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旧新闻

《保护土地 阻击重金属污染》陈同斌访谈节选——个旧重金属污染修复情况

新广网讯《人民日报海外版》5月15日发表王理《保护土地 阻击重金属污染》的文章。文中提到个旧作为一个工业城市,重金属对周边环境污染问题严重,并介绍了陈同斌团队近几年在个旧建立了重金属污染农田的修复技术示范基地的相关情况。以下为新广网整理内容:

重金属污染到底有多危险?是否有办法防治?近日,笔者就相关问题采访了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环境修复中心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陈同斌。

环境保护部部长周生贤日前向媒体透露,2009年环保部共接报陕西凤翔等12起重金属、类金属污染事件,这些事件共致使4035人血铅超标、182人镉超标。今年3月以来,四川内江、湖南郴州等地又相继发生群众血铅超标及中毒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多年来,国内的群体性砷中毒事件也不断发生。

  公众的目光多次聚焦于“重金属污染”。

  土地重金属污染日趋严重

  问:目前,造成我国土地污染的重金属主要有哪些?污染程度怎样?造成污染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答:造成我国土地污染的重金属、类金属包括铅、镉、铬、铜、锌、汞和砷等,不同区域污染类型存在差异。广东、广西、云南和湖南等南方矿业大省以砷、镉、铅等污染为主,在其经济发达和人口稠密地区频发镉、铅等重金属中毒问题;而北方和部分贫困农村则砷中毒问题较为突出。

  据中国地质调查局2005年实施的全国多目标区域地球化学调查显示,占国土面积13%的土壤存在污染。而在所有污染类型中,重金属污染占据相当的比例。

  造成污染的原因非常多,具体来讲,主要包括矿业活动、化石类能源燃烧和农业活动。比如矿业活动中,采矿、冶炼、运输等过程都会释放重金属污染物,它们随着水和大气进入土壤,尤其遇到洪水冲垮堤坝或是地震,高浓度的重金属会在短时间内进入环境,从而产生严重污染。

        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在2001年曾遭遇百年一遇的洪水,洪水冲垮上游尾砂坝,导致下游万余亩农田严重污染,农作物基本绝收。又比如含铅汽油的大量使用、污水灌溉等人类活动过程也都可能造成环境中重金属积累。

  问:重金属污染会带来怎样的危害?

  答:土壤重金属污染会造成土壤生态系统退化、植物难以生长等问题,但最重要的是会对人体健康造成不良影响。土壤中的污染物会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直接危害人类健康,或是通过影响水体和大气环境质量间接对人类健康造成威胁。以砷污染为例,正常土壤里面都含有砷,水里面也有,但含量过多会对人体产生毒害。特别是它以三氧化二砷的形态存在,毒性非常强,很容易引发皮肤癌等多种癌症。比如广东韶关上坝村和陕西省华县龙岭村,就因为砷、镉和铅等重金属污染,致使村民癌症死亡率大大高于正常情况。

  当然,土壤重金属的污染问题不容忽视,但也不能夸大事实,多数地区的污染土壤是可以修复的。

  植物修复项目取得初步成效

  问:解决重金属土地污染的方法大致有哪些?能否介绍一下您所专长的植物修复技术?

  答:土壤重金属污染的修复方法主要有物理化学法、化学修复法和植物修复法等。通俗地讲,前两种都是通过在土壤中添加一些药剂以改变重金属的化学属性,从而达到降低毒性、改善污染的目的。植物修复中的植物萃取技术则是利用植物对重金属物质进行富集萃取,可以去除土壤中重金属的总量,因此是目前国际上比较经济、绿色、低能耗的先进修复技术。

  在环境修复领域有个概念叫超富集植物,就是对重金属具有超常吸收和富集能力的特殊植物,堪称“土壤清洁工”。它可以通过植物根系吸收和富集分散在土壤中的重金属。例如蜈蚣草就是目前国际上公认砷的超富集植物,它对砷的吸收能力比普通植物高20万倍。这种植物的发现,对于国际植物修复领域的工程应用起到重要推动作用,同时也是国内植物修复技术的一个重要开端。

  相比较其他修复方法,植物修复法投资和维护成本低,修复过程接近自然生态,不易产生二次污染。同时,在修复过程中还可以进行经济作物生产。传统的办法修复一亩农田要花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而植物修复只需要几千元。不过,这种修复技术对于某些重金属还存在周期相对较长的缺陷,一般至少需要3-5年。因此,我们尝试在不中断农业生产的情况下,将超富集植物与有经济价值的农作物进行间作,修复效果不错,农民也易于接受。

  问:我们了解到您的团队已经在国内部分地区建立了示范基地进行推广,能否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答:我们于2001年在湖南郴州建立了国际上第一个砷污染土壤的植物修复基地,并相继在广西河池和云南个旧建立了重金属污染农田的修复技术示范基地。

  郴州示范基地主要通过蜈蚣草进行修复,经过6年的努力,示范基地土壤中砷含量已由超标2-4倍降到安全范围,目前已交付给农民耕作。2005年,我们又在广西河池市的环江县建立了试验示范基地,采用了蜈蚣草与桑叶或甘蔗、苎麻等经济作物间作的模式,使得污染土壤在得到稳步修复的同时,农民也有较好的经济收入。

  云南个旧是闻名世界的锡都,重金属污染问题十分严重,有近20万亩矿区土地需要进行复垦和修复。2005年9月,我们建立云锡矿区污染土地植物修复技术示范基地后,开发出了经济适用的产业化技术,目前治理修复的面积已达到100亩。此外,我们还在北京等地进行了推广应用,并计划在其他地区试验推广。

  重金属污染防治依然任重道远

  问:植物修复技术能否广泛推广?在推广过程中还有哪些困难?

  答:植物修复技术的关键是寻找能够大量去除目标污染物并且适应当地生长环境的超富集植物。就目前发现的砷超富集植物而言,其自然分布多集中在我国淮河以南,而在淮河以北则很少发现。其次,目前发现的超富集植物都是一些野生植物,其种苗的繁育存在技术难度,而大规模繁育种苗就更加困难。因此,种苗的繁育供应是植物修复领域中亟待解决的一个关键问题。通过几年的研究,我们解决了蜈蚣草种苗繁育的技术难题,一般先在大棚大规模繁殖种苗,然后再移植到需要修复的污染土壤中去。

  问:有消息称,环保部将在今年6月底前编制完成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规划,并报国务院批准实施。同时,还将制定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规划实施考核办法。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答:从1987年以来,我一直从事重金属研究工作,也积累了较多的经验。因此,在这方面,我们一直在积极推动配合做一些工作。我们团队从1987年就开始做关于土壤重金属污染和修复的课题,专门从事重金属污染调查、健康风险评估和修复治理工作。“十五”、“十一五”以来,在科技部的“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的支持下,我们先后组织国内30多个单位开展了20多项重金属污染与修复方面的重点课题,积累了一批资料、技术和工程经验,这些都可以作为国家制定相关政策规划的依据。

  此外,要强调的是,我国需要关注砷污染的问题。因为我国砷储量和开采量均居世界第一,砷作为砒霜的主要成分,毒性非常大。我们团队经过近10年的努力,砷污染土壤修复中的技术问题已逐步得到解决,也初步形成了成套的技术,为重金属污染土地的修复提供了有力的支撑。国土部也正在酝酿《矿山土地复垦制度》,这对土地污染的防治结合,都非常有益。虽然重金属污染治理会涉及到很多的社会经济问题,而且技术储备也很不充分,但只要从国家的高度开始重视起来,我们对于治理前景还是很乐观的。(文 王理)

来源: 新广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