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旧新闻

95岁的时髦抗战老兵章洪


 
    正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聆听原个旧市人民医院创始人之一、今年95岁高龄的抗战老兵讲述的难忘的悠悠往事……
 
青葱岁月 穿上戎装
    1921年9月10日,章洪出生于浙江省永康县下里溪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父亲章思林是忠厚老实的农民,母亲章周氏是勤劳善良的农村妇女。跟普通农家孩子一样,章洪除了念书,还要做一些农活,一家人辛辛苦苦忙活一年,才勉强能够维持最基本的生活。1937年他初中毕业,正值抗日战争爆发,满怀报国热情、年仅16岁的他于是和同学一起,参军来到江西南昌一所伤兵疗养院工作。由于工作勤快、学习努力,他很快得到提拔,由一个普通小兵升为中士护理员,后来又考取陆军军医学院预备团,毕业后被分到贵州兴仁国民党第六军军医处当了一名少尉军医。
    后来,日本向越南、缅甸方面进攻,章洪又随部队来到云南,参加了远征军驻滇干训团和军政部医防大队。1942年,章洪考入陆军伞兵第一团,任中尉军医,一直工作到抗日战争胜利。“飞虎队没来的时候,日军频繁轰炸昆明,飞机低飞投弹,我们都看得见他们的飞行员!”章洪说,抗战8年,他参与抢救、医治的伤员不计其数。
 
抗战胜利  成家立业
    章洪从小上进心强,抗战胜利后,他离开国民党部队,应朋友之邀来到蒙自开了一个小诊所。一次建水之旅,他遇上了贤惠的姑娘梁惠芳,于是有情人终结良缘。之后,他们一家搬到个旧,在大桥租了一间房子准备开诊所。但是,章洪到昆明采购药品的途中,随身携带的资金不慎全部被偷,只有上昆明向老丈人借了300块大洋采购药品,才把诊所开了起来。
    个旧解放后,人民欢欣鼓舞,章洪也看到了新的希望。他积极学习党的政策,投入新的生活。1951年,他和几个同仁一起组织建立了个旧市市民医院(个旧市人民医院前身),1952年,在党和政府的号召下,市民医院改建后成立了五个区卫生所,院内主要医生被分配到各区卫生所当所长,章洪主动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被任命为卡房区第一任卫生所长。
 
防病治病   送医送药
    解放初期,卡房生活贫困,文化落后,交通不便,疟疾、麻疹、肠道传染病终年不断。那时群众有病多求神拜佛,不相信打针吃药能治病。于是章洪背上药箱行李,跋山涉水、走村串寨宣传党的政策,宣传卫生防病知识,为群众防病治病,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冷天睡火塘、钻草窝。几年里,他跑遍了全区村寨,卫生工作得以逐步展开,传染病也逐年得到控制。
    十年浩劫,卫生防疫工作受到严重破坏,章洪也曾在肉体、精神上饱受摧残,重活、苦活、脏活样样都干过。“有几个受不了折磨的,喝毒药自杀了!”回忆这段经历,章洪很是伤感。从1970年起,他被调到蒙自县鸣鹫公社大天井疗养院(即麻风病院)工作,在当时医疗条件和卫生条件都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药物缺乏,他就自采中草药,自制针水、药片,在短短几年中,治愈麻疯病患者30多人,摘掉了麻风病不治之症的帽子。
  
流金岁月 老当益壮
    文革结束,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的各项政策逐步得到落实,章洪尽心尽力地为红河州卫生工作做出了许多贡献。工作期间,他曾当过州政协委员,被评为主管医师,多次被评为卫生先进工作者,得到中央卫生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等单位的表彰奖励。直至1986年,65岁的章洪才退休。
    在章洪家中,挂满了“爱国卫生工作三十年”、“红河州先代会”等各类奖章,章洪说,这些奖章大多是他原来所在的工作单位颁发的,他一直珍藏着,其中最让他宝贝的是2013年由云南信息报颁发的“抗战功勋”奖章,他认为这是对他老兵身份的一种认同与安慰。对于这些荣誉,章洪谦虚地认为自己这一辈子虽然做了很多事,但总感到还做得不够。他希望后人不畏艰难,勇往直前,多做一些对国家有益的事。
  
时髦老者 儿孙满堂
    章洪与梁惠芬婚后相亲相爱,生有5男2女,都已成家,并有了自己的孩子。“我的儿孙们都很争气,且各有各的专长,在各自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地工作,成为所在单位的骨干力量。”老人满意说。
    章洪如今居住在昆明市官渡区六甲生态园的一个老年公寓里,他的日常起居由一名50多岁的保姆照料。老人腰不弓,口齿清楚,耳聪目明。他说,他早餐吃三七粉炖鸡蛋、白糖炖番茄,加一点包子、馒头等面食;中餐正常吃饭;晚餐就吃点米线、面条、卷粉之类。平时早、午、晚,老人都要散散步。
    最稀奇的是耄耋之年的章老实在时髦,年轻人喜欢的上网聊QQ、微信他全都应用自如!其长子章建生说:“我爸爸有颗不服老的心,他的生活和你们没什么不同,平时喜欢上网浏览新闻,关注国家大事。除用智能手机外,他还会用电脑,年轻人会的他都会!”

通讯员 王雪松

来源:新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