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云南

大火8小时吞噬3500平米厂房

大火8小时吞噬3500平米厂房

 消防人员用斧头破开厂房顶棚向内喷水灭火。本报记者 杨观 摄

别让心血毁于一旦

一场大火,少了厂房老板的所有家当,也让前来灭火的消防队员累的够呛。工业园区,本就是火灾隐患较大的区域,而这场火灾背后的一系列现象,却暴露出了工业园区消防措施的如此“业余”。先是人员吃住生产都在厂房,老板成本倒是省了,殊不知让火灾隐患大上了几倍;再是堂堂工业园区,消防却在消防栓里取不到水,岂不让大火更加得意忘形?还有就是厂房无序建盖,一间仓库挨着一间仓库,一旦失火,还真难保不会来个“火烧连营”。一场火灾,因为对安全隐患的漠视,让火烧得原来越大,难道园区的管理方和老板们,不心疼自己的心血就这样毁于一旦?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大火8小时吞噬3500平米厂房

火灾产生的浓烟遮天蔽日。本报记者 杨观 摄

热线411111报料 昨日凌晨2时许,官渡区六甲工业园区康福路30号一家喷雾器厂房突发火灾,近3500平米的厂房被大火吞噬烧塌,当14辆消防车火速奔赴火场时,却发现,康福路的消防栓没有水,不得不到官南大道上的消防栓往返取水,而记者了解到,这已是4年来,该工业片区发生的第三起大火了。

现场

凌晨厂房起火 周边仓库纷纷自保

起火厂房的工人崔世邦被工友叫醒后一直在厂门口看守厂房,说起昨天凌晨的大火,他至今还心有余悸。当晚最早是厂里的两个工人发现厂里起火了,赶紧把熟睡的工友叫醒,10分钟后,当崔被叫醒起来时,明火已经蹿到房顶上了,崔世邦说:“平时工人们吃、住、生产都在厂里解决,厂房左边是生产,右边是住的,明火好像最早是从生产车间着起的。”崔世邦说,厂里主要生产喷雾器,里边有大量木制品、纸制品、塑料和油漆烧着了。

崔世邦急忙将停在厂里的三辆车开出大门外,而当他再次返回厂里时,大火已封堵了仓库,门也打不开进不去,一辆130货车和一辆面包车不幸“葬身火海”。

火灾发生当天夜里,该厂老板已被六甲派出所民警带离工厂接受火灾事故调查。

起火厂房隔壁一家具厂的唐老板回忆,凌晨2时20分许,隔壁的喷雾器厂房的火势已十分猛烈,不时能听到起火厂房内发出“嘭!”的声响,并腾起一团火球。而起火时间大约是凌晨2时许。

当天凌晨,家具厂里一个工人的小孩生病了,大人一夜都在哄小孩,正是这个工人最早发现了隔壁厂房起火。闻讯赶来的唐老板一看就傻眼了,灭火器根本不管用,只得用洗车的水枪朝靠近火场一侧的屋顶椽子上不停打水,直至消防官兵到场后才敲开了石棉瓦掏出多个大洞,出水枪压制火势。

与家具厂一样幸运的,还有位于起火厂房后方的一间塑料制品仓库,里边堆放了大量塑料盆、塑料桶和塑料凳子等货物,与起火厂房仅隔着1.5米宽的一条小沟,凌晨4时许,闻讯赶到的塑料制品仓库老板廖金堂十分担心火灾会殃及自己的厂房,于是急忙敲碎了石棉瓦形成一个窟窿,从自家仓库内的消防水池取水往木头椽子上洒水,防止大火蔓延。后来看到消防车赶来扑火,廖老板心里才安定了一些。所幸廖的货物都保住了。“消防官兵再晚到10分钟,我的仓库就没有救了!”一夜下来,廖老板的脸被灰烬熏染得像战争片中刚下战场还未卸妆的演员。

3问工业园火灾

追问1 “三合一”场所何时了?

记者在现场发现,起火厂房所在的六甲工业园区内分布有多家家具厂、礼盒厂、包装厂、太阳能厂等厂房或仓库,而这些厂房大多是集吃住、生产、储存为一体的“三合一”厂房,而这种“三合一”厂房是消防部门明令禁止的,在六甲工业园区成了老大难的问题。记者还发现,在起火厂房附近,已有多个厂房被拆除,这次火灾无疑将进一步加剧这些三合一厂房的拆迁进程。

官渡公安消防大队大队长毕明表示,从消防角度讲,这个问题归根到底就是当初的无序建设,违章搭建厂房,里边的消防安全隐患不少,最根本原因是无证经营无证建设。

追问2 园区内消火栓为何没水?

来源: 云南信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