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视野

实力派画家朱卫斌金奖《清明上河图》:醉翁之意“惊醒”建水紫陶

朱卫斌曾经为云梯大酒店、石屏风大酒店制作大堂巨幅壁画

    建水紫陶历史悠久,自宋末年间开始生产,至今已有900多年的历史。1953年在北京举办的全国民间工艺品展览会上,建水紫陶被列为中国四大名陶之一,与江苏宜兴陶、广东石湾陶、四川荣昌陶并驾齐名。建水紫陶的代表性人物陈绍康、萧恩荣、马吉生、向逢春、向福功、马成林等等。

    而今,在建水碗窑村,来自全国各地乃至国外的制陶艺人越来越多,建水紫陶技艺在传承中有了不断的创新。一个叫朱卫斌的实力派画家、匠心独具的工艺美术奇人,也悄悄跻身建水紫陶界。

朱卫斌夫妇

    说朱卫斌是“奇人”,不仅他能写会画,而且动手能力极强。个旧老阴山顶宝华寺上院供奉的巨型赵老祖公精锡塑像、个旧宝华山文学林“状元碑”、云梯大酒店及石屏大酒店等大堂巨幅壁画、金平烈士陵园的巨幅雕塑等等,其实都是出自其手。2016年秋,长达18米的绘画作品《大青花 清明上河图》亮相云南省职工创新创意成果展,荣获金奖,收获无数赞誉,作者就是云南乐土工作室画家朱卫斌先生。众多参观者留言:“可以说,中国书画中最能体现其精髓者唯有长卷这种形式,《大青花 清明上河图》超越时间和空间,将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千里江山、风土人情,浓缩于一个连续的场景中,徐徐展卷,在物我交流中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清明上河图》全景气势恢宏、构图严谨、笔法细腻,集中国传统绘画各种高超技术于一图。如此丰富多彩的内容为很罕见,早已超出了绘画的范畴,成为咱们中国人永远的艺术情结,应该是全世界共同的艺术财富”……

朱卫斌《清明上河图》长卷局部 

     朱卫斌生于1966年,云南省个旧人,自幼酷爱书画艺术及手工制作,尤擅长人物画,书法自成一体,善于白描,精于泥雕。现为云南省工艺美术协会会员、云南乐土工作室画家。 代表作有绘画作品《大青花 清明上河图》、《瓦酒新娘》、《红河风情》、《闲话》、《小憩》等,雕塑作品《云南风情》、《石屏风情》、《绿春风情》、《解放金平》等。曾经荣获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组织委员会文化活动部、北京奥运经济研究会主办、中国书画院等单位承办的“2008和谐中华迎奥运”全国美术、书法、摄影展暨《和谐中华》巨幅长卷创作“特殊贡献奖”,荣获2016年云南省职工创新创意成果展金奖等。

    随之而来的,是一些收藏家、商业人士对朱卫斌首创大青花《清明上河图》长卷的询价,笔耕30余载的朱卫斌微笑说:“如果有个好价钱,把这幅画出售,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而它的意义,想必能作蓝本,为其他所用……”

    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朱卫斌说:“其实我一直在思考建水紫陶如何创新,是拼工艺、拼名气、拼器型,还是拼其他什么?很多人来建水紫陶街和碗窑,眼中看见的其实都是造型大同小异的瓶瓶罐罐,上面书写的唐诗宋词及绘画的朱菊梅兰、花鸟荷塘,也似曾相识……”类似的现象,让朱卫斌有一种淡淡的惆怅。如果没有生命与灵魂,某种意义上它们就是泥土的另一种形式。朱卫斌说:“后来我明白了,紫陶的创新,归根结底要拼文化,才能够独树一帜。”为此,朱卫斌扬长避短,尝试开发了一套“八仙过海”紫陶壶,将这个妇孺皆知的中国神话故事,通过他精雕细刻的技艺,与建水紫陶完美融合,小规模试生产一批,立即脱销。单独的一把“何仙姑”壶,市场售价1.2万元,却“求之不得”。而亲力亲为的朱卫斌夫妇,竟然忙不出前期订单的数量。

“八仙过海”观赏壶炙手可热

售价1.2万元一把的“何仙姑”观赏壶,竟然“一壶难求”

    朱卫斌说:“所以,我正考虑寻找合作伙伴,正如我这幅《清明上河图》,分解开又是很多可以用于工艺美术设计的蓝图,主要分类为:商队图,田园图,惊马图,货运图,汴河图,迎客图,纤夫图,搏浪图,远航图,祭祀图,乡情图,盛世图,看命图,寺庙图,赏鱼图,城关图,抬轿图,养食图,等等。如果用于工艺品开发,每一个局部,都是一个传神的设计蓝本。如果变成一个主题和体系的紫陶器皿,需要整合多少人的实力与智慧。”

    “原来,紫陶可以这样做!”朱卫斌的大青花《清明上河图》和无限创意和潜在价值,“惊醒”了建水紫陶街的诸多智者。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看好朱卫斌,还有不少远道而来的人,专门去建水紫陶街,寻找云南乐土工作室的“朱大师”谈合作,或者求一紫陶佳作。

    有道是,伯乐识马,慧眼识珠。属相为马的朱卫斌,就是这样一匹“黑马”、一颗“宝珠”。在举世瞩目的“2008和谐中华迎奥运”大型文艺活动,《和谐中华》巨幅长卷万里挑一征聘56名“实力派”国画家,来自彩云之南的“滇艺追梦人”朱卫斌竟然成为主创之一,并且是云南省唯一被选中的画家,参加活动的官员、专家、学者、各界社会名流,无不啧啧称赞:“云南地灵人杰,个旧藏龙卧虎!”党和国家领导人、北京奥组委领导、国际奥委会观光团贵宾为画家们颁发奖杯、证书、收藏证书。2008年奥运会,让朱卫斌这条“卧龙”变成了一条“飞龙” !

    从北京回来后,“大红大紫”的朱卫斌婉言谢绝了一些画商的订单、一些经纪人的牵线、一些单位的聘请等等,不知不觉又“销声匿迹”了。

    两年后,这条“卧龙”忽然又出现了,他向社会展示了一副长18米、宽1.02米的大青花《清明上河图》长卷,用这种中国传统的青花色再现《清明上河图》,在中国书画界尚属“开先河”之举。朱卫斌说:“这段时间,我把自己关起来,就做了这件事情!”

    原版《清明上河图》是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宽24.8厘米,长528.7厘米,是北宋画家张择端存世的仅见的一幅精品,属一级国宝。清明上河图生动地记录了中国十二世纪城市生活的面貌,这在中国乃至世界绘画史上都是独一无二的。

    朱卫斌说:“从北京画《和谐中华》长卷回来,有一个著名山水画家就邀请我共同创作一幅云南的山水风情长卷,由他画山水,我则发挥画人物的特长。本来这是一件好事,但我暂时谢绝了这份邀请,因为,我一直想尝试着去补一个遗憾,就是关于《清明上河图》的。”

    朱卫斌说:“张择端完成这幅歌颂太平盛世历史长卷后,首先将它呈献给了宋徽宗。宋徽宗因此成为此画的第一位收藏者。作为中国历史上书画大家的宋徽宗酷爱此画,用他著名的‘瘦金体’书法亲笔在图上题写了‘清明上河图’5个字,并钤上了双龙小印(今佚),这件享誉古今中外的传世杰作,在问世以后的800多年里,曾被无数收藏家和鉴赏家把玩欣赏,是后世帝王权贵巧取豪夺的目标。它曾辗转飘零,几经战火,历尽劫难……它曾经5次进入宫廷,4次被盗出宫,历经劫难,演绎出许多传奇故事。但是,原作太过于写意了,树木无叶,屋瓦不清晰,城墙线只横无纵,人的衣着服饰和牛马牲畜状貌不清,尤其是人物的表情神韵等结构线,让观者感觉认识模糊随意。在以人为本的今天,我想把他们的真实面貌描绘出来,让观者历历在目。”

    朱卫斌表示:“古今临摹《清明上河图》、并以仿品制作工艺品者不计其数,然而只是简单的材料和工具的形式更换,其精髓内容的刻划不敢越雷池半步,所以模棱两可、似是而非,很多人物不但没有表现五官,甚至根本分不清男女。而今,让《清明上河图》每一个人都有了生动的表情,每一个故事都有了生动的细节!有幸越雷池半步,实属斗胆!”

    所以,欣赏朱卫斌的大青花《清明上河图》,人物无论大小,个个神形态兼备,毫纤俱现,极富情趣。

朱卫斌曾经为云梯大酒店、石屏风大酒店制作大堂巨幅壁画 

    对于描绘大青花《清明上河图》长卷,是否存在步古人后尘的嫌疑,朱卫斌回答:“传承中创新!采用了中国传统的青花色,更和谐地体现了‘清明’之意。如此清新而巨大的青花色《清明上河图》,这是唯一的一件。”2010年12月,获得云南省版权局注册。

    朱卫斌把自己的这幅《清明上河图》,直接命名“青花版”。他说:“我与前人是不同的。”

    朱卫斌介绍,《清明上河图》第一个版本作者张择端,宋徽宗时宫廷画家。作品现藏于故宫博物院,所以被称为《清明上河图》故宫藏本。第二个版本是明代著名画家仇英,根据“清明上河”这一题材,参照“宋本”的构图结构,以明代苏州城为背景,采用青绿重设色方式,重新创作了一幅全新画卷,风格与宋本迥异。“仇本”也是后世众仿作鼻祖,明人笔记载,当时各种以此为蓝本的仿作层出不穷,一时间成为达官豪门相互馈赠的高档礼物。被称为仇英仿本。第三个版本是在乾隆元年(1736年)由清宫画院五位画家陈枚、孙祜、金昆、戴洪、程志道合作画成,可以说是按照各朝的仿本,集各家所长之作品,再加上明清时代特殊风俗,如踏青、表演等等娱乐活动,因此增加了许多丰富的情节,如戏剧、猴戏、特技、擂台等等,画的事物繁多,虽然失去了宋代古制,却是研究明清之际社会风俗不可缺的材料。同时,由于西洋画风的影响,街道房舍,均以透视原理作画,并有西式建筑列置其中。这个版本现存于台湾。被称为乾隆年间仿本。第四个版本是辽宁省公安厅政治部专职画家罗东平,有感于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真迹残缺,发奋补之,先事临摹得其笔意,复据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当时地理位置、风俗民情加以想象,先后历五寒暑遂成全图。被称为罗东平补全本。

朱卫斌制作的《清明上河图》大型铜雕局部

    朱卫斌说:“我希望将自己的思想融入大青花《清明上河图》,表达对华夏泱泱大国的尊重,也融入文化传承与发展等诸多问题的思考与探索。”

    据齐藤谦所撰《拙堂文话•卷八》统计,《清明上河图》上共有各色人物1659人,动物209头(只),比古典小说《三国演义》(1195人)、《红楼梦》(975人)、《水浒传》(785人)中任何一部描绘的人物都要多。

    朱卫斌“青花版”的《清明上河图》,人物的五官、船只的帆橹、桥梁的墩石以及牲畜的鬃毛,全部用细腻的笔触描摹而成,方寸之间动静有致,栩栩如生;行进中的船只,湍急的汴河被刻画得淋漓尽致;竹排与木排根根相连,真实可触;看似无关紧要的杂草与狂奔的猪群,街市的动物,完成得一丝不苟,细致入微……

    “青花版”的《清明上河图》价值几何?

    朱卫斌介绍,几年前,开封市东京艺术中心广场,就有巨型香樟木根雕《清明上河图》让众多参观者叹为观止,据根雕所有人介绍,整个根雕由一株生长于东南亚热带深山中的香樟古木雕成,长18米,高2.56米,阔2.1米,体积96.77立方米,重12吨。据估计,这棵树的树龄在2300年以上,用人力费时两年才拉出深山,之后由来自福建的35位艺术家历时5年依据《清明上河图》雕刻而成。整个作品由数百个人物及树木、桥梁、村舍等构成,展现北宋年间开封清明节的繁荣盛景。并且,已经申报上海大吉尼斯世界纪录,有评估公司给它评估出5.6亿元的天价。

    而前些年的上海民族民俗民间文化博览会闭幕之际,一幅纸雕《清明上河图》的拍卖价推升至1000万元,它长32.76米、高1.1米的长卷洋洋洒洒铺陈开来,犹如一个奇幻王国豁然洞开,让人如醉如痴。这是目前中国最长最大的纸雕艺术品,由湖南常德纸雕艺术研究中心近百位纸雕手工艺人花两年时间创作而成,被誉为世界纸雕艺术的巅峰。

    曾经,还有一幅临摹名画《清明上河图》巨幅十字绣作品在沪亮相。这幅绣品长22米,由10位技师耗时近6个月制作而成,所用绣线总长达116.5公里。而早些时候,一幅两米长的《清明上河图》十字绣,价格都可达15万元以上。

朱卫斌在思考紫陶创新

    对于朱卫斌北京成名后,为何要回到云南、回到红河,而今在建水做紫陶,他说:“艺术之路,难免寂寞与茫然,可能是还乡情结,让我决定回归本土。多年来,我试着深度的沉默,考验着自己,照见了自己,往日的岁月在探索中度过,在艺术生涯中,总有意无意崇拜着‘八大山人’、徐悲鸿、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追寻着吴冠中、范曾、韩美林、丁绍光等大师的足迹。一路走来寻找自我,游离于中国传统十八描,钟情于铁线描之韵律,根植在七彩云南红河大地的土壤上。”借用吴冠中大师与梵高书信中所说:“你是麦子,你的位置在麦田里,种到故乡的土里去,将于生根发芽,别在巴黎人行道上枯萎掉”。

    或许,朱卫斌就是这样一株麦子,在红河大地上方兴未艾的建水紫陶街,找到了茁壮的最佳位置。

记者 赵俊峰  摄影报道

来源:新广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