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旧新闻

个旧旅游高地:老阴山草场



 
    刺勒川,阴山下。而我登临的是个旧城东的那座老阴山。
    仁者爱山,山环抱着锡城。高原的晨曦中,氤氲流岚、迷离其巅的老阴山,依旧是代表着“锡都”的一道脊梁。搜寻林荫间蜿蜒而来、逶迤而去的盘山小径,眼前或许能幻化出当年锡矿工们“山间铃响马帮来” 的情景,会听见“抬锡巷”平平仄仄的劳动号子,会闪过“锡行街”熙来攘往的商贾身影。而今天,可以取道新改建的老阴山柏油路直达顶峰的观景台,“锡都”个旧尽收眼底。俯仰天地之间,矿冶史里喷发的烈焰中,沸腾的金属横空出世,任由你“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在胸中升腾。

 
    个旧老阴山海拔2000余米,与个旧城中的金湖水平面高差400余米。山顶往东是高原万亩天然草场,衍生着许多珍贵的药材、野花。海拔2740米的莲花山峰可雄视东南亚。
    一览众山小的老阴山观景台,是云南唯一可以鸟瞰城市景观的风景楼台。有一条现代化的索道把人们徐徐送上山顶,也有新建的登峰大道为“自助旅游”的登山爱好者提供便利。
    老阴山是一座奇山,奇在山顶有一座天然石洞,酷似女性阴户。遇到住在老阴山上的彝家少女,她桃花上脸,说老阴山和遥遥相对的老阳山是一对相爱的恋人,因地老天荒誓不变心的爱情触犯天条,被雷公打死了,但雷公对少男少女忠贞的爱情起了恻隐之心,保留了那象征爱情的“根”,叫尼茜的女孩阴部悬挂在山上,叫阿果的男孩生殖器昂立在阳山下。老阴山和老阳山的爱情传说,反映了个旧世居彝族对生殖图腾的崇拜。

 
     “九嶷山上白絮飞,帝子乘风下翠薇”。想必是老阴山比老阳山高,个旧人常说:“金湖又没有盖子,你不服气,就从老阴山上跳下去。”
    1954年8月11日,个旧连降暴雨,形成了一个高原湖泊。个旧盛产金属,而又水贵如金,李表东、张若谷两位老先生将个旧城中的这个湖泊取名为金湖。1960年3月,文坛巨匠巴金专程来到了个旧,住在金湖宾馆,乐在这“金子之湖”边漫步。巴金先生说:“我们不需要大胆地设想,也可以为这个遍地黄金的锡都安排一个无限光辉的前途。眼前这个小小的金湖,有一天也会像西湖那样美丽,那样的全国知名。”
    真是的,2004年9月25日,身高1.97米的世界滑翔冠军阿克里斯,慕名来到这“一城山色半城湖”的个旧,这名瑞士的“阿表哥”第一个从老阴山飞身而下,扑向金湖,完成了他运动生涯中第一次在城市上空滑翔。
    个旧人纷纷昂起了头颅。
    滑翔,开始成为个旧的“群流感”。
    我当然没有“阿表哥”的“海拔”,但我有浪漫的权利。于是,在这个春天,我们用徒步的方式,去“个旧旅游的高地”老阴山草场浪漫一回!

 
    俗话说,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拾阶而上,我们遇到了茶花、樱花、桃花、梨花、油菜花……在花海里,看见了“城在山中,湖在城中”的个旧,原来就是一位“花姑娘”。
一路朝东,往上,往上,向着太阳!
    穿越一个甜蜜的草莓谷,在离天最近的时候,一大片喀斯特岩溶地区的自然草场忽然出现了,顿时让这个世界充满了童年的纯真与乐趣。
    不得不承认,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和着草原的清香,和着草原的晨露,一起与风飞。原来,这里就可以!看,草场上空的蓝天白云,搂着风力电车高耸的身姿,旋转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这是光明的源泉,草场的卫兵,温暖的动力,精湛的艺术,更是科技的结晶。

 
    心,立即长出了翅膀!
    这里,世代居住着小大坡、对门山、水箐的能歌善舞的彝族同胞,也许是因为草场民歌的悠扬,也许是因为草场诗歌的优美苍劲,我的梦想一次一次沿着高空的召唤在风中不停地旅行,那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青青的草,还有那白云一样的羊群,和自由奔跑的马匹,让我们受困都市的心灵,被大自然最浪漫的拥抱彻底地解脱。

 
    梦里寻她千百度,老阴山草场,原来就在我生命的上空,在云朵可以牵手牧羊姑娘散步的地方!
约吗?老阴山草场!

赵俊峰/  文图

来源:新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