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旧新闻

信用卡“满天飞”:子偿债不力 娘不得安生


何妈妈在一张纸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替儿子偿还信用卡透支的滥账和高额利息 

一人透支 全家受困 
    这段时间,家住个旧市新街公务员小区的赵先生及其母亲不胜其烦,不断有银行人员打电话来,称其为“紧急联系人”,语带威胁地劝他们想办法帮弟弟还钱。被骚扰得实在受不了,赵先生质问弟弟:你办信用卡,为什么要留下我们的号码?赵先生的弟弟否认此事。
    赵先生想想也是,妈妈的号码换了后,弟弟都不知道,那么银行是怎么知道这些更换了的手机号码呢?
    此前,赵先生的弟弟办理的银行信用卡因为透支,赵先生就不断地接到银行的催款电话。后来,赵先生烦了,就反问对方:你们老是这样打电话,算不算骚扰?但对方却称:家庭成员都是信用卡持卡人的紧急联系人。后来,银行骚扰电话再来时,赵先生干脆让媳妇接电话,告知对方打错了,但只清净两天后,银行又打来电话,并且肯定地说号码就是赵先生的,还叫他们不要演戏了,把赵先生气得够呛。
    与赵先生相比,赵先生的母亲——何妈妈,如今已经从最初的担心、忧心,变成恐惧甚至愤怒了。她对银行愤怒的是:既然银行早就知道我儿子有了不良记录,而且没有还款能力,为什么还要给他滥发信用卡?如此行为究竟是银行失去了信用?还是持卡人没有信用?
    发卡银行掌握持卡人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的,并不仅仅是赵先生一家。在个旧,赵先生碰到了多家都有这样的情况,其中有一户5口之家,一个人透支欠款后,竟然另外4个家庭成员都收到过追款电话。赵先生很奇怪,持卡人办卡的时候,总不至于把全家人的手机号码都写给银行吧?

在个开蒙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代办信用卡和刷卡提现的信息

信用卡透支是利滚利
     作为云锡公司的退休职工,如今已经70高龄的何妈妈怎么也想不到,以前在报纸上看到的儿女办了信用卡、父母被株连还款的情况,如今竟然又落到了自己的头上。
    何妈妈的小儿子赵工在开远的一家国有化工企业上班,月薪不过2500元。30余岁的赵工妻子无业,女儿正上小学,岳父岳母从开远郊区农村搬来与他们居住,虽然岳母曾经在一个单位的食堂做饭有约千元的月薪,但由于单位效益不景气到食堂吃饭的人少,岳母后来也失去了这份工作。这样,赵工原本不多的工资就要养着5个人。
    然而让何妈妈想不通的是,就是这样一个捉襟见肘、入不敷出而常常需要何妈妈接济和补贴的家庭,居然有6家银行给她儿子办理了信用卡。2014年初,由于儿子刷卡透支,6家银行纷纷打电话追款。在银行以“信用卡恶意透支”、“走司法程序”等等的电话恐吓后,何妈妈和患有心脏病的老伴反复权衡后,还是从两老每月3000多元养老金里省吃俭用积攒下的5万余元积蓄,替儿子还上了几家银行信用卡透支的本息,另外3万元实在无力偿还了,两家老人协商后,由儿子的岳母想办法筹款偿还。
    大半辈子积蓄还光了,急火攻心的老伴就于2014年4月8日心脏病加剧,抢救无效去世了。后来何妈妈瞒着儿子更换了手机号码,希望再也不要接到这样的电话。
    让何妈妈想不到的是,2015年入冬以来,何妈妈也迎来了自己生命里的另外一个冬季。她反反复复接到区号显示来自上海、成都的几家银行信用卡中心的催款电话,称她在开远的儿子,继两年前信用卡欠款8万余元之后,又连本带利欠下一家银行63021.81元,加上另外两家,欠款接近10万元。
    电话中,对方还满有人情味地劝说:“你要有一点同情心,没有钱你就去借,帮你儿子还上吧!”
    此前,为了能让儿子还上欠款,何妈妈还寄希望于儿媳儿子一家自主创业谋生,后来,儿子先后在开远火车站门口、开远火车站道班房小街上转租了两个小铺卖早点、夜宵,结果,起早贪黑天不遂人愿,挣钱不成又添新债,为了偿还债务,铺面只好盘出去,两口子又在开远火车站附近家属区、小学校附近租摊位,想不到地摊生意更难做,又负债将摊位转出。后来有人出主意,买辆二手车,倒腾些诸如小饰品、手工鞋、年画挂历之类的小商品到周边乡镇赶集天去销售,谁知买来的二手车不断出故障,一年的修理费就是3000多元,不得已转卖出去又亏了一万多。
    这次,何妈妈彻底绝望了,也终于搞懂了,信用卡透支的利息是很高的,年息可以高达18%,还利滚利,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有上万元甚至几万元了。何妈妈后来关注了一起类似的事件,银行的具体计算方式是将前期本息作为本金,该本金每个月产生5%的滞纳金并且产生每日万分之五的利息;进入下一个月后,上个月的滞纳金、利息计入本金,该本金再产生每月5%的滞纳金并且产生每日万分之五的利息;依此循环往复,在这个过程中且无论滞纳金、利息计入本金,单滞纳金每年已经达到60%,利率也达到18%,两者相加已经达到年利率的78%。而这种利滚利式的“合法的高利贷”,已经与国家规定的私人借贷利率不得超过银行4倍贷款利率的标准形成了天壤之别。而一旦诉诸法律,法院依据国家有关限制借款利率的规定,仅在年利率24%的限度内予以支持。
 
银行不要房子要“法庭上见”
    本着“欠债还钱”的朴素想法,冷静下来的何妈妈和儿子合计后,认为儿子的住房公积金有近4万元、还有开远铁路小区实际居住、外婆2004年去世后留给他的一套老房子,评估价约4万多元。于是,何妈妈在最后一个追款电话时表示:第一,请银行通过法定程序,全部提取儿子的公积金冲抵信用卡透支的欠款;第二,可以通过法院拍卖儿子实际居住10年的开远铁路小区住房冲抵信用卡透支的欠款;第三,可以通过法定程序,从儿子每月的工资中逐月扣除。儿子的日常生活开支、孙女的抚养费、学费,由何妈妈每月一千余元的养老金负担。儿子的岳父、岳母和妻子,自谋生路。
但是,银行没有接受何妈妈的还款提议,一家银行的最后通牒是,2016年1月5日下午5点以前不能还清欠款,立即报警、法院起诉。
    对于弟弟透支后,家属不断接到如此多的带着恐吓性质的催款电话,赵先生也曾怀疑是有人假冒银行追款,于是他通过一些可靠渠道进行了解,弟弟透支的本息确实有将近10万元,而且2015年11月他还了1万多元,而那些追款电话也确实是从银行打来的。

在个开蒙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代办信用卡和刷卡提现的信息

要求冻结账户不被允许
     对于自身收入就低、经济又困难的儿子一家,在不得已透支却难以偿还的情况下,接到电话的何妈妈曾试图让银行终止对儿子信用卡的透支,但一家银行的电话却称:需要本人才可以办理销卡手续。也有其他银行表示可以代办,但代办人需要先将持卡人账户内的欠款还清,并提交相应的证明文件,包括代办业务的申请书、代办人和持卡人的关系证明以及户口本、身份证等。
    对于银行这种故意放水的行为,何妈妈不可思议:既然需要本人才能办理销卡手续,那银行为什么不找持卡人追款,却要找其他人并且还要威胁恐吓呢?
    何妈妈对儿子低收入连家都难养活却能办到6家银行信用卡的状况难以理解,但儿子告诉她,看到别人都在办,自己也稀里糊涂地跟着办了。其实他和很多人一样并不十分清楚和了解信用卡的性质和高利息,办卡时,业务员反复强调信用卡的透支功能,甚至承诺返还种种“优惠”,还鼓励要使用信用卡创业。有的业务员办理时还催:“你别问那么多,我这叠客户资料填完了,你的卡办了,我的任务量和基本工资也保住了。”

在个开蒙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代办信用卡和刷卡提现的信息
 
厕所里都会有代办信用卡小广告
     此前,70岁的何妈妈并不了解信用卡,只认为只有收入高的人才会办得到信用卡。因为她相信,银行不会吃饱了撑的会给收入低、甚至无能力偿还的人办卡的,因为到银行办一笔贷款都是很复杂艰难的事。后来,接到的催款电话中对方不断问“你儿子在上班吗?月收入多少?”,这让何妈妈感到特别的气愤,“银行连我儿子的月收入多少都不知道,怎么审核、发卡的呢?”
    后来,何妈妈又跑了几家当地银行咨询才知道,信用卡欠款已导致不良信用记录产生,即使还清欠款,不良信用记录短期内也无法消除。而且,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监督管理办法里,明确规定了银行在发卡之前,应当对申请人进行的调查,并且确认申请人拥有固定工作或者稳定收入,才可以发放信用卡。这又让何妈妈更加理解不了,银行能打通持卡人家庭成员的电话,但儿子2014年就已经有不良记录了,为什么他还可以继续透支呢?于是何妈妈开始关注信用卡的乱象。

在个开蒙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代办信用卡和刷卡提现的信息
 
    她发现,在个旧,只要到街头随便走走,到处都可以看到办理或者代办信用卡的小广告,这些小广告甚至贴到了厕所里。于是,何妈妈向当地媒体反映了这一情况,有记者拨通了一个“代办信用卡”的广告电话,一位自称是“银行信用卡业务代办员”的女士马上就赶来见面,记者只交了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后,连审批表都不需要自己填写,果然就办到了一张某银行的信用卡。而记者请个旧一位中学的教师去建行办理信用卡,复印身份证和填写审批表后,这位教师连工资证明都不需要开具,当时就办理了额度9.3万元的一张信用卡。
    记者随后采访多个“信用卡办理网点”发现,申请者只需出示身份证复印件即可填写信用卡申领表,“业务代办员”并不询问工作单位、收入情况、有无偿付能力等等。
    记者调查得知,如今,各家银行都在推广信用卡,有的银行和信用卡中心跟各单位合作,向职工大力宣传信用卡的好处,其中,竟然教授职工如何透支一家银行的钱去还另一家银行的欠款,信用卡透支的好处等等,可是,就是不详细教授职工如何计算信用卡透支后的后果。
    为了办理更多的所谓信用卡业务,很多银行和信用卡中心还推出了刷卡积分、刷卡打折、刷卡有奖甚至刷卡提现等等。而更多的代办员更是手段不用其极,小广告贴到了大街小巷、街道地面、电杆上、甚至贴到了街道上的垃圾箱、厕所里。如此的乱象似乎也在提醒人们:这样的信用卡会有信用吗?
 
种种手段追欠款
     其实,“子债父偿,子债母还”绝非个案。对于透支信用卡的追款手段,何妈妈咨询律师时被告知:银行催讨后尚不能按时归还相关款项的,视情节如果只需承担经济责任,不够成犯罪;但如果存在恶意透支行为,就构成犯罪需要负刑事责任了。虽然对“恶意透支”是有严格的法律界定的,但在现实中,银行、信用卡中心或者代办员却是有五花五门的解释,同时,他们采取的手段也是多种多样。
    其实,对于这一点,何妈妈如今已经有了切身的体会。
    银行或者代办员首先采取的办法是透支后会对持卡人将来的信用产生如何的影响,在整个金融系统内都会留下不良信用记录。之后会反复向持卡人的亲属打电话,劝告、吓唬他们帮持卡人还款,之后就是威胁不还款就要报警、上法庭。
    个旧一位中学教师离婚后,因为单独抚养女儿上大学,出现透支1万余元,在每月还房贷的情况下,还要还透支的信用卡,结果竟然跟不上利息,被追款后,银行直接威胁称,不一次还清就与“恶意透支信用卡”逮捕该教师,教师一遭到刑事处分,就会被开除公职,那以后如何供养女儿读大学?于是,校领导想办法为这位老师寻求其他帮助还清了欠款,之后再每个月从工资扣还给借款方。
    赵先生还打听到,一些贷款公司、追款公司、融资公司、理财公司等,表示与银行有合作,甚至扬言可以替银行追款。而“追款公司”的最高回报竟然高达欠款额的30%。
    还有的银行会向公安报警,采取“警民合作”、“警民共建”等形式,银行以“恶意透支”请公安出面追款,而如果一时无力偿还欠款被使用“恶意透支”,那就可能面临着刑事追责。
    通过以上种种方式,透支的持卡人和亲属,往往都会想方设法借钱还款,甚至会变卖家产还款。

记者采访过程中,有银行工作人员找赵先生推销介绍信用卡
 
何妈妈要反击银行滥发信用卡
     从儿子和自己的亲身经历上,何妈妈拖着老迈的身躯打算进行反击。她认为银行的信用卡发放存在着严重缺陷,要改变这一混乱的现象,银行首先就要严格实行实名申领制,实行信用卡信息共享制度,根据不同人群、不同收入状况设定透支限额,并且要明确统一透支款利息等。何妈妈提供了一份人民网的调查数据,有六成网友认为“部分银行发放混乱,自酿苦果”;三成多网友则认为“银行信用卡业务管理有缺陷”。何妈妈感慨:难怪一直饱受民众诟病的信用卡“申领无门槛”、“有盗刷风险”、“监管混乱”、“额度随意评定”等各种问题越演越烈,最终是“害人害己”。对于遍地冒出来的“代办员”、 “业务经理”等,何妈妈质疑这些人也有恶意行为,那他们为什么能办出银行的信用卡?他们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呢?
    何妈妈表示:如何帮助儿女树立正确的消费观和价值观,是父母需要注意的问题。但银行为了竞争发卡量和获利,审核不严,有滥发信用卡嫌疑,是全社会需要关注和警惕的问题。
    何妈妈告诉记者:“儿子前后欠款18万多,本息还了9万多,我希望银行把我儿子永远拉入黑名单,但是他们却不断给他创造透支的机会,我却不能再这么没完没了地还钱了,豁出去了,我准备随时拼了这把老骨头了。聘请律师,反诉或起诉滥发信用卡的银行。”
    目前,何妈妈已经主动联系开远市人民法院,法院作出了回应,表示关注。何妈妈说:“我相信司法的公正,即使输了,我也要通过我的遭遇,唤醒更多的人别再陷进去。”

开远一家银行营业室内的信用卡分期付款对比利率表,最高利率为17.28%

首席记者 任锐刚 摄影报道

来源:新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