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旧新闻

杨舒涵:我替在天堂的父亲谢谢大家

 
杨舒涵珍藏的与父亲杨愿洪的美好记忆

杨舒涵的心灵倾诉
 
    日前,22岁的个旧市女青年杨舒涵在亲戚的陪同下,到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州三医院”),办理她病故父亲的医疗费用结算事宜等。杨舒涵对到访的记者说:“希望能借媒体,向所有关心帮助过我父亲的好心人表示感谢,我父亲生前一直就有这个愿望,但是他不能实现了。”
    杨舒涵的父亲杨愿洪先天只有一个肾脏,因肾衰竭(尿毒症),在州三医院透析治疗9年,受到了很多好心人的关爱。今年,杨舒涵大学毕业,即将走向社会就业,孝敬父亲。但是,“子欲养而亲不待。”数日前,病魔夺走了杨愿洪45岁的生命。又是好心人们的帮助,解决了杨愿洪后期出现各种严重并发症的医疗费用。

青年志愿者关心和帮助杨愿洪
             
好人终究有好报
    提起多灾多难的父亲杨愿洪,杨舒涵的泪水中透着哀伤。
情绪平静之后,她讲述了9年来父女俩相依为命的艰难,以及父亲与病魔斗争的日日夜夜遇到的好心人的善举。
    当年,杨愿洪被查出先天只有一个肾脏(几率为十万分之一),并且还患上了肾衰竭,必须做血液透析治疗。
    这真是“低保户”父女人生里的一道坎。杨舒涵边读书边打工挣钱,给父亲补贴些治疗费,尽管杯水车薪,捉襟见肘,但是杨舒涵义无反顾。
    2014年9月,杨愿洪的病情加重,住进了州三医院治疗。这时的杨舒涵已经进入大学实习期,她放弃了在昆明、个旧大屯的两次实习机会,守候在杨愿洪身边。
    2015年1月,杨愿洪出现的心衰等各种并发症不断加剧,呼吸困难已经不能脱离氧气,且眼睛白内障,再也不能离开医院。因为长期治病负债累累的杨愿洪,2015年3月,不得不向社会发出求助。
    杨愿洪曾经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的哥”。
    杨愿洪曾经在个旧市新冠路看到一个迷路的老妇人,他把老人扶上自己的出租车,载着老人在个旧城里转了几圈,可是老人始终想不起自己的家在哪里,也说不清自己儿女的名字。这时,正好驶过一辆110警车,杨愿洪向警察求助,把老人托付给警察后,才放心地离开。
    又有一次,开出租车的朋友在郊区搭救一个回蔓耗途中遇到坏人的女孩,是杨愿洪与3个朋友一起,护送女孩并把她安顿在个旧市客运中心附近的一个宾馆,然后又凑钱给这个女孩第二天购买返家的车票。
    好人终究有人帮。
    后来,杨愿洪病重求助的情况陆续在当地媒体和相关网站报道。

个旧市机关幼儿园探望和慰问杨愿洪
 
素未谋面的热心人
    “相关报道发出后,就有人以打电话或加微信等方式来关注我们。” 杨舒涵说。
     个旧一位陆姓女士在电话表达了捐款的意愿后,将捐款悄悄送到了医院;
    一家远在广州的建筑企业老总知道杨舒涵学的是工程造价,表示只要她愿意,可以到广州工作,并且把她的父亲杨愿洪接过去治疗,公司帮助解决治疗费用;
    一位男士在微信中说,在她没有毕业之前,愿意每月汇200元钱资助她父亲治病,并且在2015年5月份汇出了第一笔资助款;
    有人说,很想帮杨愿洪父女俩,但是经济条件有限。杨愿洪告诉女儿杨舒涵,有人来医院看望他3次了,可惜眼睛白内障,已经看不见好心人的模样;
    还有好心人通过微信,将100元、200元的钱寄给杨舒涵,鼓励杨愿洪与病魔斗争……
    杨舒涵打开了她的手机,里面还有很多网友温暖的微信留言。
    好心人做了好事都不留名,杨舒涵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    
    “同时,我要感谢我的同学和朋友们——丁兰、仁媛芝、孙梦绚、岳航、孙蓓、白帆,我在昆明读书的时候,是他们经常替我照顾父亲,还有资金上的帮助,仅白帆、白玉彬、姚玉云就先后援助我和父亲8000多元钱。”杨舒涵说。 
 
9年相助的“赵叔”
    2015年7月9日,杨舒涵来医院办理和交接的,是中国扶贫基金会、腾讯公益救助杨愿洪的治疗费、困难补助等。这笔公益救助金是州三医院投诉办主任赵俊峰帮助杨愿洪家争取到的,用于医疗结算、医保结算等之后,剩余的困难补助如数交给杨舒涵。
    “赵叔这么多年都在帮我们,善始善终。”杨舒涵说。
    2014年9月2日,赵俊峰与云南新闻界的杨帆、程权等爱心人士,为“红河版酒干倘卖无”主人公、白化病的癌症女孩尚婕妤,争取到中国扶贫基金会、腾讯公益募捐的善款76372.22元,中央电视台法制频道《道德观察》栏目在黄金时段播出了这一事件。然而,尚婕妤癌细胞转移扩散病逝,支付治疗费用后余下的62454.83元善款,按照收养尚婕妤22年的段必亮以及尚婕妤生父尚永福、生母尚敏的意愿,转给下一个需要救助的对象。于是,执行人赵俊峰便申请变更剩余善款用于救助杨愿洪,这一申请得到批准,中国扶贫基金会同意将其中部分善款,转为对杨愿洪基本医疗和困难补助,金额达30675.04元。
    其实,赵俊峰对杨愿洪父女的关爱和帮助,在9年前就开始了。
    那时,赵俊峰是红河本土新闻界的一名记者,他带领年轻记者李伟华,以《衰竭独肾撑起如山父爱》为主题,做了一组系列报道,引起了社会对杨愿洪更广泛的关注,个旧电视台、《滇池晨报》、《都市时报》等多家媒体也对杨愿洪父女俩进行了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于是,当地的爱心人士纷纷行动起来了:
    个旧“北奥酒吧”的老总王松慷慨解囊,资助10000元帮助杨愿洪缴纳了部分医疗费用和医保,让杨愿洪享有了透析的医保报销;个旧市总工会主席李美英送保暖内衣一套,张建祥捐1000元,个旧市轻纺幼儿园捐款1000元,李强清捐款1000元,李卫清捐款1000元,州三院门前快餐店捐款1000元,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老总派两个人送来的1000元,以及州三院医生、护士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给予一定帮助,还有一些没有留下名字的人员,累计捐款近7000元。
    2015年5月,在为杨愿洪申请争取公益救助的同时,赵俊峰又以《爸爸:先天独肾竟然衰竭 女儿:救父心切悔不男儿》为题,在新广网、搜狐网、手机微信等报道了处于困境的杨愿洪父女的情况。社会上又涌起了关爱杨家父女的爱心潮。个旧市机关幼儿园的领导班子,在园长李萍、支部书记何叶丹带领下,首先到州三医院探望杨愿洪并送来2000元捐款。
    2015年夏季是温暖的,在生命的最后时光,当双目失眠的杨愿洪得知现在帮助他的赵主任就是9年前采访和关心他的那位赵记者时,他忽然感受到一种踏实。杨舒涵说:“时隔9年再次遇到了赵叔,父亲竟然没有了对死亡的恐惧,他走的时候,很安详也很平静”。
 
作者 普文剑  

来源:新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