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视野

末代皇帝家族后裔赠予毛主席像章,经林松教授后人转赠爱国红色博物馆珍藏

    这是一枚普通的竹制毛主席像章,却是一枚不同寻常的毛主席像章。

    像章上的毛主席,头戴红星八角帽,神采奕奕的形象被永久的凝固下来了,毛主席本人非常喜欢这张照片,这张历史性的照片,1936年11月14日被首次在上海的《密勒斯评论报》上刊登,并被命名为《毛泽东在陕北》,从此成为了毛主席最为经典的形象而广为流传。拍摄照片的人,就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红星照耀中国》的作者、美国记者斯诺。

斯诺拍摄的毛泽东头戴红军帽的照片(资料照片)

    而收藏这枚毛主席像章的人,早年是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中国现代杰出的穆斯林学者林松,赠送林松教授像章的,竟然是他的一个学生、末代皇帝溥仪家族的后裔。

林松后裔白琦(右)为纳爱国转赠竹制像章

    日前,这枚珍贵的毛主席像章,通过林松教授的外甥白琦,赠予个旧“爱国红色博物馆”永久珍藏。

人民热爱毛主席

    2018年“七一”建党节前夕,记者采访了爱国红色博物馆的创办人纳爱国,他介绍了这枚毛主席像章的来龙去脉。

    给纳爱国馈赠毛主席像章的人,叫白琦,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林松的外甥。

    林松,1930年生,中国现代杰出的穆斯林学者,云南省个旧市沙甸村人,回族。叶哈雅·萨纳拜尔·林松先生解放前就读于沙甸养正学校,曾受教于著名穆斯林学者马坚、白寿彝教授和哈德成阿訇,上个世纪50年代初到北京工作,1975年调北京师范大学参加白寿彝主持编纂的《中国通史》的编写,1979年调中央民族学院中文系(现为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任教,从事古典文学教学与研究,为古典文学教研室主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由于为高等民族教育事业作出了贡献,1992年开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林松教授出身于哈吉(朝觐过圣地麦加的穆斯林)世家,其父亲林兴华和叔叔林兴智都是二十世纪30年代初期埃及爱资哈尔大学留学生。受环境与家庭影响,对伊斯兰学术文化有浓厚兴趣。因此,于中文系从事古典文学研究与相关专业教学之外,科研项目亦兼顾回回历史与伊斯兰文化之课题研究,并以此为重点,以至跨系、跨学科在民族学系、哲学系开辟专题讲座,或招收研究生。

白琦(右)与纳爱国一起追忆林松生平往事

    白琦在给纳爱国的一封信中写道:“1969年,我母亲收到她弟弟林松从北京寄来的一枚毛主席像章,信中说是他的学生赠送的,而这个学生是末代皇帝傅仪家族的后裔。我母亲感到很珍贵,一直没舍得戴,珍藏至今。”

    众所周知,爱新觉罗·溥仪,清朝末代皇帝,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1912年2月12日被迫退位,清朝统治结束。九·一八事变之后在日本人控制下做了满洲国的傀儡皇帝,年号康德,所以又称“康德皇帝”。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8月17日,溥仪在沈阳准备逃亡时被苏联红军俘虏,被带到苏联。1950年8月初被押解回国,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学习、改造。1959年12月4日,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的特赦令,并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其独特的富有戏剧性的经历,多次被改编成影视作品,其中电影《末代皇帝》,曾荣获1987年奥斯卡金像奖等众多奖项。 1967年10月17日,溥仪因肾癌在北京逝世,享年61岁。先葬于八宝山,后迁于清西陵内崇陵(光绪陵)附近的华龙皇家陵园。


纳爱国珍藏的毛泽东戴八角帽系列像章

    白琦表示:“喜闻家乡沙甸的纳爱国老师热衷于红色收藏,量大质精,名扬五洲四海,在林格三舅的引荐下,认识了纳爱国老师,并谈起了我母亲珍藏的这枚毛主席像章的故事,纳老师听后兴奋地说太有意义了,真实表达了回族人民热爱新中国、拥护共产党、热爱毛主席,今天,我代表舅舅林松和母亲,将这枚我们珍藏了47年意义非凡的毛主席像章赠送给红色收藏家纳爱国老师收藏展示。

经典而光辉的形象

    纳爱国收藏了这枚珍贵的毛主席像章,如获至宝。尤其像章上毛主席头戴红星八角帽的形象,是毛泽东最喜爱的一张照片。

    在多灾多难的二十世纪,毛泽东等中国共产党人率领人民军队,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下,浴血奋战,为饱受屈辱的中国人民撑起了一片蓝天,最终实现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然而,让世人最早了解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人的,应当归功于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撰写的《红星照耀中国》。人们至今不会忘记书中的那幅毛泽东身穿红军蓝灰军衣,头戴红星八角帽,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照片,它像燎原的星星之火,将毛泽东和中国工农红军的光辉形象传遍了全世界。而这张照片中的红军帽,现保存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里,它见证了斯诺与毛泽东的革命友情。

斯诺把自己戴的一顶红军帽借给毛泽东照相后便把这顶红星八角帽珍藏起来(资料照片)

    1936年7月初,在宋庆龄的介绍下,斯诺冲破国民党的重重封锁,绕道西安,冒着生命危险进入陕甘宁革命根据地,来到中共中央所在地廷安进行采访,寻找真正的“东方魅力”。毛泽东对第一位来苏区采访的外国记者十分重视,认为斯诺可以不受国民党新闻检查的封锁,能够把中国共产党的活动和主张,如实地在国外发表,这样就可以使国民党对共产党的一切造谣诬蔑原形毕露,使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支持。因此,要求红军各部队认真做好斯诺采访的接待工作。7月13日,斯诺、马海德两人秘密抵达保安,受到红军的热烈欢迎和接待。红军给他们每人配发了一匹马、一支步枪、一套崭新的军服和一顶红军红星八角帽。为便于采访,斯诺的住处被安排在离毛泽东所住窑洞不远的山脚下。

    一天,斯诺和毛主席走出了窑洞,斯诺见毛主席的精神不错就提议要给他拍个照,毛主席欣然应允,在窑洞前斯诺选择好了一个摄影角度,毛主席整了整衣领,摆好了姿势。斯诺发现毛主席没有戴帽子,他提议戴上一顶军帽才更像红军领袖,但是毛主席说“我平时不太喜欢戴帽子,军帽好久也没戴,也不知道放到哪去了。”旁边的几位战士便把自己的军帽递给了毛主席,但是试了两三顶都觉得帽檐太小。就在这个时候,斯诺把自己头上的那顶新的军帽让毛主席试一试,这一顶却恰好合适,随后斯诺按下了快门。拍完照片后,斯诺把那顶红星八角帽珍藏起来,留作永久纪念。

    二天,这张毛主席头戴红星八角帽,神采奕奕的形象被永久的凝固下来了,可以看得出来,帽子和衣服的颜色还是不一样的,但毛主席本人非常喜欢这张照片,这个历史性的照片,在当年11月14日被首次在上海的《密勒斯评论报》上刊登,并被命名为《毛泽东在陕北》,从此成为了毛主席最为经典的形象而广为流传。

    三天,在此后的30多年间,斯诺多次访问中国。1964年,斯诺再次访问中国,有一次应邀到人民大会堂观看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的演出,舞台上站满了合唱队员,台前是大型乐队,舞台背景是一张毛泽东头戴红星八角帽的巨幅照片。斯诺入场后抬头看了又看,惊诧地问道:“那不是我在1936年拍的主席相吗?”斯诺没想到,如今这张照片会在那么大的场合派上这么大的用场。斯诺非常珍惜与毛泽东的友谊,在自己家中时常把这张照片和这顶红军帽拿出来给全家人及朋友们观赏。他的两个孩子都还头戴这顶红军帽照过相。

    1972年2月15日,恰是中国农历的春节,可就在这天凌晨,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斯诺在昏迷中安静去世,享年67岁。遵照斯诺生前的嘱咐,斯诺夫人用颤抖的手指轻轻拆开他的遗嘱,只见那熟悉的笔迹写道:“我爱中国,我希望死后我有一部分留在那里,就像生前一贯的那样……”

    于是,1975年10月,斯诺夫人专程来到中国,把他们保存了近40年的这顶毛泽东和斯诺都戴过的中国工农红军红星八角帽,亲手交到周恩来总理夫人邓颖超的手里,并通过她捐赠给中国革命博物馆、现在的国家博物馆收藏。


    纳爱国说:“所以,我也特别喜欢毛主席的这张照片,专门以毛主席头戴红星八角帽的像章为主题,进行收藏和布展。林松教授外甥白琦转赠我的、溥仪皇帝家族后裔赠送给林松的这枚毛主席像章,是我这个主题收藏中最珍贵的一枚!”
 
记者  段杰  峻峰   摄影报道

来源:新广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