫然的提醒着明天就是妻子的生日了,突如其来的晚点将自己想要给妻子过一个温馨生日的计划给打破了…咬咬牙,平复完心中的小遗憾,当开口安慰旅客的情绪时,老杨的脸上已经露出了淡定的微笑,“乘客朋友们,我是本次列车乘警长……,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我们一直都在大家身边,前方有新的消息也会及时向各位旅客通报”,躁动的车厢因为有了杨维良的耐心疏导而变得温馨有序。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杨维良是大家心口相传名副其实的模范和好人。

    家庭里,他是一家老小踏实温暖的靠山。恋爱、结婚、生儿育女,再到孩子的每一次小考大考,杨维良陪在老人、妻儿身边的日子屈指可数,而同样身为铁路人的妻子更是感慨颇深,“虽然我们聚少离多,但是老杨对于家庭的态度和对待工作都是一样的,衷心、用心、耐心,只要回到家,他会倾尽一切的去陪伴和逗乐家人,这让我们很温暖很踏实,他当之无愧好丈夫、好爸爸。”

    四十一载春华秋实,四十一抹寒来暑往,最美的年华,最激情的岁月都留在了无声却又饱含大情大爱的铁路公安事业。办理各类案件5000余起、抓获违法分子800余名、抓获逃犯50余名、为民服务办好事1000余件,挽回旅客财产损失79万余元,进村入户开展爱路护路宣传500余次,受教育群众30万余人……即使再多的数据叠加也难以言表出像杨维良一样的铁警人对于维护铁路安全所作出的默默奉献。即将退休,杨维良仍然饱含着最大的热情去投入他痴之一生最爱的岗位。学习微信使用、收集图文信息制作微秀、手把手的带好一毛一 的小年轻,“正如当年我的师傅一样,我也要把现有的技能都传给年轻的民警,他们是铁路公安的未来,真希望他们比我们这辈好得更多”在带领年轻民警开展工作时杨维良是这样说的。

    2018年,乘警老杨的最后一个春运了,不愿意谢幕、不甘心服老、更不舍脱下那一身陪伴自己大半生的威严警服,握着“退休”这一特殊的交接棒,杨维良百感交集,“这一班岗对于我来说很特殊,我很荣幸在退休前还能继续坚守在春运的岗位上,为千千万万旅客平安回家尽一份自己的心和力,下了这班,从今往后的每一个春节我都能陪在家人身边了,此生无悔批战甲,来世还要做警察,我永远都为自己是一名铁路警察而骄傲自豪”。

通讯员  毕新来 马英

来源:新广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