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旧新闻

个旧:一包“红河99”烟引发血案

5月8日傍晚,个旧警方押解了两名犯罪嫌疑人张万和吴建国到步步高三岔路口进行了现场指认,引来了周围群众的围观。5月7日,支荣文被捅10多刀后当场死亡,群众议论纷纷,在当地造成了恶劣影响,警方接到报警后仅用了20个小时,就成功侦破了案件。目前,张万和、吴建国已被个旧市公安局已故意杀人罪刑事拘留,羁押在个旧市看守所。

和老朋友到别人家中喝酒

5月7日9点多钟,在个旧卡房某选矿厂打工的个旧卡房人张万和从卡房镇来个旧玩,下午 2点左右,他在个旧市客运南站遇到了刑满释放现在以三轮车拉货为生的老朋友吴建国,吴建国便邀请他到龙树园附近某处喝酒,他俩玩得非常高兴,一直喝到六、七点钟左右。这时,吴建国打了一个电话后,用他的三轮车拉着张万到个旧马矿步步高出租房的元阳哈尼族马某某家喝酒,他们来到马某某的家中时,看到有4个哈尼族人还在一起喝酒,张万和与吴建国便也坐下来和他们一起喝酒,过了一会儿,其中两个人站起来和他们道别先走了,只剩下张万和、吴建国、马某某、支荣文4个人继续喝酒。

你这是看不起我

在喝酒的过程中,张万和到外面的商店买了一条“红河99”香烟,然后回到出租房继续喝酒。这时,张万和礼节性地拆开一包香烟发给在出租房内喝酒的人,而吴建国则只是拿了一包烟递给出租房主人马某某,没有给发给支荣文。支荣文看到吴建国只发烟给马某某而没有发给他,便有点不高兴了,支荣文说:“你们是看不起我,这种烟我自己也买得起。”争吵过程中,支荣文就拿起一个酒瓶要打张万和与吴建国,张万和与吴建国觉得这样没有意思,走出出租房准备回家。

当张万和与吴建国走出离出租房大约20米远的“独品发廊”时,马某某和支荣文追了出来,支荣文还手提一个酒瓶追上他们,在互相撕扯的过程中,支荣文要用酒瓶砸张万和、吴建国。张万和对他们说:“不要乱了,这样没得什么意思。”说时迟那时快,张万和被支荣文一拳打在了眼眶上,可张万和还是觉得息事宁人为好,就没有还手,并叫吴建国往坡下走去,准备回家了。

拿你的刀杀他

他们大概走了10米远的地方,支荣文又追下来殴打吴建国,吴建国便和支荣文撕打起来,支荣文被吴建国按翻在地上,但支荣文还在拼命地拳打脚踢吴建国,吴建国边按着支荣文边对张万和喊:“你不是背着刀吗?拿刀到杀他。”张万和听到这话时,心里就来气,他心想:“我被他打到了眼眶我都没还手,但他还不依不饶地追出来打我们。”张万和火冒三丈,就从腰上拔出他随身携带的一把“杀猪”刀,朝被吴建国按在地上的支荣文身上乱捅,一开始支荣文还在用力挣扎,用脚踢吴建国和张万和,吴建国还是按不住他,张万和又朝他身上捅了几刀后,支荣文还在挣扎起来要打他们,张万和又捅了支荣文几刀,张万和便携带刀具一个人独自逃跑。受害人支荣文因失血过多死亡。

吴建国让张万和藏好刀

在采访中,办案民警告诉记者,据张万和交代,他以前被人“欺负”过,身上带着这把刀是为了一旦有人欺负就要来“防身”,而出事当天,吴建国怎么知道张万和身上带刀呢?原来他们在龙树园附近喝酒时,吴建国看见张万和身上带刀,便对他说:“前几天这里打架,你把刀藏好了,不要被人发现。”

(记者 张俊 通讯员 李伟华)

来源: 云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