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视野

红河绿春哈尼母子两代人的爱民固边情结

    新广网讯(通讯员 雷鹏鹏 邹昌义)“我当联防队员不是为了工资,更不是为了荣誉,而是为了传承阿妈(炊妈)拥军爱民的优良美德和爱民固边情,更是为了父老乡亲尽心尽责,这样我就很满足了!”这是“阿森”对自己为什么要来绿春县骑马坝边防派出所当联防队员的回答。
    在雄峻的哀牢山脚下骑马坝边防派出所里,有这样一对哈尼族母子,他们各自用他们的行动抒写着爱民固边情结。母亲李和努,今年53岁,自1990年骑马坝边防派出所聘为炊事员,25年如一日地照顾着边防官兵,官兵们都叫她“炊妈”;儿子曹校东,今年31岁,2011年起便是骑马坝边防派出所的联防队员,也是派出所“调解、翻译”的好帮手,大家都叫他“阿森”。

拥军25年不言苦
    25年前,绿春县骑马坝边防派出所条件很艰苦,不通车、不通电、缺医少药。因警力少,工作任务重,官兵们常吃冷饭剩菜,为了能让官兵吃上热乎乎的饭菜,所里急需聘请一名炊事员。但因条件艰苦,待遇微薄,迟迟没有人报名。“炊妈”听到消息,找到派出所领导说:“我愿意来所里为大家做饭,待遇多少都无所谓。”炊妈刚到所里的时候,只有28岁,现在的炊妈已经53岁了,她每天早上5点起床,负责全所的一日三餐,还为派出所养猪、种菜。旁人说她很“傻”,她却说:“他们都是我的儿子,母亲照顾孩子是应该的。”
    25年来,“炊妈”像母亲一样关注着官兵的衣食冷暖,让官兵在远离父母的他乡感受到了母爱。“炊妈”厨艺很好,绿春县城里的许多餐馆老板多次找到她,请她去做厨师,并承诺给很高的工资,但都被炊妈回绝了,因为她舍不得这些“兵儿子”。她说:“我要照顾他们的生活,让他们在这里感受到家的温暖。”

薪火相传固边情
    “我当联防队员不是为了工资,更不是为了荣誉,而是为了传承我阿妈(炊妈)拥军爱民的优良美德和爱民固边情,更是为了父老乡亲尽心尽责,这样我就很满足了!
    绿春县骑马坝边防派出所所长龙化番说:有一次在和“阿森”聊天时,他说:他很小的时候妈妈就来到派出所做饭了,当初真的很不理解阿妈,因为爸爸是一名小学老师,虽然家里贫穷一点,但是生活还是可以过的,很不忍心我阿妈一天奔波于两个家里,甚至他对妈妈说,‘辞掉这份辛苦工作’。而今真的明白了阿妈当初的那份执着,因为那是一种爱。”
    可能是从小受母亲的影响,阿森对骑马坝边防派出所及广大官兵也有了很深的感情,2011年派出所因为工作的需要对外聘请联防队员,阿森知道后,放弃了在城里开店赚钱的好机会,毅然决定跟随着母亲的脚步来到了派出所成为了一名联防队员,就这样,母子两代人一起为边防部队奉献着,共同抒写着爱民固边情结。

派出所幸好有你
    骑马坝乡生活着哈尼、彝、瑶、傣、拉祜5个少数民族,大多数群众都不会讲汉语,而派出所的民警都来自五湖四海,不会讲民族语言,甚至连云南本地方言听起来都有些吃力,更别说与少数民族群众交流了,也给开展工作带来了诸多的不便。而阿森的到来让这个经常困扰官兵的问题解决了,因为阿森是现成的翻译。二十多岁的阿森是土生土长的骑马坝人,从小在这里长大,所以阿森对当地的各种民族语言都很熟悉,能说会讲,另一方面,阿森的父亲是一位小学老师,从小就学习汉语,加之后来在学校接受了多年的正规教育,阿森的汉语也讲的很好。因为精通汉语和熟悉当地少数民族语言的缘故,阿森成为了一名“翻译”。
    平常在所里的各个地方都能看到阿森的身影,因为他经常在几个办公区域之间来回的跑。户籍室突然传来了民警雷鹏鹏的声音,阿森,快过来一下。原来是一位老大爷来到了户籍室,民警问他办理什么业务,他说了很多话但民警一句都听不懂,所以只有把阿森叫来,阿森用当地语言跟老大爷交谈起来,得知老大爷是想办理身份证。
    雷鹏鹏说:“幸好有你在这里,很多时候群众到所里需要办理什么事项我们也不知道,告诉他们需要准备些什么材料或证件他们又听不懂。”除此之外,在办理案件、下乡走访的过程中,阿森都在兼职当翻译,阿森成了民警和群众之间沟通的桥梁。
    2014年9月,家住骑马坝村委会的白某,因土地问题与邻居李某发生纠纷。在争吵过程中,两人发生了拉扯,后两人准备各自离去时,白某不慎被脚下乱石绊倒,导致左手骨折,先后花费医疗费1.6万元。派出所虽然多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但李某以未动手打人为由坚决拒绝支付对方医疗费。为此,白某准备一纸诉状将李某告到法院。就在起诉前的当天夜晚,阿森知道此事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跟随派出所民警来到李某家进行劝解,经过近2个小时的耐心开导,李某终于同意和解,并让双方签订了调解协议。阿森对乡亲矛盾调解的事迹也得到了大家的称赞。
    “身在编外不见外,痴心不改固边情。”作为一名八零后,阿森用实际行动继续着母亲的爱民固边之路,和母亲一起为边防事业做贡献,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

来源:新广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