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视野

火源光影话灯史

    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中,从火的孕育而生延伸至灯的逐渐兴起,每一次的变迁,无不凝聚着人类的伟大智慧,不是吗?从茹毛饮血到摩擦、钻木起火,再到照明取暖、熟食充饥、御兽防卫,均闪现着火的影子与光的痕迹。历史上,有位伟人曾经说过:“摩擦生火第一次使人支配了一种自然力,从而最终把人同动物界分开”。纵观人类的发展史,火是人类迈向文明的起点,对人类文明发展起到决定性作用,有光明的地方,就有人类文明,这是人类社会在发展进程中所形成毋庸置疑的事实。

    据史料记载,人类从旧石器时代就发现和使用了火,从战国时期就出现了灯,火的发现和灯的使用,对人类的生产生活发挥了重大影响。翻阅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在火与灯还未出现之前,人类生产力与文明程度极其低下,大家群居于山洞,吃的是野果和茹毛饮血,伴随着火与灯的出现,人类从山洞走向平原,从生食走向熟食,从群居走向独居,从落后走向文明,伴随着历史的滚滚车轮,人类在文明进程中一步步实现着跨越。在搜集整理中,经查阅灯的变迁史得知,三千多年前,人类开始使用简单灯具承载火烛,书写文明史。从粗糙的石灯到青铜灯,陶瓷灯到煤油灯、汽灯、马灯、电灯,灯具的历史变迁在人类发展中打上了深刻的时代烙印,同时也是社会经济和文化的缩影。

    我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异龙湖畔的一个小乡村,儿童时代在农村生活,现在虽说身居县城,年岁到了不惑之年,但每每谈论起儿时家乡所经历的点滴见闻至今仍然记忆犹新。在儿时的记忆中,我的家乡于1977年才通电点上电灯。在还没通电没用不上电灯的日子里,煤油灯、菜油灯、马灯、汽灯是印刻在那个年代的特殊符号。煤油灯、菜油灯制作简单,用一根简易的墨水瓶把瓶盖打个孔,用铁皮制作个圆形的管子,在管子里放上灯芯并成为煤油灯了。我的童年时期在农村老家用过几年煤油灯,对那段特殊的历史记忆犹新。那时没通电,晚饭后在家几乎没什么文化生活可言,故此只要晚饭完毕,不需要吹哨子,不需要邀约,不需要制定时间,中同龄的小伙伴们只要饭饱放下碗,都会不约而同冲出家门,准时聚集在球场上、草垛旁,玩捉迷藏、打死救活,斗公鸡等游戏,那时大家都天真无邪,哪怕是在玩耍中磕伤碰伤,彼此也不会翻脸斗嘴。在那段不通电的特殊岁月里,对一个村子而言,在小孩们眼中,球场、空地,草垛就是他们的天然娱乐场所,环境条件虽说简陋,但他们依然玩得兴致勃勃,有时玩到深夜12点,也不会有想回家睡觉的念头,非得等到父母前来催喊,才会意味犹尽跑回家。一盏煤油灯,就是全家人用来照明的生活用具。那时我家的厨房,是全家人重要的聚集场所,餐桌兼书桌,每天晚上,借助着昏暗的灯光,姐姐们在餐桌上写作业,妈妈在灶台的一角剁着猪食,遇到张家大妈、李家大婶前来串门,顺势拉颗凳子往灶台前一坐,彼此拉起家常,有时母亲早早做完当天家务,虽显疲倦困乏,她都不忍早早离开,总是会强打起精神,陪伴在姐姐们身边,左手拿起破旧的衣服,右手拎起针线,在敦促姐姐们做作业的同时,缝缝补补来打发时间,在昏暗的煤油灯光线下,有母亲和邻居们唠不尽的话语,有聊天时传来的爽朗笑声,有母亲对我们子女的敦敦教诲。每天晚上待姐姐们做完作业,洗好脸脚,母亲抬着煤油灯送我们姐弟进房入睡,而她总是最后一个拖着疲倦的身躯,小心翼翼抬着煤油灯返回自己的房间上床睡觉。在童年时代,每天晚上的日子都是这么周而复始的延续。

    在那段特殊的历史年代,记忆中除了用煤油灯照明而外,还见过马灯和汽灯,但两种灯并非随时都能用到见到,那什么时候才能把马灯、汽灯派上用场呢?印象之中那就是在结婚办事人员密集时,方才能见到马灯或汽灯的身影,要不然平日里伴随的都是煤油灯,能见到汽灯或马灯亮堂堂的日子,说明是那家请客办事情了。在那段特殊的岁月,能用上汽灯、马灯,在大家看来已经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了。当历史的车轮进入二十世纪后,随着西方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美国人爱迪生发明了电灯,在世界先进科技的引领下,中国不甘落后,虚心请教学习,使电灯迈进国门走进了千家万户,随着我国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进,民间各种传统的煤油灯、马灯、汽灯……已经被时尚多样的现代灯具所取缔,在火源灯影中,人类走得更宽更远更快。

    当社会文明的列车载着人们不断向前疾驰之时,一些生活的老物件逐渐被现代文明所取代,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不是吗?随着社会历史进程不断使用过的各种古老灯具,今年还能见到吗?有多少人又还能记起?估计除了博物馆和玩古董收藏之人,普通百姓很难再见到古灯的身影了。作为人类生活的痕迹,作为灯史变迁中的留下的特殊符号,我们能忘记?回答是否定的。2018年春季的某一天,我在石屏县青少年校外活动中心《承先堂》展览厅,偶然看见两盏展出的民间传统灯具,一个属瓷器,有挂柄和眼孔,酷似一把茶壶,一个属用竹子和瓷片制作而成边疆少数民族使用的壁灯,在展厅中,两个灯具均没有标注文字说明,故此我不得而知两个灯具的历史缘由。围着展厅细细端详了一圈,在众多物件中,我把目光停留在了两个古灯上,双眼凝视着别致的两盏古灯,思绪仿佛已经回到了儿时的煤油灯时代,那是一种难予让人忘怀的生活情结。今天,伴随着现代灯具技术的飞速发展,各种新兴时尚的现代灯具已经走入千家万户,照亮了生活,推进了社会文明进程。细细旁观今天的每户家庭,在家中再已见不到了古灯的身影,更不会有人家再用煤油灯、汽灯、马灯等各类古老灯具来照明。

    晚饭后,独自一人漫步于街头,华灯初上,四处霓虹闪闪,在人来车往中,城市的一条条道路和幢幢楼宇在各种灯光的隐映下,显得喧嚣繁华。我驻足于街头某一处十字交叉红绿灯路口,疾驰而过的车辆从身边驶过,行色匆匆的人群从身边走过,在路灯的照射下,一位身躯略显几分佝偻的古稀老妪撑着拐杖,独自漫步于街头,透过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我的眼前浮现出儿时在油灯下母亲忙碌的身影,在农村辛苦忙碌了大半辈子,今日,母亲进城了,生活在子女们身边,有电灯、电话、电视、电饭煲、电炒锅、生活方便快捷,无需再用煤油灯,无需再缝缝补补,无需再敦促子女做作业,无需再最后一个上床睡觉,无需再为整个家庭操劳……。

通讯员 孔宾 摄影报道

来源:新广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