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旧新闻

91岁国医大师张震邂逅120岁“重楼王”, 调侃七叶变九叶成精了

    日前,91岁高龄的国医大师张震,实地考察了云南“奇林厓”生物药材种植基地,在与“奇林厓”负责人刘一平交流三七种植时,张震老忽然问:“除了三七,重楼也是我方子里的常用药,重楼虽然有不少产地,但效果最好还是滇重楼,你有种植吗?”刘一平兴致勃勃地回答:“目前还没有大面积种植,但是我有一棵重楼王,比媒体报道的云南大理巍山重达20多公斤、价值40多万元‘重楼王’大多了!”当张震大师亲眼目睹了刘一平种植的“重楼王”时,幽默地调侃:“重楼也叫七叶一枝花,你种植的这棵以我的经验判断应该有120年以上年龄了,一枝长出九片叶子,都成精了。”

刘一平向张震请教重楼种植

    91岁高龄的国医大师张震,是云南省中医中药研究院资深研究员、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末在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的前身云锡职工医院工作,并创建了该院的中医科,担任中医科首任科室主任,行医已65年。这次来到个旧,专程考察了云南“奇林厓”生物药材种植基地,查看了生态农业的倡导者和践行者刘一平的三七种植。刘一平头上有无数桂冠:红河州“十佳农产品经纪人”;云南省农村科技辅导员;云南省百名拔尖农村乡土人才等等,2015年又被共青团中央、农业部授予第九届“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荣誉称号。让张震老更感兴趣的,是获悉刘一平种植有滇“重楼王”,民间把重楼成为“土三七”。

    近年来,俗名“土三七”的珍稀中药材重楼忽然被炒得很热,例如,光明网报道,四川村民深山挖“重楼”,挖空一座山;民间相传,大理巍山一棵“重楼王”参加农博会,重达20多公斤,价值40多万元;而丽江李宗颜先生的重楼种植基地,栽种一棵生长388苗、重达26.8公斤的滇“重楼王”,令参观者惊赞不已。

    张震大师介绍,重楼,清热解毒中药,通常称为“滇重楼”或“七叶一枝花”,主产于云南、贵州、四川。顾名思义,“七叶一枝花”就是七个叶子、一个枝干,身高一般50厘米。一棵重楼从种植到收获大致需要8至10年的时间,如果要发出若干株苗,身高突破半米,根茎达到几公斤乃至20多公斤,确实比较罕见。

吉新泉发现的8叶野生重楼王(资料图片)

大理巍山的滇重楼王(资料图片)

    正因为罕见,大理巍山的“重楼王”和丽江李宗颜先生的“重楼王”都闻名遐迩,而香格里拉县虎跳峡镇宝山村彝族青年吉新泉在哈巴雪山放牧时,非常意外地在海拔4000米左右的哈巴雪山雪鹰鼻山箐里,发现一株8叶野生重楼,身高1米,堪称“重楼奇王”,奇就奇在一般的重楼是一个果子一枝花七个叶子还是独苗,哈巴雪山的这棵野生“重楼王”,不是“七叶一枝花”,而是“八叶一枝花”,且有30多根苗苗,迪庆藏族自治州人民医院的中医向媒体透露,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8瓣叶子的重楼。

刘一平栽种的重楼结出的果实

    而今,国医大师张震邂逅刘一平种植的这棵“重楼王”, 身高1.2米,叶面覆盖直径近1.5米,地下根茎重量保守估计40公斤以上。刘一平说:“我是从一个老人的地里移栽的,老人说他小时候放牛发现这棵重楼,就移栽自家地里,他转给我栽种时,老人已经80多岁,所以这棵重楼的年龄至少80岁以上,当时我称了重量,就接近40公斤。”奇妙的是,这棵重楼的叶子,有6瓣的,有7瓣的,也有8瓣的。当张震大师发现还有9瓣叶子时,调侃成精了。这棵“重楼王”的出现,让其他“重楼王”顿时相形见绌,黯然失色。

    张震大师介绍,重楼具有清热解毒、消炎止痛、活血化瘀、凉肝定惊之功能。用于跌打损伤、毒蛇咬伤、痈疮肿毒、风湿性关节炎、扁桃体炎、流行性腮腺炎、慢性胃炎、胃溃疡等病症。重楼不仅可以直接入药,而且是“云南白药”、“宫血宁”、“热毒清”等著名中成药的主要配料。

    重楼喜温、喜荫蔽,也抗寒、耐旱,惧怕霜冻和阳光,适宜在1300—1900米海拔生长,年均气温13—18摄氏度,在有机质、腐殖质含量较高的砂土和壤土种植为宜,尤以河边、箐边和背荫山种植为宜。云南以山地为主,所以“滇重楼”著名,而滇西气候土壤条件适宜重楼生长,“重楼王”也多,为此,刘一平专程到大理巍山实地考察和引进了一批重楼苗,在他的生态园里进行栽种。后来才发现,个旧卡房大黑山以及红河州其他一些地区,虽然贫穷,但是具有适应重楼生长和种植的自然条件。

    刘一平说,那次去大理巍山,知道重楼属植物全世界有24种,主要分布在欧亚大陆的热带及温带地区,我国有19种,南北都有,以西南各省区为多,云南为著名。遗憾的是,迄今为止,中药重楼仍主要来自野生,尚无大规模人工种植的产品。随着中医药产业的快速发展,以重楼为原料的生产企业用药量大幅度增加,长期掠夺性采挖使野生重楼越来越少。而重楼从种植到收获利用需8—10年的时间,制药企业为获取更多原料,大幅度提高重楼收购价格,现在个旧市场上的价格每公斤也得200多元,是5年前的5—6倍,比三七还要昂贵。收购价格上涨,刺激药农采挖积极性,采挖速度远远超过了自然生长速度,导致重楼资源已呈稀缺状态。

    刘一平提供了一份资料,显示:分布于我国境内的野生重楼80%已被开发利用,仅剩下20%的资源。中国每年消耗重楼1000吨以上,且全部为野生重楼,现有资源再经过5年左右的时间可能采挖枯竭。重楼资源的稀缺,有可能成为制约云南相关制药产业可持续发展的瓶颈。仅依靠野生重楼资源已远远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人工种植成为解决重楼资源匮乏的必然选择。而且,随着中药材市场的不断扩大和重楼本身所具有的良好药效,重楼的需求量必然将大幅度提高,价格还会上扬。 

    张震大师告诉刘一平,这棵“重楼王”年龄可能在120年以上,刘一平说:“我希望这棵‘重楼王’告诉人们,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和生态保护不容忽视。如果不是过度地挖掘,或许‘重楼王’并不应该罕见!”

通讯员 赵俊峰  摄影报道

来源:新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