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边新闻

“双英烈”母亲周维珍去世:儿啊,妈找你们来了!




周维珍牺牲儿子的战友们
 
    在自卫还击和对越作战10年中,中国牺牲近1.2万名战士,红河屏边的周维珍妈妈,是唯一为国奉献了两个儿子的“双英烈”母亲!
2016年4月14日12时44分,周维珍老人溘然长逝。4月17日,周维珍老人下葬。
    享年82岁的周维珍大妈,曾是前任红河州委书记刘一平关心帮扶的对象。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时,周维珍大妈的老伴骆勇德在屏边烈士陵园为牺牲的士兵清理遗体洗尸时,发现一具遗体竟是自己当兵的大儿子;之后,老两口又含泪再送女儿去参军。再后来,周大妈又将小儿子送上战场,又悲壮地战死于者阴山。周维珍、骆勇德两位老人,是持续10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中唯一为国奉献了两个儿子的普通农民家庭。据悉,周大妈的小儿子骆家发在战斗中很勇敢,负伤还消灭了3名敌人,被授予一等功臣,牺牲后安葬在文山西畴县南疆烈士陵园。直到现在,老人的枕巾都是骆家发上战场时发的一块纪念枕巾。30多年了,一直都没有换过。老人常说,这枕巾上的两朵花,一朵是大儿子,一朵是小儿子。
    而今,老妈妈乘鹤而去,寻找自己魂牵梦萦的两朵“英雄花”去了。
    老妈妈儿子的战友们闻讯,泪如泉涌,一位战友写道:
妈妈,你合上了双眼,
慢慢,慢慢地走向西边。
儿子没有守在你的床前,
甚至没有给你端过一碗稀面。
你有没有滋生过埋怨?
你的付出竟然是这般这般……
你擦屎把尿把他们养成壮汉,
你毫不吝啬的把他们送到前线。
为了祖国能和平发展,
为了祖国有十足的尊严。
你默默无闻耕耘着农田,
硬朗的身板那么快的变弯。
你的子没给你丢脸,
他们一直冲锋在前,在前……

    这是共和国不应该忘记的一位母亲啊!还有他的老伴骆勇德!
    当年的屏边县作为临近边境的县域,担负了埋葬作战牺牲烈士的任务。周维珍的丈夫骆勇德也作为支前民兵,投入这场战争,虽未亲自上前线,却争取到了在烈士陵园支前的任务,因骆勇德胆大心细,被安排清理烈士遗体,为烈士冼尸擦拭。
    1979年2月17日,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后,牺牲的烈士陆续运送到了屏边烈士陵园。骆勇德为一个个年轻的烈士精心擦洗,仿佛怕惊醒这些睡着了的孩子们:在他眼里,这一个个年轻的烈士,全都是父母亲的心头肉啊,全是父母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的,全是鲜活的生命,只是他们都为国家尽忠而累倒休息了,似乎随时他们都会听到冲锋号而跃起,冲上战场……
    前线隐隐传来隆隆的炮弹爆炸声,骆勇德禁不住想念自己同样在参战的儿子,望着送到屏边烈士陵园的一具具烈士遗体,他不由得对天祈祷,希望自己的儿子在杀敌立功的同时,能够平平安安。


周维珍儿子的烈士证明
 
    骆勇德的儿子叫骆加明(烈士证书罗加明),1976年入伍参军,在赫赫有名的红军师37师服役,战前是37师110团一位班长。越是这样英雄的部队,越是担负艰巨的任务,儿子骆加明经受的危险就越大。那天晚上,劳累了一整天的父亲骆勇德回到家中休息。睡梦之中,老人家梦见了儿子骆加明朝自己走来。次日清早,老人家在运来的烈士中,一下子看到自己清洗的正是朝思暮想的儿子骆加明……
    这位父亲老泪纵横,心如刀绞。骆加明安葬之后,周维珍和骆勇德却将烈士的弟弟骆家发又送去参军,又在1984年者阴山作战中英勇牺牲……与骆家发一同入伍并在同一连队的周庭勇说:“骆家发在战斗中很勇敢,负伤还消灭了3名敌人,被授予一等功臣,安葬在文山西畴县南疆烈士陵园。”
    从此,骆加明、骆家发兄弟俩,拥有了一个共同的名称:烈士。只是,骆加明、骆家发兄弟俩,天各一方,埋葬在中越边境的不同烈士陵园。
    有一年清明节,老兵兼爱心人士杨立德,将从未到过西畴烈士陵园看望骆家发烈士的周维珍妈妈,专车接到西畴。还有一些战友,赵勇刚等等,在屏边民政局和烈士陵园工作人员的引导下,看望了“双英烈”的母亲周维珍,并给这位老妈妈下跪叩头。周维珍的老伴骆勇德,几年前却突发脑溢血去世。

好人丁莲定期探望周维珍妈妈
 
    习近平总书记亲切接见的2015年中国消除贫困感动奖获得者丁莲,也多次探望周维珍老人。
    事情还得从2011年1月30日《红河日报》一版发表的文章《千方百计确保群众过得更幸福安康》说起,这篇文章报道了州委刘一平书记1月27日率州委、州政府新春慰问组到屏边县开展慰问活动,期间,刘书记看望了优抚对象高国灿和双烈属周维珍老人,嘱托各级党委和政府以及有关部门要千方百计帮助他们解决困难。州委书记的关怀如一缕阳光,温暖的不仅仅是周维珍和高国灿两人,也温暖着所有同行者和所有看过这篇报道的读者的心。
    此后,有更多的人关心着“双英烈”母亲。
    那一年,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党委书记常润生、党委副书记张德文率领的医疗小分队,赴屏边为周维珍上门体检和送医送药,之后又将她接到医院进行全面检查和康复治疗。

 
    周维珍的女儿骆庆华感慨:“非常感谢党和政府,感谢州三院的领导和医生、护士。这些年来,各级领导常常来看望慰问我母亲,给予我母亲许多的帮助,说真的,我们非常满足啦。”
    2011年6月16日,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党委书记常润生再次专程回访周维珍老人,送医送药,还亲自为他们量血压,知道周维珍老人原来的皮肤病好了,常润生表示:“作为公立医院,对于这些为国家做出过贡献和牺牲的人,我们有义务为他们进行终生的免费体检,关心他们的身体健康。”

    在“双英烈”母亲周维珍老人家中,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党委书记常润生以及随行人员看到,老人家原本破烂不堪的房子,而今已经焕然一新。老人高兴地说:“在州委书记刘一平的关心下,在州县两级党委政府的重视下,该县民政局投入大约8万元钱给我修缮了破旧的房子,还为我买了新沙发、新衣柜、换下那睡了几十年的破烂的床。”

 
    2013年11月13日,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院长杨军、皮肤科主任周卫东,以及医院党政办的工作人员,又专程到屏边县大围山社区三角寨的双烈属周维珍家,看望这位80岁的老人。同时,看望了参加过自卫还击战的退伍伤残军人高国灿,为他们送医送药,进行健康体检。
    2016年4月14日12时44分,周维珍老人却悄悄走了,遗物——老妈妈的儿子骆家发上战场时发的一块纪念枕巾。
 
记者 赵俊峰

来源:新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