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视野

边疆乡村学校教师紧缺显尴尬 数学真是体育老师教的

    日常生活中,当有人出现了简单的数学知识错误时,就会有人调侃称“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最近,春城晚报记者、春城晚报客户端记者在红河州的边境乡村学校采访时发现,由于教师紧缺,确实有体育老师教数学的情况,而且有的体育老师还上着其它课程。
 
音体美教师上主科并不少见
    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与越南接壤,该县的者米拉祜族乡者米小学一至六年级每个年级各有三个班,共有学生1027人,其中寄宿学生就有669人。但是,该校只有28位老师,其中一位老师因为年纪大负责后勤工作,实际上课的只有27人。由于教师资源匮乏,部分专业教师的不足,导致了老师们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学科。
    陈玉凤从保山学院体育专业毕业后,又通过自学考试获得了成都体育学院本科学历,五年前,她考取了者米小学教师,但仅仅教了一年的体育后,就因教师紧缺被调配去上四年级数学课。陈老师坦言:自己学的是体育专业,习惯天天锻炼身体,突然调去教数学,还是有些不适应。但也理解学校的苦衷,就一边自学一边给学生上课,好在有一定的基础,但上第一堂课的时候还是很紧张。为了教好数学,就经常去听其他老教师上课,去网上搜教学视频学习,慢慢积累经验。
    但陈玉凤也发现,这里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是拉祜族、傣族和哈尼族,他们接受数学的基础差一些,因此上课时总会设计一些开堂小游戏或者用学生比较感兴趣的事物带入,一堂课要讲多次学生才能明白。
    与陈玉凤老师相似,金平县老勐镇中学的钱正庭老师也是红河学院体育专业,六年前到学校后,在上着体育课的同时,又被分配兼上初中历史课,又只得重新学起了历史知识。
    记者了解到,在边疆乡村学校,这些年,也确实招收了很多体育、音乐、美术老师,但是由于教师紧缺,很多老师都会在上音体美课程的同时,还被分配上其它课程。个旧市冷墩小学的包春雷本是美术老师,但他到校一年后就被另安排上语文课。
边疆乡村学校教师紧缺显尴尬 数学真是体育老师教的
 
老师少教室少不得不上大班课
    在者米小学,60人以上的就有三个班,在该校谢明芬老师的班上,记者看到教室里竟然坐了67名学生,教室里7排课桌每排坐了9名学生,第一排课桌紧紧挨着讲台,最后两排已经取消走道坐了10名学生,学生要从桌下钻过去才能坐到坐位上。
    虽然教育部要求要严控大班化,但一些乡村学校不实行暂时的大班化却是毫无办法,其中除了老师紧缺外,也跟教室不够有关。在金平县金河镇水碓冲小学,不仅简易教室里已经无法再挤插进一张多余的课桌,就是学生宿舍里也是高低床一张挤着一张,一张高低床住了4个学生。
边疆乡村学校教师紧缺显尴尬 数学真是体育老师教的
    该校校长范利斌介绍:教室紧张的原因是这几年国家加大了对教育的投入,教学楼等级提高了,从原来的D级危房到现在的C级危房都要拆除,或者被要求停止使用,不得不将学生安进临时建起的简易教室里。没有场地的学校只能并成大班教学了。
边疆乡村学校教师紧缺显尴尬 数学真是体育老师教的
    不过范利斌也称:这些现象都是暂时的,坚持一两年就会大有改观。记者走访过的多年学校中,凡是教室和学生宿舍紧张的,都在建盖着新的教学楼,短则半年,迟则一年,大多可以投入使用。
边疆乡村学校教师紧缺显尴尬 数学真是体育老师教的
    绿春县平河镇岔路小学上学期还有12名老师上着297名学生的课,本学期收假,校长李九就发现除了2名老师退休外,还有5位老师调走了,但只新来了5位老师。只得想办法招2名临聘老师。如果招不到,老师还是很紧缺。
 
一些乡村学校学生越来越少教室闲置
    与一些学校拥挤不勘的状况相反,很多学校却是学生越来越少,建盖不久的教室成了闲置状况。
个旧市鸡街镇一小学,一至六年级总共只有40多名学生7位老师。红河县一学校20多学生,走进校园显得空荡荡,多间教室已经闲置。
    造成乡村学校冷热不均的原因,记者多方采访后得知,拥挤的学校多为乡镇所在地的中心小学,或者周边一定距离内无教学点的学校,还有就是宿舍制学校。由于村级小学或者教学点学生越来越少,老师也少,很多家长就将娃娃送到学生多、老师多的学校,加之送进寄宿制学校后,家长就可以全身心投入到生产中,只是周末接送就行,而且还可以享受到更优质的教育资源,娃娃的朋友圈也扩大了,见识也增加了。
边疆乡村学校教师紧缺显尴尬 数学真是体育老师教的
    由于大量原来的乡村学校空置后形成困置,红河州已经将很多原小学校改成了幼儿园,这样就让越来越多的农村娃娃们也受到了学前教育。
    首席记者 任锐刚 实习生 白翠梅 龚娜 摄影报道

来源:新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