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资讯

三年大变样 河北肥乡野蛮拆迁致人伤残

  三年大变样 河北肥乡野蛮拆迁致人伤残

  因亲属拆迁不力 机关干部遭“连坐”

  李社民被不明身份人员打伤送到医院时,深度昏迷、双孔放大,CT反应颅内巨大血肿,邯郸市第一人民医院神外一科主任李建华告诉中国商报记者,病人来时伤情很重,术前已经脑疝晚期,病人开颅后取出血肿约120毫升,多亏医院抢救及时,否则就没命了。

  李社民的妻弟王艳军向记者提供了姐夫出事后的照片,病床的一侧放着李社民原来的脑壳,看上去非常的恐怖。王艳军告诉记者,姐夫出事后他就匆匆的赶到医院,当时李社民的头被砸平了,耳朵都在流血,两个月后还要做第二次手术,医生将为其植入金属合成的脑壳,原来的脑壳一直放在病房的抽屉里。

  李社民是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县肥乡镇西街村村民,原本在县城最繁华的地段兴华街有着四间门面楼,地下一层地上三层,一层二层是自家开的饭店,三楼是这个家庭居住的地方,因为有饭店这门营生,一家七口人的日子过得还算宽裕。

  李家占用的这块土地是1998年从肥乡县供销合作总社购买的,土地面积666.67平方米,当初建房时按照县建设局的指定,委托邯郸市明珠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对其进行了设计,县建设局经过审批,给予规划许可。李社民的妻子告诉记者,自家门面楼的建筑面积540平方米,院内的两层婚宴大厅的建筑面积680平方米。王艳军向记者出示了姐姐家拆迁前的录像,李社民家的小楼看上去十分的漂亮。可是在肥乡县三年大变样拆迁中,在未签定补偿协议、未领取补偿款的情况下,自己经营多年的饭店和“家”被拆了。

  李社民被拆迁的地块目前由河北爱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东方城项目,在县政府大厅的公示栏上显示,该项目是县委副书记梁趁军分包的项目。房屋虽然拆迁数月,但是由于一直未达成协议,开发商日前在砌围墙时,被拆迁户欲进行阻止,“砌墙”成了惨案的导火索。

  9月17日下午,肥乡县兴华街中段拆迁地段突然聚集了一二百名“不明身份人员”,这群人有的染着黄头发,有的剃着光头,身上还都有纹身。当天,肥乡县公安局副局长柴凤军还带队在兴华街一带巡逻维持治安,四五点钟李社民和这群人发生冲突,西街村原二队队长田兰堂报了警,公安局赶到后带走了两名肇事者事态才算平息。

  次日,事态仍在蔓延。

  9月18日,对于西街村村民是个刻骨铭心的日子。

  这一天,西街村的被拆迁户再次聚集在施工现场,柴凤军仍然带队在附近巡逻。下午三点多钟,柴凤军刚离开现场,李社民再次和他们发生冲突。这些人拿着砖块往李社民脑袋上猛砸,脑袋都砸变形了,这帮人仍不罢休,附近一位老太太见状赶紧护住李社民的头部,“不然李社民就没命了!”当时在现场的几位村民向中国商报记者描述。如今,时间已经过去十几天,一些被拆迁户提起打人事件仍然心有余悸。

  没有合理合法进行补偿,肥乡县的拆迁为何会如此顺利?这不得不提到当地盛行的“拆迁连坐”。

  记者在一份“机关干部及亲属拆迁进步比比看”的表格上看到,肥乡县政府把被拆迁户分成八个拆迁指挥部,拆迁任务分包到公安局、建设局、粮食局等三十三个部门。采用每天调度、新闻舆论宣传、粘贴标语、入户动员等方式去做工作,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公安局等机关单位在肥乡电视台上滚动播放拆迁动员,各机关单位组成的拆迁动员车也巡回动员。不但如此,对于拒不参加评估,不与政府配合的,在机关单位工作的采用停薪停职的办法,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采用株连九族的方式,挨家挨户各个击破。

  记者在当地政府网站发布的一篇稿件中看到,该县将拆迁攻坚活动作为各级干部干事创业的“大舞台”和工作能力的“试金石”,实行一天一评比、一天一调2010年10月9日

来源: 中国商报