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远新闻

红河州开远市出了个坑爹女

以局长爹为愰子狂借钱后玩失联    还称爹被“双规”要捞人

债主拿着的彭思瑞部分借条复印件

借钱时反复交待绝不能让家人知道

  11月11日晚,开远市的十余位债主找到记者后,分别讲述了他们被30岁的彭思瑞借钱的经历。

  端金辉此前并不认识彭思瑞,他是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彭思瑞的,不过,端金辉是收高利息的债主之一,借款后的头四个月,他以月息3分共收了2.4万元的利息。

  端金辉是2013年6月借钱给彭思瑞的,当时,彭思瑞以服装店资金周转不畅为由,向他借了20万元,约定4个月归还。到期后,彭思瑞没有还钱,端金辉催款时,彭思瑞称等拿家里的一栋别墅向银行贷款,但贷款尚未到账。彭思瑞还称爸爸是房管局长,为了维护爸爸的面子,要端金辉绝对不要跟家里人讲。此后再要款,彭思瑞又说只有等爸帮她还。后来,再联系彭思瑞时,就联系不上了。

  以高利息的名义借钱给彭思瑞的还有很多,有的是主动提出要利息,有的是彭思瑞提出给利息。借钱给彭思瑞的,有同事、朋友、战友等,但借钱时,彭思瑞都写了借条,有的约定了还款日期,有的并没有约定还款日期。

  姚玲借给彭思瑞的钱没有利息。此前,姚玲已和彭思瑞认识多年,并且会互相到对方家中吃饭,算是深交的朋友。和彭思瑞逛街时,彭思瑞买的衣服都是高档货,吃饭都要吃高档的,出手也很大方,还开着一辆数十万元的车。

  姚玲说,彭思瑞当时也开着服装店,在2013年9月以资金周转为由最先借款5万元,当时是短期借款。但到期时,彭思瑞又说爸爸的遗产保险需要14万再次借钱。彭思瑞的口才很好,最后姚玲瞒着老公把房子抵押借了10万给彭思瑞,算是为朋友两肋插刀了。今年3月,彭思瑞又来借钱,称爸爸因贪污被双规了,需要退赃,在姚玲家中跪着反复哀求,最后姚玲又从朋友处借了25万给彭思瑞。前后借给了彭思瑞40万元。

  高维琼也是没要利息的,高维琼开着一家小饭馆,最先彭思瑞常到她那里消费,并且叫的很甜,还会带很多朋友一起去消费。时间长了,高维琼也认为彭思瑞为人不错。后来彭思瑞开口借钱了,也是以服装店资金周转开始借,后来又以爸爸被双规需要打点来借钱。高维琼先后借给了彭思瑞28.3万元。

  在这些人借钱给彭思瑞的时候,彭思瑞都要反复交待,借钱的事绝对不能跟家里说,也不要跟其他人讲,因为爸爸是房管局长,很要面子。而且,彭思瑞借钱时,最先都借的不多,一万、两万,甚至数千。大家都想着钱不多,彭思瑞应该能还钱的。但到后来,又以爸爸被双规为由需要借钱,这个时候,很多人又到了不得不借的程度。

  因为彭思瑞的爸爸在开远工作多年,先后在多个部门任职,也任过房管局长。认识彭思瑞爸爸的人,在彭思瑞开口借钱时,也确实是考虑到她爸爸的面子才借的。

  彭思瑞借钱时,还称房管局长的爸爸手上有工程,可以将工程给借款人干,也可以买到优惠房。而有的人也是看到这一点才借钱的。

 

初步统计借款已达288万

  彭思瑞此前在开远市第十一中学工作,同事称她上下班都是开着好车,并且也开着服装店。因此,开口借钱时也都想着她有能力还款。

  最先曝出彭思瑞的是端金辉,今年8月份,他想法得到了彭思瑞爸爸的电话,打电话去说这件事。彭思瑞的爸爸说,彭思瑞既然是打着我的愰子借钱,你们应该先问问我,我就会劝你们不要借钱给她了,她没有能力偿还。她是成年人了,并且早已成家,借款是她个人的事,与我无关。至于说要用家中的房子抵押,但家中房产证上没有她的名字。彭思瑞借钱的事,借了多少,我以前是一点都不知道。是最近不断有人打电话,并且还上门要钱我才知道的。

  端金辉在找不到彭思瑞的情况下,向彭思瑞发了最后通谍,称8月底不还钱就要报警。8月31日,端金辉向派出所报警,在派出所里,民警用座机联系彭思瑞时,彭思瑞还接了电话。

  感觉到借出的钱很可能无法追回,并且也猜测到其可能还向很多人借过钱,于是,9月1日,端金辉在百度开远贴吧把彭思瑞借钱的事曝了出来,也想召集借给彭思瑞钱的人认识统计一下。

  这一曝不得了,不断有债主称也借了钱。后来,大家聚在一起统计了一下,仅回复的人中就有14位,从2011年至2014年7月下旬,共借给彭思瑞的钱有288万。还有的没有跟贴,但也联系了,有的是彭思瑞以前的战友,不好意思出面。也有建水的人,这几个借出的钱超过了百万。这让大家都大吃一惊,如此算来,彭思瑞借的钱已经超过400万了。

  那么彭思瑞借的钱究竟到哪里去了呢?

  熟悉彭思瑞的人说,彭思瑞不赌,不吸毒,但是高消费。服装是高档的,吃饭是高档的。有一次在昆明,一天就消费了10多万。听到这些说法,大家的心都凉了。

  有债主还到银行查到了她的流水账,从2013年3月至2014年1月,她通过多家银行汇出的款项有22笔近百万元。不过,这些收钱的人是不是债主,目前还不清楚。

  而债主称,彭思瑞借钱时,都要求提现金,哪怕是5元、10元的都要,几乎不通过银行转账。她借钱的时候,有时会当着债仅人的面前打电话,说是打给爸爸的,对方也有人接电话,答应一些事。但现在债主们认为,她是找了人在配合她演戏。

  彭思瑞所在的开远第十一中学有很多同事都借过钱给她,彭思瑞失联后,学校以无理由旷工为由,经登报公告后,于10月20日以违反劳动纪律要解除其聘用合同。

 

彭爸谈起女儿气得手脚发抖

  11月12日下午,记者联系上了彭思瑞的父亲彭爸。彭爸称,电话上讲不清,要当面向记者介绍。

  在开远的某茶室,彭爸详细讲述了女儿的人生经历。

  彭思瑞的妈妈是烈士的女儿,彭爸当兵时,师首长看到其为人不错,就将彭思瑞的妈妈介绍给彭爸。由于带有同情和帮助的成份,又是师首长介绍,彭爸和彭思瑞妈妈结合了。当时,彭爸还在老山前线。蜜月未度完,彭爸又返回老山前线了。

  结婚后,彭思瑞妈妈生过几次病,经过治疗后好了。生下彭思瑞不久又病了,经过元阳、昆明等地部队医院多次治疗,彭思瑞还不到一岁半时,她妈妈还是去世了。这样,彭爸又当爹又当妈,一段时间甚至把彭思瑞带到军营里带着。但这终归不是长久之计,过了一阵,彭思瑞被外婆带着在宜良,但彭爸也是对彭思瑞顷注了全部心血,为了不给老人再增加劳累,彭爸把妹妹从老家叫到开远帮着带。这样,彭爸在前线,妹妹和彭思瑞在开远,一段时间还在部队前线,还有岳母家在宜良。因为实在照顾不过来,部队又劝彭爸找对象结婚,这样可以照顾彭思瑞。彭爸再婚后,想不到后妻和妹妹以及大女儿的关系极为紧张,不得不离婚,而小女儿由后妻带着,彭思瑞跟着彭爸。后来妹妹回家了,彭思瑞又由外婆带到了宜良。到高中时才接到开远上学。

  因为当年要多头来回照顾,工资又低,为了省钱,自己十年没有吃过早点。彭思瑞懂事后,对她要求特别严格,她做了错事时,有几次甚至狠狠打了她耳光。

  高中毕业后,彭思瑞还是考了上昆明医学院,但特不想读书。彭爸一向非常严格,就将彭思瑞送到部队,希望部队能管教女儿。

  退伍后,彭思瑞被安排到开远六中,工作也做得非常不错。后来调到了开远十一中。

  后来,彭爸跟开远一离异女子结合组成家庭,彭思瑞也叫后妈为妈,关系也融洽。但他们还是发现了彭思瑞有向别人借钱的苗头,于是反复交待她不要随意借钱。

  彭思瑞结婚后,跟家里来往就少了。后来彭思瑞提出自小爱服装,希望爸爸支持开一间服装店。但彭爸提出支持的钱要以借的形式,以后要还钱。这样,彭也开了服装店。

  但彭爸称,因为自己非常严格,父女俩沟通的不多,女儿很少会讲心里话,结婚后也未生育。甚至去年离婚了自己都不知道。

  一直到有人上门要钱,才知道了女儿借钱的事。而她开的服装店,早就不知变成谁的了。

  听说女儿借了这么多钱,还听说女儿是打着自己的愰子借的钱,甚至以自己被双规的理由去借钱,讲到这些时,记者看到彭爸气得手脚发抖,多次手捂胸口脸气青紫。后来,彭爸直接到派出所报警,希望公安局立案把彭思瑞抓起来,以免她再害人。但派出所称,彭爸不是当事人,不能立案。

  彭爸称,大姑爷还想方设法帮彭思瑞还了20万。彭思瑞的同事也找过自己,但自己确实没有办法。她已经是成年人,借钱的人也应该知道借钱的风险,彭思瑞的责任只能由她承担法律后果。对彭思瑞彻底失望的彭爸甚至在彭思瑞同事面前,用多年军人的性格写下了背书:由司法机关依法办事,该抓就抓,该逮捕就逮捕,达到死罪该枪毙就枪毙,我绝不会包庇!

  可怜天下父母心!

  在债权人跟彭思瑞通话的录音中,记者听到,彭思瑞极不愿意自己的事被家里知道。

 

首席记者 任锐刚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