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旧新闻

残疾爸爸截瘫 女儿哭求“爸爸,站起来为我撑伞!”


 
    云南个旧是闻名遐迩的“世界锡都”,也是一个仅有10多平方公里的精致小城。因为城小,认识不认识的人,见面的时候彼此都有一种心照不宣的熟悉。
    然而,很多人忽然发现,个旧市一个小学校门口那位左手、左脚残疾的接送孩子的父亲有一段时间没见了;绿海小区那个左手、左脚残疾而坐着小板凳为居民义务修车的师傅不见了;社区活动室,那个左手左脚残疾却为汶川、鲁甸地震灾区捐款的好心人没来了……
    他出不了门了,2015年8月5日晚,他忽然感觉躯体失去控制,大脑一片空白,在家里摔倒。医院的诊断是:外伤性颈椎间盘脱出,脊髓损伤并高位截瘫。脖子以下任何部位用针刺,他都没有一点知觉……

女儿楠楠捡拾矿泉水瓶子等,每个月可以赚三四十元钱
 
乖巧女儿:爸爸,我要你站起来撑伞!
     他叫沈玉林,上个世纪90年代响应国家自主创业政策,从某冶金局车队退职,历经坎坷而度日维艰,转眼已经57岁。
    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告诉他,除非外科手术,否则便是一辈子躺着床上。
    然而,手术费大约需要20多万元,对于一个每月882元低保金维持基本生存的三口之家,显然是可望而不可及。
    而今,濒临绝望的他只能一动不动躺着,看着天花板发呆,他9岁的女儿楠楠拿着一张打印的照片,坐在一旁安慰他:“爸爸你看,在美国纽约皇后区的马路上,一位父亲穿着衬衫、手提公文包,为孩子打着伞,自己的后背都被雨水淋透了,这张照片感动了全球超过250万人。但是,爸爸,我觉得你更伟大,你手脚不灵便,每天都还接送我上学……”
    男儿有泪不轻弹,沈玉林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可高位截瘫的他已经不能自己擦拭。
    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1997年,自谋生路的沈玉林上昆明打工,不幸路遇车祸,落下二级残疾,左手、左脚从此不灵便。没想到命运让他雪上加霜,2015年8月5日晚,因为颈椎疾病意外,忽然摔倒在地的沈玉林至今不能站立起来。
    爸爸不能接送楠楠了,品学兼优的女儿却懂事地说:“爸爸,好人有好报,你是好人,你一定能站起来,等你好了,我还要你为我撑伞!”

病危通知书
 
热心邻居:帮帮这对苦命的母女!
     绿海小区的廉租房住着很多有情义的邻居,沈玉林的邻居、好朋友王德兴经常来看望他,陪他说说话,解解闷。
    王德兴说:“老沈是小区里公认的好人,大家有事就想起他找他帮忙,大约今年3月份,有一天凌晨两点多钟,小区里一个70多岁老人心口疼,没想起打120救护车,也是直接打电话给老沈,他二话不说就把老人送到医院。”
    王德兴介绍,以前,沈玉林和妻子杨艳梅到处打工,虽然清贫但还可以维持生计。沈玉林倒下后,医院开具的《病危通知单》告诉了可能发生的很多种后果,归根结底,就是稍不注意,沈玉林就有性命之忧。杨艳梅只好寸步不离地守护在丈夫身边,读三年级的女儿楠楠实在是已经顾及不暇。但是女儿很懂事,上学和放学路上见到矿泉水瓶子,就捡回家积攒起来,一个月下来,可以卖三四十元。
    然而,突如其来的意外,让这个家庭的磨难接踵而来,由于没有钱手术,沈玉林长期卧榻,危及生命的并发症随时可能发生,细心的妻子杨艳梅发现丈夫大便解不出,小便减少,呼吸困难,躯体肌肉出现萎缩……而活波可爱、能歌善舞的女儿,也开始变得内向。
    杨艳梅说:“民政、残联、红十字会、社区知道我们家的情况后,也给予了雪中送炭的救助和帮助。”
    一直关心和帮助沈玉林的邻居王德兴介绍,杨艳梅很感谢这些救济,但这些救助款累计起来大约也只是20万元手术费的二十分之一,事实上是一个杯水车薪的状况。王德兴说:“真希望社会能够关注和帮助岌岌可危的沈玉林,期待有更多的社会力量,关注这对苦命的母女。”
 
代天赐表示,如果可以,愿意努力把天赐酒坊变成“爱心接力站”
 
爱心小代:愿把天赐酒坊变成“爱心接力站”
    10月23日晚,个旧市下河沟青年路新建楼一层附5号“天赐酒坊”掌柜的17岁代天赐,专程探望了沈玉林,并在捐助300元的“爱心包”背面真切地写下:“沈爸爸,希望有奇迹让您站起来!”
    14岁就自食其力的代天赐对沈玉林说:“今天我来看您,是因为我能够感觉到,一个孩子的父亲如果不能够撑伞了,孩子会有多么伤心。我就是一个父亲不能撑伞的孩子,所以我一直靠自己打拼,努力让我的父亲、母亲过得好一点点。”
    代天赐坦言:“我知道300元对于20万元的手术费实在是太遥远,但这是我的一颗心,如果有很多颗心接力下去,希望就会一步步接近。我们都是娘生爹养,为了我的父亲,你的父亲,我们的父亲,我愿意把我的天赐酒坊变成一个‘爱心接力站’,通过我的行动,努力告诉和争取我能够面对和接触的更多爱心人士,一起帮助沈爸爸。我甚至梦想,如果有更多人爱心接力,可以感动哪一位医学专家,说不定能帮助沈爸爸站立起来!”

17岁少年代天赐为沈玉林捐助300元手术费,希望有更多人爱心接力
 
无助妈妈:怎能忍心孩子帮孩子?
     对于自力更生烤酒卖酒的17岁少年代天赐的好意,沈玉林百感交集。他情不自禁地说:“因为没有钱,从个旧转院上昆明,又只能从昆明无奈回到个旧,我也许只能听天由命,可是拖累了她们母女,实在心如刀割,尤其是女儿才9岁,家里一天两餐,孩子已经出现营养不良……”
    沈玉林的妻子杨艳梅提供了一张学校的体检表,楠楠因为营养不良,一些指标已经开始反映出亚健康的状况。沈玉林的邻居、好朋友王德兴说:“实不相瞒,为了节约低保金给沈玉林日常买药,母女俩一日两餐,常常是清汤葱花米线,这孩子长身体,哪能受得了?”
    17岁的代天赐当即表示:“只要‘天赐酒坊’一直经营下去,我每个月可以提出营业额的5%,用于资助和补贴楠楠的一日三餐。”
    杨艳梅忐忑不安:“怎能忍心让一个孩子来帮助另外一个孩子?”
    沈玉林的邻居王德兴表示:“当前,最燃眉之急的还是沈玉林不能再拖下去,只要有一点医学常识,就会知道他久躺病床的危险,只有手术才是他唯一的希望,而20万元手术费又成为一道大坎,杨艳梅无助地守护着丈夫,常常是以泪洗面。”
    王德兴说:“但愿像天赐酒坊小代纯真的期望那样,有更多颗爱心,能够接力!”
    沈玉林妻子杨艳梅的求助电话:13987340633。
 
记者  赵俊峰

来源:新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