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新闻

建水曲江镇:两人双双命丧井里

蒋德云:“这就是弟弟家的水井。”

  两位遇难者的遗体被村民从井里打捞上来时,在场的人都感到很惋惜,一个20多岁,一个30多岁,两个年轻的生命,转瞬之间,便和家人阴阳两隔。

  村民们也很纳闷,水井里的水泵怎么会突然发生阻塞,如果不是这样,水井的主人就用不着下井检查水泵,悲剧也就不会发生。

  水井的主人下井,水泵出现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险情就发生了。另一位村民发现,下井实施营救,最终,两人都在井底遇难。

  5月30日,建水县曲江镇欧营村委会大营村蒋德金、金朝贵两位村民,因下井检查水泵出现的问题,不幸在井底遇难身亡。

现场:村民为死者料理后事

  5月30日下午6点左右,记者到达曲江镇,一路打听大营村的位置,大营村2位村民在水井遇难的消息,已经在周围的村子里传开了。

  沿着热心人指点的路线,记者来到通往大营村的进村道路,大约前行了50多米,路边集聚了无数村民,经过打听,村民们都是在为死者料理后事。

  走近人群,村民的表情很复杂,有焦急,有无奈……村民在路边用彩色塑料布搭了两个简易帐篷,将两名遇难者的遗体抬到帐篷里,安放在一块木板上,又找来被褥之类将遗体盖住。

  两个临时帐篷占据了进村道路的一大部分,死者的家属围着两个帐篷忙碌不停。  

  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那口水井边。水井就在进村道路的左边,距离道路也不过30米左右。水井挖在一块荒地里,水井三面的地里全都种植了豆荚,只有朝着村子的一面,是一块水田。

  这是一口直径50厘米左右的水井,上面有盖子。为了方便记者拍照,几个村民把盖子掀开,透过井口往下看,井口距离井水水面大约6米左右。

厄运:救弟弟哥哥无能为力

  事情发生在下午3点左右。

  蒋德金的哥哥蒋德云告诉记者,他当时在家里忙家务,邻居杨辉给他打来电话,他才知道弟弟蒋德金出事了。

  “当时,我没来得及多想,就从家里直奔弟弟的地里,那口井是弟弟不久前在他的地里挖掘的。”蒋德云说。

  蒋德云冲到弟弟的水井旁,周围已经聚集了20多位村民,村民告诉蒋德云,他的弟弟和另外一位村民金朝贵被困在井底,生死未卜。于是,蒋德云建议,让村民用绳子拴住自己,将自己放到井下营救被困的两个人

  可是,蒋德云刚刚下到井底,便感觉呼吸十分困难,他不得不向井上的人发出信号,人们只好将蒋德云拉出水井,而这时,蒋德云因为缺氧,昏倒在水井旁。

  几十位村民十分着急。这时,一个名叫孙林波的年轻人站了出来,让村民用同样的方法将他放下水井。

  同样,孙林波刚刚接触到井水,便感觉呼吸困难,恶心,在他的示意下,村民只好又将孙林波拉出水井。

  这时,蒋德云苏醒过来,他再一次让村民用绳子拴住他的腰,带上一个口罩,闭着气下井。

  在井底,他用绳子拴住遇难者,示意井上的人往上拉,很快,蒋德云和一名遇难者被拉出井口,蒋德云再一次下井,第二位遇难者也被打捞出井。

  下午4点左右,就在两名遇难者被打捞出来后,120急救人员也赶到了现场,经过5分钟的紧急抢救,急救人员也未能将两人的性命从死神的手中夺回来。

遗憾:一个电话两条人命

  蒋德金的家人介绍,在今年干旱期间,蒋德金为了方便自己和一些村民用水,自己出资在自家的地里挖掘了一口水井,供一些村民泵水灌溉水井周围的田地,有时,也会向用水的村民收取适当的费用。

  水井从使用以来,蒋德金一直在水井上加了一个盖,平时不用水,蒋德金用锁将井盖锁住。

  当天,村民魏维平准备栽秧,因为自己的田里没有足够的水,打算泵蒋德金井里的水栽秧。

  中午12点左右,魏维平来到蒋德金家里,蒋德金外出做活,家里只有其妻。魏维平说明来以后,蒋德金的妻子便把水井的钥匙交给了魏维平。

  魏维平说,大概下午3点左右,在泵水的过程中,水泵突然发生阻塞,水无法从井里泵出。

  水泵出现问题,有人打电话给蒋德金,希望蒋德金能来处理。接到电话后,蒋德金赶回来,下井修水泵。

  有目击者称,蒋德金下井后不久,险情就出现了。当时,正在自己田里劳作的金朝贵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即丢下田里的活,跑来井边救人。结果,两人都在井里遇难。

  “太令人想不通了,归根到底,是那个电话害了两个人的性命。”在死者的遗体旁,蒋德金的家人遗憾地说。  

  为了这个电话,魏维平和蒋德金家人争论不休,魏维平一直坚持说,他并没有给蒋德金打过电话,也不知道是谁打的电话。

调解:为丧葬费大费口舌

  当天夜里,就死者的安葬费用,欧营村委会组织死者家属和魏维平进行了调解。

  欧营村委会主任沈广基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后,村委会受曲江派出所的委托,组织双方调解,其目的是尽快将两名死者的后事料理好。

  在调解现场,蒋德金的家人认为,魏维平在蒋德金的水井里泵水,蒋德金未向魏维平收取过任何费用,因此,双方的买卖关系不成立,故而,魏维平因对蒋德金的死亡负全部责任。

  而魏维平始终认为,他到蒋德金的地里泵水,纯粹是向其买水,从道义上,他愿意支付部分费用给死者家属,作为死者的丧葬费用,但责任不能由他一个人来全部承担。

  深夜,就两名死者的丧葬费用,双方一直未能达成一致。

  5月31日,蒋德金的家人传来消息,经过漫长的调解,魏维平终于答应,愿意向两名死者家属各支付6000元的丧葬费。

来源: 红河日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