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旧新闻

“云岭颂”横空出世荣获大赛奖,锡文化倾心者今朝撰写《白银赋》

颁 奖

10月1日,“个旧市2017年手作金属工艺品大展赛”评选结果出炉,红河个旧金彩陶瓷文化实业有限责任公司金晓弟作品“云岭颂”,荣获本次手作金属工艺品大展赛银制品的大赛奖,上面镌刻一篇洋洋洒洒的《银赋》,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赞誉。

《云岭颂》镌刻《银赋》,荣获大赛奖

     金晓弟说,“云岭颂”银赋获得2017年个旧手工艺品大赛奖,属于顾问老师们共同协作首创的大件银制品。新篇章、新开局,整合红河金属工艺特色创意,展现了红河银工艺的实力和未来! 
 

个旧市因锡而立,因锡而盛,因锡而名,是中国最大的现代化锡工业基地、世界上最早最大的产锡基地。事实上,云南个旧锡多金属矿体,是以锡为主,共(伴)生有铜、钨、铋、铅、银等多种金属。个旧锡工艺品享誉世界,而个旧的银工艺品方兴未艾。在“个旧市2017年手作金属工艺品大展赛”,“金彩文化”金晓弟作品“云岭颂”横空出世、夺人眼球,该银缸通体镌刻《银赋》,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汉唐以来,中国描写金银铜铁锡的诗词不胜枚举,而是否有名家为白银作赋尚难考证。

商讨《银赋》的深度创作  纳建忠 摄影

在“个旧市2017年手作金属工艺品大展赛”现场,知情人士介绍,“云岭颂”上镌刻的《银赋》,系“金彩文化”负责人金晓弟特邀云南省作家协会赵俊峰创作,个旧市群艺馆馆长、锡都著名书法家孙振华书写。据悉,倾心“锡文化”而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首先提出“锡文化”概念的的赵俊峰,曾经为个旧形象片《富锡之城》、大型历史人文纪录片《锡都个旧》撰写文字脚本,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并出版个人专著《开在大锡额头的荞花》。这次,又欣然提笔,撰写了1300余字的《银赋》。赵俊峰表示:“个旧不仅仅是世界锡都,除了锡和铅国际免检,银产量在中国乃至世界也是屈指可数,为这个金属大都立文,责无旁贷。”

为了推动红河银工艺品的发展与繁荣,“金彩文化”的金晓弟又着手成立 “银壶”公司,致力于让云南红河的银器,也走向世界。这次荣获“个旧市2017年手作金属工艺品大展赛”银制品大赛奖的银缸“云岭颂”,正是金晓弟发展和推动云南红河银器工艺的一项成功实践和有益尝试。

附原文:《银赋》

六合乾坤,万物仰赖,九九尊名,赐族银壶。尔雅释地,溢美西南宝藏,昭纬傲物,悔不当初冶银。今有匠石运斤者,甘为银工,以天地为大炉,炼云岭之气质;以造化为大冶,扬红河之弦韵;以锲雕为大道,立盖世之邦宝。

百岁光阴梦蝶兮,翩翩渐离尘境,飞入瑶台银阙。银蚕躭勤织锦兮,粲如火树银花,泛滟万倾银河。更喜一壶春聚,数巡香茗,笑谈风月无边,欲挟飞仙。世域至真至纯者,莫过于斯,皎皎而晶明焉,梨花雪蕊犹未能及。

美哉,大器银壶,赏心悦目,独鹤鸡群;魅哉,琳琅银壶,瑞气盈门,凤鸣麟出。曾如深闺雅秀,美目盼兮,风情万种,鲜为人识。今犹虹共美人,巧目倩兮,风随少女,喜跃抃舞。

银者,金属符号,地质元素。脱胎天地兮,得百福降祥,宠沐日月兮,汲人文精华。质朴,甚于雨花;灵秀,不逊水晶;温润,堪比璠玙。

览太极,寰球银朴,五千春秋,金银铜铁锡铅汞,顺序鸣世烁古今。不列颠英镑,大中华银饼,皆银铜合金。精光闪耀,贵有常尊,银葩如水,秀色氤氲。是故,明大学士赋诗,春雨贵如油,埃及王朝典章,白银贵于金。

判玄黄,浑沌太古,溯源银根,土耳其首诞采场,亚细亚银匠辈出。金梭银梭,石火不须臾,白驹隙中驰。沧海客槎,哥伦布慧眼,发现新大陆。秘鲁墨西哥银矿炙手可热,玻利维亚淘宝族蜂拥而至。白银盛业,快马青云,历史巅峰,扶摇直上。

道古今,神州赤县,地肥物丰,先民繁衍,民族交融。人与白银,相与为一,造型工艺,巧夺天工。商周,简约灵巧;春秋,清新活泼;两汉,雄浑工整;宋元,典雅端秀;明清,精巧华丽。所向风靡,当数大唐,独领风骚,高山仰止。

至于白银铸币,规模于唐宋。银锭元宝,兴盛于元朝。清代遣银官,闽陕诸省督开采;银冶银场局,分设大理葛容溪;银元本位币通市,“光绪元宝”称龙洋。噫嘘,民国统一币制,岂料白银风潮起贪婪,异邦掠夺丧心狂;银本位币,眷然淡出江湖,大浪淘沙,谁人力挽狂澜?

星移斗转,雄鸡唱白天下,日月经天,金银管理有方。养精蓄锐,百业代兴,国家储备,阶渐殷实。世纪新元,开放市场,白银兴业,盛况空前。伦敦金属交易所如梦初醒,世界白银惊看中国,中国白银惊耀全球。

诚然,斯物也,能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万物合其生。

更爱彩云之南,金属王国遐迩闻名,银器文化异彩纷呈。德钦永芝,战国头饰序写滇王国银器开篇,与鼎沉剑重之青铜文化并肩而立;抚今怀昔,黑蚂井凤灯“见则天下和”,银铜锡铅得天独厚,工业摇篮孕育冠世大都。

且看,《汉书•地理志》金属华章:“贲古,北采山出锡,西羊山出银、铅,南乌山出锡。”《元史•食货志》亦载:“云南金银铜课均为全国之冠”。

云南银器,风生水起,问鼎中原,如神龙之举,永变不穷;滇南银器,精骛八极,心游万仞,似风鹏之动,比翼滇西。壶、碗、杯、盏、百家锁,芸芸众生,爱不释手;钗、环、簪、镯、彩凤冠,众里寻她,君子好逑。

嗟乎白银,三才谐和。相濡以沫,福佑安康。如《本草纲目》载:“银可安五脏,定心神,止惊悸,除邪气”。银壶方兴,顺乎国运民生,一片冰心,融入健康中国。

正所谓,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铸造、锤揲、鎏金、掐丝、焊缀、焊接、錾刻、镶嵌……十万精工,千年典艺,百世本枝,一点灵犀。

千金散尽,但求银壶。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赵俊峰解读《银赋》:

对于洋洋洒洒的《银赋》,作者赵俊峰解读如下:

上下和东西南北构成的天地宇宙,是万物生长的基础,造物主至高无上,为此地赐名“银壶”。《尔雅•释地》记载和赞美:“西南之美者,有华山之金石焉”。恃才傲物的唐代诗人薛昭纬作《谢银工》诗:“早知文字多辛苦,悔不当初学冶银”,遗憾没有从事白银行业。今天,有(抡斧砍掉郢人鼻尖上的白灰,而没有碰伤郢人鼻子)技艺精湛超群的匠人,甘心和乐于从事白银加工制造,以天地为大炉,熔炼云南的气质;以造化神功为大冶,弘扬及演绎红河的特色及风韵;以锲而不舍、精雕细刻为崇高追求和原则,致力于打造世界级、国宝级的白银艺术制品。

百岁光阴一梦蝶(《庄子·齐物论》:“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而今,梦想像翩翩起舞的蝴蝶,渐渐脱俗,飞离红尘喧嚣的世界,飞入了装饰华丽的楼台宫阙。银蚕吐丝,不辞辛劳(托物言志,表达匠人们的兢兢业业),织成美丽的锦绣啊,灿烂得就像张灯结彩或大放焰火,照亮了星光璀璨的万倾银河。更喜欢一次春意盎然的聚会,数巡喝茶品茗,欣赏和谈论(“银壶”庄园)风景之佳胜,连仙人都被这里的风光美景吸引飞来。世界上至真至纯的东西,莫过于这银器,像皎洁的月亮,光泽明亮,连雪白的梨花都不能够相比。

美不胜收啊,大气超凡的银壶,让人看到就心情愉快,就像一只鹤站在鸡群中。魅力四射啊,琳琅满目的银壶工艺制品,瑞气升腾,萦绕在门庭,就像凤凰鸣唱,麒麟出现。曾经,银壶的工艺制品就像大家闺秀,美目传神,风姿绰约,却很少被人认识。而今,就像虹桥上聚集的美女们,目如秋水,亭亭玉立,像清风萦绕,情不自禁为之欢呼舞蹈。

银,一种金属符号,一种地质构成元素。它脱胎于天地,得益于大自然的赐福和吉祥,得到日月的恩泽,汲取了人文精华。(白银)的质朴,胜过雨花石;灵秀,不亚于水晶;温润,就好比是美玉。

银,阅览太极(古代哲学家称最原始的混沌之气。太极运动而分化出阴阳,由阴阳而产生四时变化,继而出现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八种自然现象,推衍为宇宙万事万物),全世界开采银矿石,已经有五千年历史。金银铜铁锡铅汞,人类顺序发现了这些金属,震古烁今。英国的英镑和中国的银元,其实都是银铜合金的。明亮的光泽,富贵常在,像月色和秋水,流淌银辉。所以,中国的明朝大学士解缙《春雨》写道“春雨贵如油”,而古埃及的法典曾经规定,白银的价值高于黄金。(公元前1780至1580年间,埃及王朝的法典规定,银的价值为金的2倍,甚至到了17世纪,日本金、银的价值还是相等的。)

银器大赛奖《银赋》制作过程

分辨天地的形成,追索遥远的古代和世界开采白银的历史,安纳托利亚(现在的土耳其)被认为是首个开采白银的主要发源地,为小亚细亚地区的工匠提供原料。安纳托利亚地区为近东、克里特和希腊地区的西方文明提供白银资源。日月运行,光阴更迭,慢慢流逝。茫茫大海,航海家哥伦布1492年发现了新大陆,从而发现墨西哥、玻利维亚和秘鲁的银矿,成为白银生产的重要分水岭,引发了白银产量数量级式的增长,因此带来了世界白银生产快速增长的巅峰时期。

谈古论今,中华大地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祖先们生生繁衍不息,民族团结融合。人与白银,也与人类发展进步相辅相成,造就了巧夺天工的白银工艺。中国金银器工艺,以商周时的简约灵巧,春秋战国时的清新活泼,两汉时的雄浑工整,魏晋南北朝隋唐时既坚持民族特色又兼收异域文化的勃勃生机,宋元时的典雅秀丽,明清时的精巧华丽,成为世界金银器文化中一颗璀璨的明珠。最风靡一时的,是在大唐盛世,中国的银器在世界独领风骚,到达顶尖水平,让世人景仰。

至于中国古代把白银用做货币大量使用,是在唐宋以后的事情。到了元代,银本位制得到进一步强化,政府把白银作为一种主要货币,“银锭”“元宝”出现。到明清,银本位制不断巩固加强,银币在明朝成为正式货币,元宝、碎银和银元成为清朝法定货币,白银在明清王朝的经济发展中的作用至关重要。1933年3月,民国政府财政部决定先在上海试行”废两改元”。根据规定,自3月10日起,上海各业的交易往来,一律改用银币计算。之后,财政部又颁布了相应的铸造条例,规定由中央造币厂统一铸造银本位币,银本位币定名为”元”,每枚重26.6971克,成色0.88,即含银量为88%,含铜量为12%,公差不超过3‰。”废两改元”确立了银本位制度,统一了全国货币;白银货币由计重改为计数,有利于发挥其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的功能,削弱了钱庄和外国银行的势力,有利于国内银行的加速发展。一直到1935年中国国民政府宣布发行法币、取消银本位,白银作为货币的使用才受到限制,但银元在民间一直流通到1949年。

然而,银本位制的确立也有一定的不足。由于大量的白银被用作币材,原本白银产量不丰的中国更显出白银短缺,白银不得不依赖进口,因此,世界银市的波动直接影响到中国货币币值的稳定,进而影响到中国社会经济的各个方面。

1934年6月19日,美国国会通过《白银购买法案》,规定总统有权将全国白银收归国有,财政部长可酌情随时收买国外白银,使银准备达到法定货币准备的1/4,并将国内存银的价格限于每盎司50美分。美国实行这一白银政策的目的,是为了刺激银本位国家,尤其是中国的购买力,以利倾销美国过剩商品,转嫁危机。该法案出台后,美国政府便开始在世界市场大量收购白银,国际银价扶摇直上。国际银价飞涨,在中国的直接后果是中国国内白银的大量外流,引发”白银风潮”,并直接导致1934~1935年的金融危机。1934年,中国的白银出口量为以往最高记录的5倍,而其中的5/6(约2.14亿元)是白银法案通过后不到4个月的时间内运出的。中国国内银根奇紧,信用萎缩,物价跌落,工商业衰退,财政金融和国民经济遭到沉重打击。银本位制已难以继续维持。1935年11月3日,国民政府颁布《金融紧急处分令》,实施币制改革。自此,银本位被废除,白银的货币角色淡出。大浪淘沙,谁能够力挽狂澜呢?

星移斗转,改天换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为了稳定人民币,中国人民银行于1950年4月制定下发了《金银管理办法》(草案),冻结民间金银买卖,由中国人民银行经营管理,实行统购统配政策,严厉打击银元投机倒把和走私活动。这一政策的实施增加了国家储备,巩固了人民币的本币地位。新中国的白银工业,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和管理体制的变革蓬勃发展,国内白银也从过去供应不足,一跃成为世界主要的白银生产国之一,每年还大量出口。中国的白银工业已经在全球具有重要的地位,白银消费也不断增加,成为全球白银市场最具发展潜力的新兴市场之一。

2000年1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取消白银的”统销统购”政策,白银市场放开。白银放开后,允许白银生产企业与用银单位产销直接见面,白银征收17%增值税;取消对白银制品加工、批发、零售业务的许可证管理制度(银币除外),对白银生产经营活动按照一般商品的有关规定管理;国家对白银出口实行配额管理。白银放开促进了国内白银生产、流通、贸易、产品深加工的不断发展,中国白银工业进一步蓬勃发展。2003年3月,经原国家经贸委批准和国家民政部登记注册,全国性社会中介组织——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金银分会宣布成立,我国白银生产企业终于有了自己的行业管理组织。中国白银产量从以前的国有企业生产伴生副产、原生白银,变为国有民营外资企业、副产原生再生并存的局面,生产加工用银量也连年扩大,供需市场得到不断培育,从伦敦金属交易所数据,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白银应用消费的一个新兴市场,白银产量世界之首。

的确如此,白银,与世界发展、人类发展相生相荣。

更喜欢云南,中国著名的资源大省,素有有色金属王国之称。在这块美丽富饶的土地上,居住着26个世居民族。云南银器文化是云南民族文化中的一朵奇葩。它植根于丰饶的矿产资源之中,孕育于民族文化之上。它蟾光清冰,鼎沉剑重的滇王国青铜文化并肩而立。云南发现最早的银器为云南德钦永芝出土的4件银头饰,年代为战国中晚期。云南银的出现晚于中原,但银器的出现却与中原相同,同为战国时期,历史同样悠久。而云南红河州黑蚂井发现的凤灯,“见则天下和”,证明了这块土地早就就有青铜文明和冶金文明,银铜锡铅得天独厚,储量丰富,工业摇篮不仅仅成就了世界锡都,并且,这块土地的白银产量,在云南首屈一指,在世界也倍受瞩目。

云南丰富的银矿资源,为云南银器文化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早在《汉书•地理志》里就有益州郡载:“律高(今米勒南部)……东南盢町山出银”,“贲古(今蒙自个旧)……西羊山出银”。东汉时期的朱提(今昭通)、堂狼(今巧家、会泽、东川)也有出产铜、银、铅的记载,而且“朱提钱”在东汉的价格很高,有“重以八两为一流,直(值)一千五百八十(钱),他银一流直一千”的记载。樊绰在《云南志》里也述及,“银,会同川银山出...”《元史•食货志》所载,“云南金银铜课均为全国之冠...银占全国二分之一弱。”并载:“产银之所有楚威、大理、金齿(保山)、临安(今建水)、元江等地。”元代时期,江浙、湖广、云南为主要的金银器生产地区,特别以云南的金银产量为最盛。据《元史•杂货志》载,其时已有专管银匠技艺的银局载云南设立,其规模可想而知。

在云南,大量金银的用途,主要是制造首饰器皿,其规模和造诣,可以媲美中原。

依托着银矿资源与其地域文化,历史上云南银器的加工生产形成了几大板块:

以省会昆明为主的加工产销地。由于是商贾云集,官僚流患,难来北往,常年不绝,又加上本地富豪及民众对物质生活和精神文化追求,市场的供求关系自然产生。在小南城外形成银器行业的产销集散地。最有代表性的当数入清以来因大量生产银点翠工艺饰品而得名的“翠花街”(此名沿用到50年代后期)。但因地域文化限制,昆明生产的银器,主要为中原传统风格,较为守旧,其产品多为本地妇女和儿童的饰品(如钗、环、簪、手镯、帽饰、勒饰、百家锁等)及官僚富豪所用的器皿(杯、盘、碗、盏、壶、筷、凤冠等)。据旧志记载,至民国末期,昆明金银器液仍有83家之多,其工匠多为本地汉人。

依托滇南各银矿及重镇民生需求所形成的通海银器业,一直是滇南跟银器业的龙头。滇南地区是云南较为富庶的地区,矿产资源丰富,经济发达,并有较好的供求关系。通海银器业服务于滇南各族民众,其主要匠人为世代相传的明代江南移民,银器制造以汉文化风格为主。

依托元江、新平等银矿及其地域文化形成的思茅、普洱银器业。除一部分工匠为汉族移民外,其余大部分为傣族银匠,所以产品大多带有东南亚风格及周围其他民族的风格。

依托滇东北地区银矿及地域文化而形成的昭通、会泽银器业。昭通为古老的朱提银产地,清代则开有所属镇雄州“铜长坡银厂”(“银厂”“银场”皆为古时银矿的称谓),鲁甸县“乐马银场”以及附近的“天财”、“开泰”、“裕丰”、“元龙”四口产银矿井。会泽在明代即为铜矿主要产地,铸钱之铜多取于此,兼产银。清代开采有“金牛银厂”、“棉花地银厂”、“角麟银厂”及“矿山银厂”。丰富的银矿资源为两地的银器业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滇东北为喜爱银饰饰的彝族主要居住区,同时也是历史悠远的汉文化区域。会泽县曾是明清产铜铸钱之重镇,引得万商云集,百匠荟萃。故滇东北这一个板块银器的流行,经久不衰。其工匠基本上为当地汉人,大多来自明代江南移民中的工匠后裔。除生产传统民族银器外,还生产其他少数民族所需的多种产品,其产品除在本地区销售外,还销往与其相连的川、黔等地区。

滇西永昌府(今保山市)和腾跃州(今腾冲),以及与永昌府相连接的顺宁府(今凤庆县)的银器制作业,所依托的银厂为永昌“茂隆银厂”、顺宁“涌金银厂”、“悉宜银厂”等。所生产的产品,除汉文化风格的银器外,还有其他兄弟民族佩带使用的银器,如佤族、德昂族、景颇族、傣族、阿昌族等,其制作工匠抓药为汉族和阿昌族。

依托滇西楚雄、双柏、大姚、云龙、邓川、鹤庆等地的银矿:“白马银厂”、“蒲羊塘银厂”、“南北衙银厂”、丽江的“回龙银厂”、德钦的“古学银厂”等,产生了大理、鹤庆白族匠人银器制造业。其除生产本民族风格的银器外,业生产周边地区,尤其德钦、西藏等地所需的各种银器。为滇中大宗银器生产地,自南诏时历经各代不衰。

丰富的银矿资源,良好的供求关系,使云南除了以上所述的几个重点加工生产银器的中心外,小规模的银器加工制作几乎遍布全省各州县。每逢赶街天,就是银匠师傅们忙碌的日子,除了现成的各种饰品销售外,修残补破、翻新、改制当为他们的主要活计。云南银制生活用器品种繁多,杯、盏、盘、壶、盆、香炉、筷子等日常用品,多有用银来制作,让人喜爱,舍不得放下。

滇西银器著名,曾以“鹤庆匠人”名扬海内外。而其实,红河州银器(银壶)渊源流传,方兴未艾,与滇西比翼齐飞,推动云南银器大发展。

啊,白银,天地人和谐,赐福和护佑人民安康。如《本草纲目》载:“银可安五脏,定心神,止惊悸,除邪气”。银壶的银器制作,不仅顺应国家大发展,而且合乎国家大健康战略,初衷至诚,前景无量。

正如习近平常常引用:“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一位真正的金属艺人,需要掌握铸造、锤揲、鎏金、错金、掐丝、焊缀、焊接、錾刻、镶嵌、烧蓝等十数门技术,精细复杂,无以复加。在此之上,他们还要不断修炼领悟个中美学渊源。万苦不辞,千年经典,百年大业,人与白银,获得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生命与交流。

宁可舍弃所有的钱财,但愿求得一把精致的银壶!真的是感慨万千,写下这篇文赋。

记者 段杰  报道

来源:新广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