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旧新闻

支出困难重重 职工生活清贫 白云山国有林场深陷生存困局

支出困难重重 职工生活清贫 白云山国有林场深陷生存困局
蓝天白云下的万顷森林
    眼下,又进入了森林防火季节,李强和魏喜云吃过早饭后,穿上迷彩服、套上“森林巡查”袖标、带上砍刀,沿着山间小路向树林深处进发。
    从白云山林区驻所到各自责任区范围的森林里巡查,李强和魏喜云每天都走着来回10多公里的路,一走就是30年。
    白云山林场其他林区(大水沟、卡房、火谷都)还有12个职工,他们每天的工作与李强和魏喜云一样。
    白云山林场有5.7万亩林地,林区的14名职工每人担负着数千亩的管护责任。查看火情、森林发育情况以及病虫害情况,这些就是他们的职责。
    被称之为个旧市的“绿色肺叶”的白云山森林,担负着市区70%以上的生产生活用水供给任务,4个林区14名职工的管护责任之重就不言而喻了。
诗画白云山
    长期以来在山肚子里寻找梦想的个旧市,使山岭上无数的树木变成了矿洞坑木。大片山地的荒芜给个旧市遭遇了巨大的环境危机和水源危机,在“植树造林”的命运抉择下,1957年,“白云山国有林场”的名字在个旧人对绿色生态的深切憧憬中诞生了。
    重托之下,白云山林场的先人们穿上解放鞋、背上口袋(装种子)、扛上锄头、带上干粮。他们天亮时上山、天黑前下山,一刀一锄地将一粒粒的华山松种子放进了白云山破碎的土壤里。
    在白云山系良好湿度以及阳光 的催促下,数以十万计的华山松破土而出,并且向着头顶上的蓝天白云伸展着枝叶。渐渐地,在连接着个旧市市区面山、卡房镇、贾沙乡、鸡街镇、乍甸镇、倘甸镇将近6万平方米的山岭上,以华山松为主的树木形成了片连片的绿色屏障。
    如今,漫步于白云山树林间的小路上,头顶是遮天蔽日的华山松枝叶。人所到之处,溪流潺潺、泉水叮咚,林间鸟儿追逐、鼠儿串跳。此时,人完全置身于奇趣的自然中。
    如果你对自己的体能有足够的信心,不妨来一次长途跋涉,登上白云山的最高峰,那里就是著名的神仙水瞭望台。
    站在瞭望台,不管你转从任何方向眺望,眼下是绵延不绝的山岭,而山岭上都是浓密而苍翠的树林。
    如果你的体能还没有到极限,你可以再度翻山越岭,来到白云大沟源头的花果山,在那里,你会对那湖在林中嵌、林在水中映的翠玉景象深深着迷。
荣耀白云山
    如今,白云山林场范围森林活立木蓄积量28万立方米,森林覆盖率66.5%,整个白云山可谓山青青、水盈盈。
    个旧市最主要的两条供水大沟─白云沟和公司沟都环绕着白云山系森林流经,林区森林为个旧市区提供了70%以上的生产、生活用水,成为个旧市最主要的“绿色水库”,被誉为个旧市的“绿色肺叶”。
    来自1986年云锡公司的监测数据表明,林场造林后围绕白云山林区白云大沟的水流量增加了一至二倍;围绕大水沟林区的公司沟每昼夜增加水流量3600吨。白云水利工程管理处的水文资料显示,白云水库年供个旧生活用水500万吨外,还保障了周围三个乡镇5000多亩农田的灌溉。
    上述数据充分例证了白云山林区在个旧市水源涵养林中的角色地位。
    白云山森林的功能和作用还不止这些。个旧是世界闻名的锡都,拥有冶金、机械、化工等众多行业,企业厂矿星罗棋布,污染严重。白云山林场森林客观上已成为个旧天然的绿色生态屏障,尤其火谷都林区的拉车坡、小尖山、戏台山、野鸡坡、老阴山、青龙山、蜈蚣山、九道弯等市区面山森林紧紧围绕市区周围,是名副其实的环城林带,对保持水土、调节气候、防治污染、净化空气、美化环境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苦涩“林二代”
    每年的12月1日到次年的6月30日是森林防火期。由于白云山林场的火情形势较为严峻,防火任务十分艰巨,白云山林区的李强和魏喜云6人以及其他3个林区的8人都得值守在林区。尽管有场部的其他职工以及护林员支援,但作为防火的主要责任人,李强等14人的神经每天都像是弦上的箭。
    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李强等14人没有周末和节假日,他们不能下山,也不能回家看望老人和妻儿。甚至连每年的大年三十都在林区度过。
    “防火工作重于一切”,久而久之,职工们的亲人都有了这样认识,所以,每年的春节,职工们的老婆孩子还有老人都会带上年货前往林区,此外市林业局的领导们也会带上慰问品来到各自个责任林区并和职工们一起过年。于是,“林区的年三十”成了白云上一个感人肺腑的故事。
    在白云山林场在职的37名职工中,一半以上的人都是子承父业,也就是,他们眼前数万亩的苍翠森林,是父辈们历尽艰辛创造的事业。
    这么说来,李强和魏喜云们的内心因为守住了父辈们功业而涌动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支撑着他们30年如一日的巡山护林。
    只是,当自豪感遭遇了谈婚论嫁和柴米油盐时,李强和魏喜云们却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境地。他们的工作地较为偏远、工作环境枯燥、任务十分繁重、工资收入不高,这些都给他们年轻时找对象带来了重重门槛。这不,他们中几乎没人能娶上城里的或者是单位上的姑娘,他们后来娶上的媳妇都来自农村,而且很多都是经人介绍认识的。
    尽管已经工作了30年,但除去公积金和医疗保险费用,李强和林区其他同事们每月的收入还不到3000元,自己吃饭加上家庭开支以及供孩子上学,用这个数目来维持日子,清苦是不在话下了。

来源:新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